第四五八章 少女……时代

作品:《娱乐韩娱

    初吻的味道,泰妍一直都没有忘记,当时是苦涩的,甚至有一种自曝自弃去想着是被蜜蜂蜇了一口,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份痛苦也渐渐变成了甜蜜,现在回想起来,泰妍能够感觉到的,只会是带着淡淡悔意的甜蜜。

    初拥的味道,泰妍同样记得,那个几乎让人窒息的拥抱,那个让人铭记直到现在的味道,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能够独自拥有却无法得到的珍贵。

    chu yè的味道……

    允儿说,虽然有些疼,可是却很满足,就像是被征服了一般,让她想要在林安然面前耍小性子时都要好好注意一下林安然的表情,害怕被心情不好的林安然给拉到腿上打小屁屁。

    秀英说,她完全没有感觉,因为当时是醉的,想到这事她就很后悔,因为她第二天早上起来看到林安然肩上的牙印时居然没有记起来自己是怎么做的这件爽快的事情,而且一大早就被林安然‘恐吓’,她心里其实是有些怨言的,但现在嘛,突然发现那样的夜其实很不错,至少没有让她有太多的心理负担。

    jessica说,那是幸福的味道,因为能够和心爱的人合为一体,就仿佛整个世界都圆满了一样,是那种就算明天是世界末日,只要能够躺在他的怀里,她就不会有一丁点的害怕感觉。

    泰妍很羡慕允儿,因为允儿只感觉到了一点点的疼痛;泰妍更羡慕秀英,因为秀英当时完全没有疼痛的感觉,至于第二天清早的一切,完全可以无视的;泰妍最最羡慕的jessica,因为jessica能够在清醒的状态下享受到最完美的幸福,或者说,jessica心中的幸福感已经将身体上的疼痛给碾压得不剩一点点渣渣,也就是传说中精神战胜了的神奇状态。

    “呜呜呜呜”

    泰妍恨不得拿旁边的台灯把自己砸晕,因为实在太疼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完全是扯蛋嘛,明天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那些把这种事往好了说的坏家伙们,根本就是看自己笑话呀,太可恶了!

    可恶!可恶!可恶!

    呜呜呜呜

    林安然一头黑线。小兄弟感觉很不错,可他现在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因为他想过很多情况,完全没想过泰妍在这种情况下会还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更要命的是。这个丫头还一边哭一边将心里话说了出来,这叫他怎么办?

    自己喜欢上的,怎么都这么……有个性?

    这个想法突然在林安然心头冒出来,然后瞬间就被他抛到了床底下垫床脚,他绝对不会承认在这样历史性的时刻,他也会想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所以他努力压抑着冲刺的冲动,低下头,轻轻吻住了泰妍的粉嫩红唇,很湿润、很咸。果然,眼泪都是咸的。

    嘴唇被吻住,泰妍仿佛找到了转移注意力的最好途径,原本紧张是不知道往哪儿放的双手瞬间攀上林安然的脖子,死死地搂住、仿佛要持续到下辈子一般,而她也主动探出了舌头,开始找寻着能够让她获取勇气的甜美。

    身体的感觉在这刻变得更加的敏感,仿佛全身的神经末梢突然放大了一百倍一般,泰妍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和身上这个男人接触的每一个细节,甚至能够感觉到他那只在自己身上游走、想帮自己放松的大手上面的细细纹路。更能够感觉到身体里那仿佛是将她从中间完全刺穿的火热。

    可是,怎么会这么疼呢?

    林安然轻轻吻干泰妍的泪水,缓缓从她的身体中退了出来,他想过很多种与泰妍初次的情景。但却完全没有料到泰妍的身体会这样的敏感、也这样的脆弱,那种紧凑得仿佛要让人窒息的感觉并没有淹没他的理智,对泰妍,他的欲其实并没有多少,或者说,就算之前有再多的欲火。也被泰妍的泪水给浇熄了。

    失望吗?

    林安然平躺在床上,轻轻拍着大半个身子都趴在自己身上的泰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至于小兄弟的强烈不满则被他抛到了脑后,有些时候,人总是要学会取舍的,何况,他并没有舍什么。

    到现在,林安然才又一次发现,所谓的chu yè就是美好,那纯粹是扯蛋,除非男人完全不女人的感觉,甚至某些变态的人甚至以此为乐,但很明显,林安然不是那样的人,至少现在的他不是。

    怀中的女孩渐渐安稳了下来,林安然能够感觉到泰妍的眼神还有她欲言又止的表情,黑暗并不能够阻止两人的视线……好吧,以上纯属扯蛋,房间里是没有开灯,但窗外还是有淡淡的灯光照射进来的,而林安然和泰妍那两张脸的距离又不比手指长,他当然能够看见泰妍的表情,“很疼吧?睡吧,睡一觉起来就不疼了。”

    “oppa,我是不是很没用?”泰妍的声音很是失落,可下身的疼痛实在让她无法忍受,她甚至觉得,如果那种感觉再持续一段时间,她肯定会死掉的。

    “当然不是了,软软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孩,要是别人,肯定比软软的表现更差。”林安然吊念了一下早就被自己斩首的良心,然后开心地说着忽悠自己的话。

    为了消除泰妍对这种事的恐惧,林安然的手开始在她娇嫩的身子上游走起来,试探着她的敏感地带。

    开玩笑,林安然可不想把泰妍陪送成精神恋爱的坚定支持者,想到以后和泰妍一起过清教徒似的生活,他的眼中顿时露出了坚定的神色,原本因为心疼泰妍而放下的坏心思顿时又涌了出来。

    怎么着也不能让泰妍对chu yè的记忆只有疼痛,而没有其它,那样是对双方的不负责任。

    “oppa”

    泰妍心中终究还是有些害怕的,刚才的疼痛给她的印象太深,可林安然的大手像是有一种魔力一般,让她的身子变得有些发热,有一种奇怪的冲动,一种想……

    林安然看着泰妍越发迷离的双眼,对自己的动作很是满意,更加让他满意的是他终于找到了这个女孩最敏感的地方。

    轻咬着女孩晶莹的耳垂。林安然喘着粗气说道:“软软,我们继续好不好?”

    “oppa”

    再一次亲密接触,泰妍在迷失的时候却并没有感觉到之前那种要命的疼痛,反而是一种带着点点刺痛的舒服感。

    原来是之前自己太紧张了吗?

    最正确的理解刚刚闪过脑海。泰妍的理智便完全被淹没在了不知名的海洋中。

    夜已经深了,可这个夜才刚刚开始,看情况,林安然和泰妍这第二场战斗应该不会很快结束了,一方控制着战场的进度。一方努力调整自己适应战事,这种和谐的环境虽然有些累人,但最累的林安然却是最不在意的,让第一次的泰妍舒服才是他今晚的主要目的。

    夹杂着疼痛的舒爽感传来,泰妍努力将双眼睁开一条缝,看着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的大脸上那温柔的笑容,她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最终迷失在了这越来越剧烈的冲击当中。

    ……

    “呀!”

    tiffany恨恨地瞪了一眼地上那一堆碎玻璃渣,尤其是当中那一块带着血渍的玻璃碎片更是她的主要敌视对象。

    将不小心被划破的食指放进嘴里,那股咸味让tiffany有一种熟悉的味道。是什么味道呢?

    tiffany努力回想着,直到眼角的泪水再度划进嘴角的时候,她才想明白这种味道是什么,原来,眼泪和血液的味道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咸,一样的苦涩。

    少女时代的宿舍厨房中并没有开灯,tiffany穿着睡衣,蹲在透露着寒气的地板上,面对着几块由水杯变成的玻璃渣。默默地流着泪。

    ……

    “呯!”

    jessica抱着刚刚撞到床沿上的脑袋,吃痛地叫了出声,但很快她就捂住了小嘴,害怕把tiffany给吵醒了。毕竟最近大家的休息时间都不多,打扰了姐妹们睡觉那可是大罪过。

    很快,jessica就发现了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她身边并没有tiffany的存在。

    难道是自己做梦,梦到自己跑到泰妍和tiffany的卧室来蹭睡来了?

    jessica揉着脑袋,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很快便发现并不是自己做梦,而是她真的在tiffany的床上,只是这丫头不知道去哪儿了,居然不乖乖在床上睡觉,害得她白担心一场。

    帕尼也有起夜的习惯吗?

    jessica想着,突然发现不远处泰妍床上空空荡荡的,被单依然是她之前‘整理’过后的模样,很显然,被单的主人今晚并没有回来。

    jessica愣了下神,突然自嘲地笑了起来,这不是她早就预料到的情况吗?他终于得尝所愿了,现在应该正在享受着这个难得的夜晚吧?

    抱着被子,jessica没有去寻找tiffany的心思,她知道,那个固执的丫头肯定在某个角落里,不想让人看到她现在的情况,那样丑丑的模样是帕尼最不想要被大家看到的模样。

    望着窗外清冷的灯光,jessica默默地回想着刚刚梦中的情况,嘴角慢慢浮现起一个嘲讽的笑意,也不知是给自己的、还是给谁的。

    ……

    少女时代的厨房从来不是某人的专属,但看到地上那个孤单的身影,允儿默默地收回了踏入厨房的脚,刚刚回过身,却发现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钻进了她的卧室。

    愣了一下后,允儿没有回卧室,而是在黑暗中走到冰箱的位置,打开的冰箱发出的光芒在这黑暗中有些刺眼,让允儿的眼睛一阵的不适应。

    擦了擦有些酸涩的眼睛,允儿拿出一罐功能饮料后将冰箱门关上,只是这让她觉得刺眼的光芒消失后的黑暗又是让她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那种得到又失去的感觉不太好,哪怕那份得到有些伤人。

    坐回沙发上,将扭开的功能饮料放到案几上,允儿就那样直愣愣地抱着抱枕,回想着和林安然之间的点点滴滴,时不时地笑一声。或者堵气地捏一下怀中的抱枕,像是在捏某人的耳朵一样。

    ……

    秀英盯着房门许久,见允儿并没有推门进来才松了口气。

    躺回床上,秀英从胸前拿出那个已经戴了一年的水瓶吊坠。放在眼前仔细地看了两眼,又拿到鼻子前闻了几下,没有什么味道。

    为什么他会说这上面有自己的香味呢?

    脸色微红地将双手交叉放回小腹上,顺便细细摩挲着水瓶吊坠的棱角和纹路,秀英觉得那一定是他在调戏自己。没错,就是那样。

    崔秀英想了想,突然觉得最近自己被那个混蛋调戏得好像有点多了,是因为是快要到这个晚上了吗?

    摸了摸有些湿润的眼角,秀英有些愣神,用舌头舔了一下手指,果然有一点咸味,怎么可能,她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会因为这件事而吃醋的,就算是jessica。就算是允儿,就算是金泫雅,就算是那些女人,她崔秀英什么时候真正去吃过醋?她原本就没有真正将林安然完全放进心里,不是吗?

    “不是吗?”

    秀英死死地攥着水瓶座水晶吊坠,闭着眼,默默地重复着这句话,却再没有去擦拭眼角奔涌而出的咸味的液体。

    ……

    “真是的,大晚上不睡觉,sunny呀。都是你家oppa造的孽。汉语是这么说的吧?不去管管吗?”yuri拆开一包饼干,嘎嘣嘎嘣地咬出了吃豆子的声音,倒是挺带感的。

    “你也知道她们大晚上的不睡觉,还有两只就在门外。就不怕被她们发现了,埋怨你不讲姐妹情谊、躲在房间里面看笑话?”sunny没好气地抢过yuri的饼干,抓了一把放进嘴里,发出了比yuri更响亮的声音。

    yuri不在意地拍了拍手,抽了张纸巾将手指擦干净后就躺回了床上,“好吧。那我就睡觉了,你也早些睡吧。别被她们发现了,不然你这个罪魁祸首的mèi mèi估计有好受的。还有,别想太多了,吃得好,睡得好,就是最好的,不是吗?”

    sunny愣了一下,看了一眼yuri背对着自己的后脑勺,烦闷地将只吃了一小半的饼干扔到桌子上,关上灯就钻进被窝里,不一会儿就发出了震天响的呼噜声,直到yuri扔了个枕头过来才安静了下来。

    只是声音没了,sunny却是失眠了。

    ……

    凌晨12点到2点是皮肤再生的时间,除了有完全不可逆的情况——比如拍摄节目、拍摄v、公司出现重大变故以外,徐贤一直都不会在这样的时间还清醒着,只是看着正睡得香甜的孝渊,她突然觉得烦闷不已。

    失眠了吗?

    徐贤从床上坐起,习惯性地将背伸得直直的,这样可以保持脊椎正常生长,不会出现驼背之类的情况,比什么背背佳之类的奇怪东西要好用得多了,她一直觉得比起借助工具,自主的好习惯才是对身体最好的帮助与照顾。

    徐贤记得,老师有一个很好的哥哥准备活到两百岁,因为一直保持着每天不间断的锻炼,本来她很想跟那位前辈探讨一下养生的看法的,但看到那一位前辈身上鼓得不像话的肌肉,再幻想了一下那种情况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情景,她很明智地打消了那个想法,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方式。

    应该不会差到哪儿去吧?

    徐贤揉了揉有些乱的头发,又躺回了床上,努力让自己进入梦乡,皮肤再生的时间就要过了,今晚已经很出格了,老师会喜欢这样出格的自己吗?

    朦胧间,徐贤好像看到了老师那张几近完美的笑脸,好像在对着自己点头一般,不一会儿,徐贤便进入了梦乡,脸上更是带上了甜美与满足的笑容。

    ……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