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零章 姓金的

作品:《娱乐韩娱

    百想艺术大赏,号称韩国金球奖,诞生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它是韩国历史最为悠久的唯一综合类艺术奖项,也是韩国最具影响力和权威的电视diàn ying颁奖礼之一,更是韩国电视界的最高奖项,与韩国青龙diàn ying奖和韩国diàn ying大钟奖并称为韩国三大影视奖。

    名为大赏,当然有红毯秀这个环节。

    这是韩国演员的节日,所以并没有按照剧组的方式进行走红毯--虽然林安然不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但入乡随俗,他还是一个人踏上了红毯,在面对安心们的欢呼时他不会走神,但在立定拍照、走进场内时,他朝先一步走上红毯的林允儿说道:“如果不是能看到安心,这个所谓的大赏就真的无聊了。”

    林允儿挽着林安然的胳膊向内走去,还不忘记白了他一眼,“谁让oppa去年不给他们面子的,现在知道麻烦了吧?”

    林安然自认理亏,虽然这不是主要原因,可他还是没好气地说道:“我照顾你们的时间都不够,哪有时间去跟这些无聊的人打交道?”

    其实,去年的百想艺术大赏就给林安然发过邀请函,那时的他和韩国所有家族的关系都很和睦、没有丝毫的冲突,所以这些人也很乐意给在娱乐圈游戏的林安然大开方便之门,准备送一个最佳新人男演员给他,当然,最佳男演员是没办法的,毕竟现在不是一手遮天的时代,还需要顾忌民众的反映,而当时的《花样男子》还不足以让林安然捧起最佳男演员的称号。

    可林安然拒绝了,那时他正忙着和泰妍折腾呢,哪有时间去理会这些无聊的东西——当时的林安然的确是把演员身份作一份游戏。并没有太过上心。

    而现在,虽然今年的百想艺术大赏依然给林安然发了邀请函,但最佳新人男演员是没戏了,都已经过了一年了,再怎么新也变成老的了,而最佳男演员、大赏这些奖项更是跟现在的林安然无缘。明面上是他没有足够有实力的作品,《灿烂的遗产》有国民的收视率,却并没有国民的影响力,它的最大受众依然是年轻一代,随着年龄往上而递减,所以它在百想艺术大赏评委的眼中最多和最佳新人的奖项在同一水平线,可惜林安然错过了一年。

    当然,这些都是明面上的,所谓便宜行事。没人会太较真,只是现在林安然和那几家的关系有些微妙,这些人要严格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他又不想为此付出太多娱乐圈以外的代价,所以这次大赏,林安然注定是没什么有重量的奖项了。甚至,如果不是李孝利用ll公司艺人的身份来说道,他都不会来参加这些大赏。不是激愤,只是觉得无聊而已。

    今晚是演员的节日。允儿在撇除少女时代的光环后,并不是一个太有名气的演员,于是在半路就和林安然分开了,到了第四排的中间坐下。

    林安然有想过让允儿坐到自己身边,他也有这个能力,可被允儿以守规矩给拒绝了。如果不是看到允儿身边都是女人,他肯定会强制把那丫头给安到第二排中间、自己旁边的。

    允儿并没有坐太久,找到位置后便去了后台,她是去年百想艺术大赏的电视部最佳新人女演员的获得者,所以按照规矩。她要去为今年电视部的最佳新人男、女演员颁奖。

    林安然刚刚收回目光,就发现了身边金泰熙充满笑意的目光,自然地笑了笑,然后扭头躲避那太过灼热的视线,只是躲避成功了却让他更加郁闷。

    张赫摸着刚刚把胡子刮掉的下巴,意味深长地说道:“安然呀,看来你喜欢的是那种类型呀?要不要哥哥帮你去问问允儿xi的意见?”

    演员对于恋爱并没有如idol那般譬如蛇蝎,反而是因为演艺的经历更希望找到一个能够给自己身心ti gong一个休息的港湾,所以张赫对于林安然的感情生活还是很上心的。

    林安然转过头看舞台上开始的舞蹈,没有理会这个从古代硬汉变身而成的现代红‘男’,他和允儿之间还需要这样一个大男人去介绍?

    只是第一排中间坐着的那些diàn ying演员也让他有些不爽,倒不是看到了什么恶件,只是那一溜的新式发型让他感觉到了一股蛋蛋的忧伤,眼前这个谁谁谁……对了,是《国家代表》的男主演河正宇是吧?你头发有脑袋一半高了、挡住后面的人看表演了,你知道吗?

    因为身前身后、身左身右都是人,所以林安然没办法和金泰熙做一些放松的举动,就连牵手玩下纯情都不行,所以他只能在脑海里各种吐槽,不止是对面前这一堆头发比后脑勺更吸引人的diàn ying演员,更有对舞台上那s热播大剧剧情的奇葩演员,就比如说《iris》的出场秀,要是那些特警真的像舞台上那样摆poss,早就被射成马蜂窝了,也不会再跑到舞台上丢人现眼。

    还好这些表演都没有让它们本身的演员上去,不然这儿估计都没几个人坐着了。

    ……

    不理会林安然的各种吐槽,在林允儿和去年获得最佳新人男演员的李敏镐上台后,就表示颁奖礼正式开始了。

    张赫推了推林安然,指着舞台上正说着台词的李敏镐和林允儿,“安然,去年的新人男演员真的该给你的,李敏镐在《花样男子》里的表现完全被人压制住了,真不知道大赏的评委是怎么想的。”

    “哥,去年是我自己推掉的,当时正忙着追女朋友呢,哪有空去领这什么奖呀。”林安然知道张赫是在安慰自己,毕竟‘林安然’在今年的百想艺术大演员只获得了一个完全不可能获得的提名--电视部大赏提名,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林安然没有达到那样的高度,要是真得到大赏那肯定是见鬼了,所以他在本次大赏一无所获已经是所有人公认的事实。

    只是,不论是安心,还是朋友们,都在给林安然鼓劲,就像明知道他不可能得到什么重要的奖项、却依然赶来为他欢呼的安心,就像身边这个说着话转移他注意力的张赫。

    林安然领这个情,但张赫不说明,他也不能自己说出来不是?他还要脸呢。

    “哦?”张赫这下是真的来了兴趣,“是哪个?追到了吗?我想想,应该不是台上的允儿xi,难道是你的童话搭档jessica?”

    “哥,这事是在这儿说的吗?”林安然无奈地说道,示意张赫看一下周围。

    张赫转头看了一圈,这才发现这四排、五个座位以内的演员们都支着耳朵,准备听这道八卦,就连舞台上正在进行的颁奖礼都忽略了,毕竟最佳新人赏年年都有,而有分量的八卦却真的不多见呀。

    现在林安然的人气已经能够让出道仅仅一年多点的他坐到百想艺术大赏颁奖现场第二排的中心位置,这就说明了他的分量,而他的感情生活就是很大的一个八卦,谁缺钱了拿去卖给记者都能卖出好几顿豪华套餐的钱来。

    张赫连忙歉意地向四周笑了笑,瞪了林安然一眼后,就专注于舞台上的进度,好像之前的一切都跟他无关一样。

    林安然翻了个白眼,他发现这个曾经的豪爽大哥越来越油滑了,是被哪个混蛋给带坏的?

    林安然左想右想,在忽略了自己后完全没想到谁能带坏张赫,最终只能归结于这是张赫最深的本性,这才满意地放下了这个心思,至于金泰熙鄙视的眼神,他是绝对看不到的。

    舞台上,林允儿和李敏镐一起为今年的最佳新人男演员送上了奖杯,林安然撇了撇嘴,这个留着小胡子、扎着马尾辫的男人像异化版化妆师更多过于演员,只是因为演了一部只能在韩国境内放送的《善德女王》,就得到了这样的重量级奖项,真不知道是不是走了hou mén,对了,这个留了胡子的伪娘叫什么来着?

    “金南吉,他在《善德女王》中的再现的确对得起他手上这个奖杯。”像是听到了林安然的心声,坐在他前面的河正宇如此说道,只是并没有回头,也不是向林安然说的,而是向他身边的一个女人说的。

    不理会私下里勾搭的男女,林安然听到金南吉三个字,突然转头看向金泰熙,“泰熙……奴纳,那就是金南吉?”

    “是的,那就是金南吉。”金泰熙很满意林安然的这一声奴纳,也只有在公共场合,才会有这样的待遇呀。

    林安然得到肯定的回答,心里突然注意起了台上的这个男人,不是他突然对伪娘有了兴趣,而是他记得,韩佳人选择的新剧中的男主演的名字就是金南吉三个字,或许,应该好好注意一下。

    “恭喜,《搞笑一家人2》黄静茵,获得本次大赏的最佳新人女演员奖项,恭喜!”

    随着林允儿甜美的声音,现场又响起了一阵掌声,附和着鼓掌的林安然继续在心里吐槽:这什么大韩民国姓金的多,姓黄的还真挺少见的,听名字跟天朝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