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是醉话吗

作品:《娱乐韩娱

    “你嫌我脏了吗?”韩佳人声音有些颤抖,当初林安然的出现,给她的生活带来了无数的欢笑,也带来了无数值得一生铭刻的记忆,可是当时的林安然眼中只有李孝利一个人。

    不但是她韩佳人,还有其他几个女孩都对林安然心有所属,就算林安然比她们要小上好几岁,姐弟恋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可是林安然却因为李孝利而拒绝了其他所有人。所有人都认为林安然和李孝利会成为很幸福的一对,但林安然突然消失了。

    那一夜过后,韩佳人答应了一直追求她的延政勋的求婚,但却并没有太过亲密的接触,因为当时两人只是约定试婚,而延政勋虽然有些不乐意,但能够得到结婚证就已经是最大的进步,他也认为离真正得到韩佳人的身心是很近的事情。但整整半年,双方的关系都没有太大的突破,两人之间的相处更像是亲密的朋友,而这时,一纸征召令让他开始了两年的兵役生涯。

    07年11月底,延政勋服完兵役归来,韩佳人当时差不多已经将林安然埋在了心底,打算接受延政勋,毕竟林安然已经好几年都没了消息,她的心也差不多死了。然而延政勋却反常地拒绝了韩佳人的暗示……

    韩佳人努力地做着一个称职的妻子,甚至从演艺圈隐退,在生活上也对延政勋百依百顺。延政勋对她也算还好,在外时总是称赞她的完美,在内时也相敬如宾,但也就仅仅如此。

    韩佳人一直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于是更加地努力,直到她不止一次地发现延政勋和一个男人私下里亲密地接触……

    这时韩佳人才明白,延政勋已经变了,不是性格、不是外貌,而是取向,她并不清楚延政勋在军队中发生了什么,但在不小心发现这个秘密后,她却注意到平日里这个男人看向自己时的目光中偶尔会带上一丝恨意,还真是可笑!

    从林安然第一次以金泰熙fēi wén男友的身份出现在报端时,韩佳人就已经注意到了他,但却没办法鼓起勇气来找林安然。她知道林安然其实是个很古板的人,花心,但对自己的女人却很在乎,他对李孝利那句霸道地仿佛宣布领土的话就是证明,所以她害怕看到林安然嫌弃、厌恶的目光。

    虽然她并没有和延政勋这个名义上的丈夫有什么亲密关系,但谁知道?谁相信?

    今晚韩佳人只是习惯地来到garden休息,在这儿比呆待在那个所谓的家里还要轻松,这儿可是她和林安然认识的地方,而那个所谓的家却只有一个需要她等待回家的所谓的丈夫。

    或许,再次回到演艺圈会更好?

    韩佳人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林安然,但看见林安然后,她心中的彷徨、担忧瞬间消散一空,或许不能走到一起,但能做回朋友也算很大的一份幸福了,不是吗?

    可惜韩佳人低估了自己的渴望,三年间发生的事情不多,却几乎让她整个人直接崩溃掉。感情如酒,埋得越深、藏得越久,启封的时候才会越发淳香与热烈。

    经过酒精的洗礼,韩佳人终于洗去了心中的那份胆怯,她想要追求自己的幸福,而不是在家里像个行尸走肉一般。

    听到林安然现在不止李孝利一个女人后,韩佳人的心更加地坚定,她身上如儿戏一般残缺的婚姻让她没有太多的勇气去追求更多,只要能站到林安然的身边就好,然而现在弄明白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你嫌我脏了吗?如果我说他根本没有碰过我,从始至终就只有你占有过我,你信吗?”

    “我信。”林安然轻声说道,这个女人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他还能说什么?当初不接受韩佳人等人,也只是当时他的心全放在李孝利身上而已。

    韩佳人一愣,眼眶中的泪水却意外地滑落了下来,她怎么也没想到林安然会这样轻松就相信了她。如果林安然的性格在这三年间没有太大的变化,那么韩佳人能够确信这就是这个男人最真实的反应。

    林安然承认了,所谓男女间纯洁的友谊是不可能存在的,就像金泰熙,就像林允儿,就像……韩佳人,而且他对韩佳人还多了一份愧疚,就因为三年前的那个意外。

    既然下了决定,林安然也不再压抑自己,一边帮怀中的佳人擦拭着泪水,一边温柔地说道:“都这么大人了,也不怕人笑话。”

    “反正只有你看见了,有什么关系?”韩佳人眼珠转悠了一下,问道:“安然,你知道我和……和、他的事情?”

    “……”

    既然已经打接受了韩佳人,林安然也就将以前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

    当时韩佳人嫁给延政勋,林安然其实心里也很堵,就算没有爱情,但毕竟得到了韩佳人的第一次,总是有些感情的。

    已经离开韩国的林安然之后也就断了对韩佳人的关注,直到林承权突然拿着从韩国传来了韩佳人的婚后详细情况报告给他,林安然才安排了延政勋的兵役事宜,还有军队中那些自称韩佳人粉丝的人对延政勋做出的某些可乐的事情。

    “我不是怕你勉强自己嘛,所以才让他离你远点。”林安然一脸认真地说道,“他在军队中的事情可跟我无关,当然,如果他没有遇到那种事,兵役的时间可能会长上许多。”

    “其实我更希望那是你安排的呢。”韩佳人心中很是满足,也很是轻松,也有一分愧疚。

    不知道是因为酒意,还是因为突然变得暧昧的歌曲,韩佳人双眼迷蒙地向林安然吻了过去。

    一股浓烈的酒意涌入口中,林安然眉头微皱,双手将满脸不满与委屈的韩佳人拉开了一些距离,“我说,你刚刚不会说的醉话吧?”

    韩佳人媚眼如丝地看着林安然,没有回答他的话,一张红唇再次印了上去。

    “你……”

    林安然接下来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堵了回去,心中顿时郁闷无比,想他林少爷从来是推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被女人如此逆袭过?太有损他的形象了!额,林安然突然想起小水晶离开时那个偷袭一般的bobo,顿时泄了气。好吧,这不是第一个。

    虽然承认了,但林安然可不习惯被动,一手按着韩佳人的后脑并热烈地回应,一手则攀上了她胸前的高耸,虽然冬天衣服穿得不少,但却仍然能够感觉到那份柔软,并且有一种与直接触摸不同的异样感觉。

    可是,在外面亲热很容易被人打断的哟!

    ps:狗血了,不要喷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