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一章 恶作剧

作品:《娱乐韩娱

    最佳电视综艺男主持跟林安然没关系,最佳电视综艺女主持跟他更没有关系,最佳编剧和功劳奖就不用说了,综艺类最佳作品给了《穿透屋顶的highkick》,教育类最佳作品给了《亚马逊的眼泪》,电视剧类最佳作品给了《iris》,林安然看着金泰熙那乐呵的模样就忍不住撇嘴,又不是单独得奖,有什么可高兴的。

    最佳女演员给了《贤内助女王》的金南珠,林安然觉得这个女人和金南吉的名字真的很像,保不准就有什么关系,应该关心一下。

    最佳男演员给了《iris》李秉宪,这个姓李的在领奖的时候还一个劲地感谢金泰熙,甚至往这边抛媚眼,让林安然觉得让他坐到第二排的角落里还是很好的想法——这种安排座位的小事,他还是能说句话的。

    最后的电视类大赏部分,林安然在《灿烂的遗灿》中饰演的角色获得了提名,听着现场的安心们在看到提名出现时发出的欢呼声,他突然心里有些酸涩。

    明明知道这只是一个过程,明明知道林安然不可能获得大赏,可安心们还是尽她们的可能在努力发出自己的声音,或许,这才是他在娱乐圈的意义。

    大赏最终颁给了《善德女王》的高贤贞,这个传播韩国文化的大型历史剧理所当然地压倒了《灿烂的遗产》,相对而言,《灿烂的遗产》除了娱乐大众以外,在意义上完全比不上《善德女王》,这样的结果是应该的。林安然并没有什么怨言,对方并没有给他下绊子,只是按照正规流程走而已,他没什么话可说。

    “op……安然,不是马上要拍diàn ying了吗?等拍好了。明年再来拿diàn ying类的大赏就好了。”金泰熙隐蔽地握住林安然的手,温柔地宽慰着他的心。

    “好。”林安然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我不在意的话,那是给关心自己的人难堪。

    最终,林安然只是和林允儿一起领到了人气奖这样一个鸡肋的奖项,可在林安然的心中。这个奖却比大赏更让他满意,尤其是拿着人气奖杯听着安心们不留余力地呼喊时,他更是满足。

    diàn ying类的颁奖,林安然并没有注意,毕竟里面没有太让他注意的人。

    人一旦觉得无聊了。那么时间就会过得特别慢,而大厅内的灯光又不是经常暗着,林安然就算想在金泰熙那儿找点安慰也没办法,除非他想公开两人的关系,也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张赫聊几句,再和不知怎么着就认识了的河正宇聊几句,当然,在镜头扫过来的时候。他还是立刻停止了话题,努力摆出一副笑脸‘全神贯注’地欣赏表演和颁奖礼的模样,而在这个时候。他总是很佩服张赫、河正宇,甚至是金泰熙,因为这几人比他的变脸速度还要快,前一秒终还别着脸和自己争辩,下一秒就变成了完美艺人、展现给镜头前最好的一面。

    不愧是实力演员,不愧是前辈演员。就凭这一手变脸的能力,绝对可以竖一下大拇指。

    《海云台》的李民基拿下diàn ying类最佳新人男演员奖、河智苑拿下最佳女演员奖后。又在最终拿到的大赏,但得奖的却是《海云台》的导演尹济均。

    好吧。《海云台》上映三十三天,观影人数突破一千万人次,成为韩国diàn ying史上第5部票房超过一千万人次的作品,这些跟李民基无关,跟河智苑也无关,都是这个导演的功劳。

    林安然在心里唉叹了一声后,就开开心心地欣赏起了大赏的最终表演,可惜表演的不是少女时代,也不是t-ara、fx或者,可惜了。

    散场时,张赫提前离开了,看他那满面春风的模样,不知道是去祸害哪个měi nu去了。

    金泰熙去给李秉宪道喜去了,虽然林安然有些不乐意,但却也没办法,他的这些女人都很守规则,这些交际手腕还是运用得很不错,哪怕拒绝了别人也会让别人把她当好人,李秉宪那一脸谄媚的笑容就能够完全体现出这一点,最多就是多恨一下林安然罢了。

    林允儿倒是想过来,可看到林安然身边的人后就笑着先离开了,应该是回保姆车上去等着林安然一起回家了。

    河正宇拍了拍林安然的肩膀,一脸暧昧地说道:“安然呀,给哥哥说说,你和那个jessica拍摄《我结》,其实是为了追林允儿xi吧?”

    林安然翻了个白眼,这都什么人呀,才认识几个小时就这么自来熟。看了一眼河正宇那有脸一半长的头发,林安然平淡地说道:“正宇哥你还真熟悉我呀。”

    “那是当然了,现在全韩国有谁不注意你小子呢,这不,刚抢了idol的钱,又来抢diàn ying圈的钱了,我想不注意都不行呀。”河正宇一脸感慨地说道,但一秒终后又变成了嘻笑的脸,“走了,跟哥哥去喝酒,顺便带你认识一些人。”

    “不带上那位。”林安然指了指不远处正跟本届diàn ying类大赏的获得者尹均济聊得开心的měi nu。

    那是赵安,diàn ying类最佳新人女演员的获得者,也是之前坐在河正宇旁边,跟他聊得火热的měi nu,只是不知道现在怎么突然和尹导演聊了起来,想来是在聊diàn ying的事情吧。

    河正宇撇了撇嘴,厌恶地看了一眼之前还谈得很开心的měi nu,转身拉着林安然就向外走去,“走啦,喝酒去。”

    林安然耸了耸肩,这些事他管不上,也没心思去管,不过和一个大男人拉手这种事就算了。

    林安然突然很庆幸,庆幸为了应付大赏前的红毯秀把金泰熙和少女时代的经济人、保姆车带了过来,不然还真会被河正宇看出些毛病……不对,河正宇太热情了,直接把林安然拖上了他的跑车,然后在李思馨目瞪口呆的表情中飘然远去。

    林安然被绑架了?

    如果不是紧接着发到手机里的短信,李思馨发誓,她绝对会抱警的。

    回到保姆车内,向一脸好奇的允儿和金泰熙摊了摊手,“我们自己回家吧,oppa被拉去喝酒了,估计今晚是不会回来了。”

    “喝酒?”允儿讶然地说道,随即张开标志性的鳄鱼嘴笑了起来,“一会我肯定不会跟孝利欧尼说的,最多是回去的时候太累了,然后在沙发上就睡着了,在孝利欧尼照顾我的时候不小心说梦话把oppa偷喝酒的事情说出来。泰熙欧尼,你说怎么样,有lou dong吗?”

    金泰熙想了想,看了眼允儿,然后看向李思馨。

    李思馨愣了一下,随即就靠在坐椅上,一秒睡着的技能被她使用了出来,允儿的计谋虽然不错,可每次都被林安然识破,然后好一顿教训,虽然教训的过程很诱人、她也有些期待,可那是在她做出这些事情的时候才会觉得美妙,而不是被别的人牵连进去。

    允儿气恼地抬起手在李思馨紧闭的双眼前挥了挥,这才看向金泰熙,面露期待。

    金泰熙好笑地点了一下允儿的额头,“允儿呀,孝利欧尼如果知道oppa是被演员前辈拉去积累人脉才喝酒,她是不会责怪oppa的。你不知道,在公司的时候,她已经放开了对oppa的禁酒令了,只要不是喝得烂醉,然后不小心给我们增加一个姐妹,她是不会管的。”

    “怎么这样呀?”允儿郁闷不已,前天因为不小心在睡着的林安然额头用眉笔画了一只可爱的小猪头被他好好‘教训’了一顿,她自己报仇没指望,可还期待着李孝利帮自己找回场子呢,结果最大的依仗没了,而没了‘把柄’,李孝利在林安然面前也只是一盘菜呀。

    “就是这样的。”李思馨此时‘睡’醒了,她才记起这件事,都怪最近ne太忙了,ll公司里好多事情都没注意到。

    允儿白了一眼李思馨,面带恳求地看着金泰熙。

    金泰熙笑道:“允儿,你说梦话的时候,可以说oppa去喝酒了呀,谁说梦话的时候会把具体经过说出来的,你说是不是呢?思馨,你觉得呢?”

    “呼!呼!”李思馨又睡着了。

    允儿没再管李思馨,而是狗腿地讨起了金泰熙的好,只要能够在和林安然这将持续一辈子的斗争胜利那么一两次,她是不介意说好话的,而且她也很喜欢金泰熙,以前是因为她在演员方面的成就,现在却是因为她是自己的战友。 ◎:◎\\◎

    ……

    “阿嚏!”林安然抹了抹鼻子,没鼻涕,还好。

    河正宇大笑着将手肘放到林安然的肩上,“安然呀,喝酒居然打喷嚏?你的身体也太差了吧?”

    “什么?”林安然提起身边的两瓶烧酒打开,一瓶塞到河正宇的怀里,拿着另一瓶说道,“再来?”

    “再来!”河正宇看了眼烧酒瓶,眉角跳了一下,但还是没有示弱,一脸已经通红的脸对着瓶口就咬了下去。

    周围聊着天的男男女女们见状,都开始起哄,而这些人,黄静茵、金南珠、李民基、崔江熙,还有喝了一半才突然赶过来的赵安,都是刚刚结束的第46届百想艺术大赏的奖项获得者,虽然所得奖项的重要性不一,但却都是得了奖的。

    林安然不着痕迹地瞄了一眼周围的几人,清明的眼神瞬间变得迷蒙,然后也对着烧酒瓶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