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二章 心中被掌握后的委屈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不知道一起获奖为什么要出来喝酒,可难得遇到有意思的人,他也是尽了兴,当所有人都喝醉了后,他也没心思装醉了。

    看了一眼已经趴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河正宇,林安然帮几个因为发酒疯、跳舞而衣着有些凌乱的女艺人盖上各自的外套,原谅他,他现在还记不清这些女艺人的名字,赵安、金南珠、崔江熙他知道,就是认不出人。

    做好这一切后,林安然坐到沙发上休息了一下,目光扫过这几个横七竖八躺着的男男女女,突然觉得把这几个完全灌醉好像不太正确,应该弄个八分醉,这样就能看一看所谓的‘贵圈真乱’到底有多乱。

    “呵!”

    和林安然被河正宇拉来不同,其它人都是带了各自的经济人来的,就在隔壁的包间内吃着东西。

    恢复了半醉状态的林安然敲开了隔壁的房门,在几个经济人感激、关心的目光中往外走去,然后一离开这几人的视线,他就恢复了清明,给了旁边帮忙的女侍者一个签名外加拥抱和合照后,他看了一眼旁边姜虎东那真人版招牌,他实在不明白,姜虎东这人除了胖还有什么魅力,居然连这些演员都特地跑了大半个首尔过来喝酒、吃烧烤。

    不是说韩国艺人都喜欢开店,也都喜欢去自家的店、或与自己相熟的艺人家的店捧场么?

    要是说河正宇这样自来熟的人会没有开店的朋友,林安然是不会相信的,那今晚他特地找自己过来是做什么呢?之前那些‘酒话’,林安然是不会信的。什么只是为了友谊,狗屁的友谊,才认识几个小时就有友谊的话,那所谓的友谊也太不值钱了。

    夜风一吹,林安然本来清醒的脑袋突然有些迷糊。也是,喝了酒不能吹风呀,会上头的。

    缩到路边的角落里,林安然才记起李思馨没有跟过来,只得苦笑着拿出手机,叫崔昌灿赶紧过来接自己。

    收回手机。林安然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就开始伤春悲秋起来。

    事实证明,喝了酒,哪怕酒量很好也千万不要出去吹风,尤其是这春季的晴朗夜晚。林安然庆幸这儿还有一座小型公园,也庆幸首尔在政府的帮助下已经杜绝了大晚上睡公园的流浪汉,不然估计还会有人跳出来说他挑别人的地盘。至于那些流浪汉是真的被安置到了合适的地方发起了救济金,还是被送到什么实验室当器材或者劳力,林安然不知道,也没空去理会。

    一辆又一辆的保姆车从不远处驶过,那是河正宇等人的,而在他们离开后。这儿又恢复了清静。

    林安然收视跟着车灯打转的目光,脑袋靠在长椅靠背上,和天上只有在这时才勉强能够看得见的几颗星星互相眨着眼比试眨眼能力。同时等待着接自己的人来。

    按照正常情况,作为主角,林安然一定会碰到深夜里还在外边游荡的měi nu,然后发展出一段缠绵悱恻的浪漫爱情故事,可林安然等了大半晚上,也只等到崔昌灿那张灿烂的笑脸。

    难道自己不是主角?

    林安然感叹了一声。就把自己扔回了车后座上。

    “哥,回家吗?”崔昌灿以前是不会问这个问题的。

    “回什么回?掉头!”林安然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个看自己笑话的助理。又躺回了座椅上。

    林安然对家里那些女人很了解,不用说。允儿肯定又想着捉弄自己,把自己喝酒的事情拿过去大说特说,如果他没有去吹风、头脑清醒,那他一定不会害怕,而李孝利和其它人也不会说什么,可他现在被冷风一吹、酒劲上来了,要是再回家,还不被拿捏得死死的?她们是不会介意用这样的机会达到某些小目的,而这很可能就是他‘受罪’的根源。

    很快,崔昌灿就把车开到了目的地。

    林安然一脚把这个站在车门旁看自己笑话的混蛋踢回了车上,这才摸出了钥匙开了门,在清脆的风铃声中又将门给关上,这才晃晃悠悠地往二楼走去。

    这是林氏半日咖啡厅,而林安然正要踏上粉红世界。

    没有去和李孝利在七年前的窝,现在那儿的象征意义更多于房子的本身功能,也没有去为泰妍买的那栋别墅,那儿现在是属于金家的,不属于林安然,也不完全属于金泰妍,他不想大晚上的在别人家住着,所以只能来这儿。

    迷糊地换鞋进门,林安然径直走向厨房,厨房的冰箱里有常备的解酒药,他看到了门口的两双女士鞋子,但却并没有注意,想来又是jessica那丫头离开的时候忘记收拾了,这个小迷糊蛋……不对,应该小懒猪,总是要自己帮着整理。

    喝了解酒药,林安然的状态也好了许多,该死的河正宇,该死的姜虎东,那酒到底是什么破玩意儿,后劲居然这么大,韩国的烧酒他不是没喝过,从来没有这种情况,难道是新品种?

    胡思乱想了一阵,林安然到门口把两双女士鞋子放回了鞋柜里,这才慢慢地往卧室走去,他现在需要休息。

    打开卧室的门,林安然愣了一下,然后默默地退了出来,将房门关好,坐回沙发上出神。他记得,tiffany以前有向自己、向jessica讨要过这粉红世界的使用权,只是自己因为在意jessica的意愿而把这件事推给了jessica,jessica却因为想要单独拥有与他的窝而拒绝了tiffany,并且是没得一点商量的拒绝,让tiffany除了那一次《我结》拍摄外就再也没机会过来,就是jessica怕tiffany因为这儿而发疯——在她看来,tiffany对于粉色的喜爱已经到了一种偏执的程度。是病,但却没得治。

    林安然确定,他刚刚在卧室的床上看到的那个和jessica相拥而眠的女孩是tiffany,而不是krystal,更不是其他女孩。

    这世界怎么突然变得有些陌生了呢?

    林安然想着。迷迷糊糊地也睡着了。

    或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一向很少做梦的林安然今晚却做梦了,而且不是什么好梦。

    四周都是一片冰天雪地,天寒地冻的,天上还有雪花在不断飘落,只是奇怪的是。这些雪花掉在身上除了让林安然感觉有些寒冷以外,甚至连一丝水渍都没有留下,梦中的林安然没有足够的思绪去思考这份奇特的物理景象,他只是在寻找着可以用来避寒的地方。功夫不负有心人,林安然很快便找到了一处不大的房子。便兴冲冲地钻了进去,却发现这房子外观不大,里边却是大得可以,至少那几桌子一边烤火一边或打牌、或做运动的女人们所占据的空间绝对比这栋房子外观上要大得多。

    林安然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女人们太大的注意力,只是分别说了一声‘oppa你回来啦’,便又继续着各自的huo dong。

    林安然气得鼻子都要歪了,他在这冻得都快流鼻涕了,而他的女人们却在温暖的房间中玩游戏。婶可忍叔不可忍呀,就在林安然幻想着如何惩罚这群女人的时候,裹着一张毛巾被的tiffany走到他身边。将他包进了包巾被里,“oppa,这样就不冷了吧?”

    “嗯,还是我家帕尼最好呀。”林安然感觉身子暖和了许多,顿时为tiffany送上了温柔的笑容。

    只是…… 分手妻约 http:t/rajjjgi

    林安然睁开眼,发现没有冰天雪地。也没有看起来小实际上很大的房子,更没有对自己不闻不问的那群女人。但沙发有,毛巾被也有。tiffany更有。

    自然地捏了捏手上的柔软,林安然连忙将手从tiffany的睡衣中抽了出来,“帕尼,你怎么出来了?”

    “我是和西卡一起过来的。”tiffany知道林安然是问她怎么会和他一起躺在沙发上的同一张毛巾被里,可她是不会说的,那太羞人了,那么就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会来这儿吧,“泰妍生日那天……过后,西卡终于答应了我可以过来粉红世界住宿的要求,只是必须有她的陪同才行,今天允儿和泰妍都回家住了,她们明天早上没行程,而西卡明天早上有个单人行程,所以她就到这儿来了,我呢,就顺路过来照顾她。oppa你知道的,要是早上没人叫醒她,肯定会错过行程被经济人骂的,所以我也就一起过来啦。只是不知道oppa也会过来。”

    tiffany的话有些乱,不论是哪个女孩被男子袭胸后还能平淡相处的,哪怕这个男人是她最喜欢的超人oppa,可她的脸还是红得跟煮熟的虾似的,如果不是没有开灯,她肯定会无地自容的,至少跑回卧室是肯定的。

    刚刚那种心跳都被人掌握的感觉,就是超人oppa给自己的感觉吗?

    tiffany能够感觉到这个仍然将自己抱在怀里的男人带着淡淡酒意的粗重呼吸声,是因为刚刚的亲密让他有了坏心思了吗?今晚的自己也要像泰妍生日那晚一样了吗?就在这沙发上吗?

    tiffany胡思乱想着,却发现林安然只是静静地抱着她,没有一丝多余的举动,呼吸也慢慢平稳了下来,仿佛又要睡着了一般,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委屈,声音都有了些哭腔:“oppa,是我打扰了你和西卡吗?你进去找她吧,我没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