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四章 生活就是问题接着问题

作品:《娱乐韩娱

    家是心灵的港湾。∈♀

    这是一句名言,前世的林安然对这句话并没有太多的理解,而这一切更是把让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家给放逐出了心里,只是现在,他却从另外一个方面理解了家的含义,如果可以,他宁愿蹲在家里陪几个女人打打永远赢不了的麻将、学学让他倒苦水的日语,或者拿起水果刀回大天朝去和二哥探讨一下青出于蓝是否真的能胜于蓝这个严肃的学术问题。

    “cut!”李帧凡恶狠狠地瞪了林安然一眼,随即向其它人说道,“准备下一场,林安然xi的部分先放到后面。那个谁,你抱着个刀片子耍什么帅?要是伤到手指,我就换演员……摇什么手,你个混蛋半个小时前还跟我问工资的问题,现在又装外国人了?赶紧给我滚过来!!!”

    李帧凡这是被林安然气着了,一个镜头拍了十几遍还没过,而且是林安然的个人镜头,想把霉头扔给别人都没办法,你总不能说是化妆的原因吧?

    打扮得跟四十岁大叔似的林安然自顾自地坐到椅子上休息,他很郁闷,但却不是因为李帧凡的原因,最近外边的消息有一半都在说林安然玩脱了,先是去年拒绝百想艺术大赏的邀请,弄得这一年栏目组拿大赏提名‘羞辱’他,结果只拿了一个人气奖;又是跑到歌手圈子里捞钱,是天朝人在韩国捞钱的典范,完全没有学到韩国人认真严谨的工作态度。

    认真严谨你妹呀!

    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林安然恨不得把传播这句话的人给好好揍上一顿,他也是这样做的,cj李家小少爷现在正在首尔大学医院里整鼻骨,至于那个在旁边笑着看他揍人的老头子他没下去手。他能把这些小辈拿来发泄,但如果把老人家也送去医院,意义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可揍归揍,这些消息并没有就此消失,为此林安然就后悔不已,早知道当时应该揍得更狠一点的。搞得现在只能通过常规手段去应付,免得被几家人以为他一个从大天朝来的少爷还不知道规矩,联手施压什么的实在很让人蛋疼。

    这坑爹的规矩。

    还好有安心,没有让林安然被这些舆论淹没。

    cj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除了、lone的艺人,还有他最熟悉的朋友外,仿佛几乎所有艺人的粉丝都站到了林安然的对立面上,他可不相信cj有这样的能量,不论是操纵舆论还是绑架民意。都不是一个一直被三星压在屁股下面的cj能够完成的。

    生活就是问题接着问题,现在还好,林安然有时间来解决这些问题,甚至可以放到一边先让它慢慢发酵再一手解决,要是问题扎堆过来,他还真会感觉到麻烦。

    “大叔,喝点水吧,喝点水就不会生气了。”

    一个细腻的童声在耳边响起。林安然睁开眼,便看到了童声的主人——这一次他的女主角:金赛纶。一个十岁的小女孩,一个九岁就出道的精灵,如果让林安然给这个女孩下一个评语,那就是弱化版的幼年小水晶,同样的机灵可爱,却也同样的爱捉弄人。

    接过加了料的温水。林安然顺手就将它放到了一旁,“谢谢小米,我一会儿就喝。”

    “哼!”金赛纶瞪了林安然一眼,气鼓鼓地拿起温水,在林安然讶然的眼神一口喝掉。扭头就跑掉了,而且还能够看到一滴从眼角滑落的水珠。

    这时是在一幢民房中拍摄,所以金赛纶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转角处,而此时,林安然也收回了讶然的表情,躺回了椅子上,继续想之前的事情。

    “oppa,怎么不去追呢?赛纶可也是小měi nu一名呀。”李思馨这时才从不远处走过来,将一罐功能饮料送到了林安然的面前。

    接过饮料喝了一口,林安然淡定地说道:“是女孩!而且我要是追过去,那丫头估计就真的要哭了。”

    林安然说得没错,金赛纶在角落处等了半晌,见林安然没有追过来,恨恨地跺了跺脚,却敌不过嘴里的苦意,跑进房间里拿凉水冲起了快要被苦涩弄得没知觉了的舌头,同时还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声音:“……混蛋oppa……可……下次一……报仇……”

    林安然和金赛纶之间的战斗只是插曲而已,剧组的工作人员早就见怪不怪了,该干嘛干嘛,除了林安然在面对金赛纶的经济人兼监护人时很不自然外,其实一切都很和谐。

    因为林安然的‘演技’刺激,李帧凡把整个剧组都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放大家离开,为了不让人埋怨自己,林安然在剧组散工前请所有人吃了一顿丰盛的宵夜,只能说美食的力量是强大的,除了个人别人以外,没有谁会因为今天的事情对林安然有什么不满。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尽管现在林安然在外边的形象不太好,可他依然有着好几十万坚定的支持者,而且近距离的相处也让他们感觉很不错。在一个人未来应该很辉煌、相处又很和谐的情况下,没有谁会去当恶人,电视剧中那些狗眼看人低的混蛋都是艺术加工后的蠢货,现实生活中真的没几个,也没那么xing yun被林安然遇到、给他添堵。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这不,金赛纶刚刚上了车,就从车窗中向林安然做鬼脸:“大叔,再见!明天记得要小心哟!”

    还不待林安然回应,金赛纶的小脑袋就被按了回去,然后一个成熟妇人向林安然歉然笑了一笑,便关上了车窗跑路了,就像后面有鬼在追着一样。

    林安然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老李,我有这么可怕么?”

    “那孩子下午吃饭的时候可是一直在说你的坏话,她家大人哪怕明知道是自家孩子在捉弄人,也不会给你什么好脸色的,难道不帮自家人还帮一个外人?”李帧凡还没习惯林安然对自己的称呼。不过只要不是在工作时这样喊,他是无所谓的。

    林安然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可是我怎么感觉那个女人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放心,不是她喜欢上你了,而是怕你把金赛纶给拐跑了,现在外面不都在说嘛。你把fx的krystal养成了大měi nu,但一直霸着不放手。”李帧凡似笑非笑地说道。

    “瞎传而已,而且只有那么几个人说,后来不都公开道歉了嘛。”林安然可不会承认,不然未来的日子可不太好。

    “是是是,在网上乱说话,结果还公开站出来道歉,你是ne会长的私生子是吧?”李帧凡翻了个白眼,没兴趣和林安然多说。转身就离开了,“我不问你今天的表现怎么那么差,如果明天还这样,我就换演员。”

    林安然耸了耸肩,就像李帧凡相信他明天能表现好一样,他更相信李帧凡不会换掉自己,导演说起来权利很大,有了编剧身份的导演权利更大。可那只是在剧组里而已,不论是交情还是工作。林安然的位置都没人可以撼动。

    李思馨提前离开了,有崔昌灿在这儿看着,她很放心,更重要的是,她虽然认可林安然身边的女人,却不会陪着林安然去找女人。就像以前一样。

    剧组散场时间很合适,林安然赶到bc的时候,离泰妍结束电台行程的时间也就只有那么几分钟。

    无聊地坐在车上,崔昌灿突然转过头问道,“哥。要不我去买几瓶石榴汁?”

    车上是有饮料的,只是林安然时不时地咂咂嘴,让崔昌灿觉得以后车里应该常备石榴汁才是。

    “好好开车。”林安然额头掉下三条黑线,石榴汁只是陪着某个小女孩喝而已,他还是喜欢白开水。

    崔昌灿张了张嘴,最终无力地坐回座位上,因为林安然说的一切都是对的,哪怕现在车已经停在了bc的地下停车场中,他也必须做出开车的样子,只因为林安然说了一句好好开车。

    这一刻,崔昌灿无比希望泰妍xi能够早点出现,那样他也不用在这样的低气压中深受压力。

    “泰妍的亲密朋友,今天到这儿就结束了,那么,让最后一首歌曲《》来陪伴大家,伴着大家入眠吧!”

    《》都快成为泰妍进行电台行程时的常备歌曲了,但这首歌的确很受听众的欢迎,所以也没人说什么。

    和工作人员告别后,泰妍便和那俊楠一起离开。虽然是晚上,但bc内还是有不少的工作人员与艺人,泰妍一边谦逊地和这些艺人前辈行礼打招呼,一边为他们奇怪的目光感到不愤。

    走进电梯,那俊楠想了想,最终还是开了口,“泰妍,不需要太在乎那些人,你和那一位的合作歌曲的成就让那些人嫉妒,所以才会在那一位出现状况的时候做出这样的姿态。可笑的是,他们就算心里千想万想,可也不敢明着说出来,你当他们是马戏团的小丑就好了。”

    那俊楠用‘那一位’代替了‘林安然’,了解得越深,越是知道该如何做,可他的心里,却宁愿从来没有见到过林安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做什么事都畏手畏脚,连说话都要斟酌。

    泰妍郁闷的可不是这个,而且林安然的境况其实还是不错的,只要近四十万的安心一直站在他那边,他就不会出事,但这些事就用不着和那俊楠说了,他连林安然的名字都不敢说,要是再提出一些‘内幕’,估计会把这个经济人吓到的,“也不知道oppa今天的diàn ying拍摄怎么样,今晚会不会来接我。”

    ps:谢谢 丶星光流年丶 的粽子!谢谢 紫轩文阁 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