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五章 问题中的泰妍

作品:《娱乐韩娱

    女人是一种很敏感的动物,越是情感丰富的女孩越是如此,尤其是在刚刚失去宝贵的处子之身时,那种空空落落的感觉几乎会把人憋疯,泰妍有时就有这种感觉。

    幸好林安然的关心很到位、少女时代的行程也很紧凑,让泰妍失去了许多胡思乱想的机会,但在晚上的这种时候,她还是会想一想,想一想那个让她牵肠挂肚的男人会不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以前,林安然在有事情的时候,也可能让泰妍自己回去,当时的泰妍还能够很理解,可在大半个月前的生日过后,她却对这一小段回去的路充满了期待,如果林安然出现,她会很开心,如果林安然没有出现,她会很失落,明明关系更进了一步,却让她更加地不知所措,更加地害怕。

    有得有失,得到之前会如何地向往,得到之后就会如何地害怕失去,这是人之常情。

    当看到林安然的笑脸后,泰妍瞬间将刚刚还关心的经济人给抛到了脑后,笑容满面地扑进了林安然的怀里,说起了贴心话。

    那俊楠面不改色地坐到副驾驶位上,和崔昌灿笑笑示意后,便当起了背景板,这个时候,他就是一个木头人、一个透明人。

    车子发动,泰妍贴在林安然的怀里,关心地问着diàn ying拍摄的事情,林安然耐心地回答着泰妍很是琐碎的问题,脸上的笑容充满了宠溺,他能够感觉到泰妍心中的害怕,但除了给出自己的温柔外,没有有效的法子让她消除这种不安,很是无奈、却让他很是享受的生活。

    当听林安然说到又识破了金赛纶的‘毒计’,让小丫头自食恶果后。泰妍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膊,好笑地说道:“oppa一个大人了,还去跟小孩子一般计较,也不怕别人说你以大欺小呀?”

    “都是那丫头在欺负我好不好?我就是在被欺负的时候适当地反抗一下。”林安然一脸的无奈,为什么每个人听到这事都认为是他在欺负人呢,他这张脸看起来那么像抢小朋友棒棒糖的坏人吗?

    为了不再提起外人的无聊事情。林安然的手开始有规矩地不安份起来,“我还是喜欢欺负我家软软,别的人,让我去欺负,我都没兴趣。”

    “oppa原来oppa眼里,我就是一个被用来欺负的受气包吗?”泰妍想要阻止林安然的动作,却和以前一样,完全是在做无用功,只得娇嗔不已。

    初尝禁果的男女总是比较贪欢。林安然虽说不是楞头青,可在面对泰妍时却总有种初丁的错觉,让他偶尔会进退失度,在男女之事上更是经常被战胜理智;泰妍呢,女子比起男人来更加感性,本就因为这份特殊的感情而动荡的情绪完全就抵挡不住林安然的挑拨,经常把自己赔进去,为此。她这大半个月间已经推掉了好几次早上的通告了,幸好少女时代现在在不再是一个单纯的赚钱工具。还有些话语权,否则肯定会闹得不可开交的。

    原本只是单纯地享受着这份感情的泰妍偶尔也会想想,其实找一个有实力的男人还是很有好处的,就像以前认为不可违逆的现在也要对她们妥协一样。

    一念及此,泰妍觉得自己快被林安然带坏了。

    在车上腻歪了一阵,林安然还没有被完全被冲昏头脑。如果车上只有他和泰妍两个人,他不介意来一场特别的交流,但车前边还有两个大男人,虽然有隔板将前后隔成了两个世界,但终究有人不是?

    抱着气喘吁吁的泰妍。林安然心中满意极了,这时候要是有一杯热饮就更好了,可惜这是车上,他只能从旁边拿出了一罐功能饮料,自己喝了一口后,又送到了泰妍的嘴边。

    对于同喝一瓶饮料这种事,泰妍已经很习惯了,享受的林安然的fu wu后,她满意地舔了舔嘴唇,没敢再提两人间的私事,怕把已经变成了huo yào罐的林安然给点燃了。就算不抬头,泰妍也能够感觉到林安然那仿佛要将她吃下去的目光,很不错的感觉。

    偷笑两声,泰妍仿佛是不经意地扭了扭身子,让挺俏的双峰摩擦了一下林安然的前胸,在感觉到这个男人略显僵硬的身子后立刻停了下来。

    这一刻,泰妍很是自豪,她知道自己的身材并不是林安然所有女人中最好的,而她却能够让林安然有把持不住的情况,当然更多的是因为这个男人对她的感情,这样就不枉费她接受现在的特殊关系。

    抛开这些心思,泰妍想起了自己少女时代队长的身份,觉得自己应该尽到队长的义务,于是,她便趁此机会转移了话题,“oppa,最近帕尼好像有很多心事呢,我问她,她也不说。oppa你和她关系也挺好的,要不你去帮我问问怎么样?再过几个月,就要开始向ri běn进军了,虽说不会一下子跑到ri běn去发展,但这样的状态,也实在是太让人担心了。”

    “你都这样说了,那帕尼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还有,”林安然将饮料放到一边,大手抬起怀中女孩的下巴让她直视着自己,“这种时候你还把我往别的女人身边推,你就不能小气一点吗?”

    说到这,泰妍突然有些生气,“oppa自己要去招惹她们,结果出了事情,我帮oppa想办法,oppa还怪我了?要是oppa不那么花心,怎么会有现在这样的情况?我说我想拥有你的全部,你会同意吗?”

    林安然无语,女孩的心思果然是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呀。

    泰妍气恼地扭过头,想要从林安然怀里爬起来,可却被林安然给紧紧地抱住,或许是挣扎得太过了,在小屁屁挨了两下后,她终于是消停了下来,可眼里也是带了一些水意。

    林安然要疯了,泰妍这段时间越来越有往小孩子方向发展的趋势,说话的幅度让他有些接不上,而心思更是千回百转,稍稍一个不如意,就一副‘我要哭给你看’的模样,让他很是郁闷,完全没办法下手呀。

    哄吧。

    从背后抱着泰妍,林安然环着她的腰,下巴搁在她的肩上,脸贴着脸说着肉麻的话,并没有看见泰妍绯红的小脸上那得意的笑容。

    在一个十字路口,那俊楠下车了,他只要明早来接泰妍就好,现在嘛,哪儿来的滚哪儿去。

    崔昌灿把车子停回车库后,就自觉地离开了,他和一群同伴就住在林安然的家旁边的别墅,也算是助理中待遇很好的了——你见过哪个粉丝给自家助理配别墅的?

    回到家,只看到金泰熙和她刚刚端上桌的宵夜,很是丰盛,都跟正餐做得一样丰富了。

    “其它人呢,怎么就你一个?”尝了一口不知名的美味,林安然才认出来这是麻婆豆腐,还好,金泰熙的作品虽然卖相不佳,但味道还好,比他做出来的味道要好上许多。

    “孝利欧尼最近有点走火入魔了,在和思馨商量事情,说是要解决oppa你现在的难题,佳人看到我的手艺合格了,也跟过去了,就在书房里。”金泰熙给泰妍装了一碗汤,这个mèi mèi她很喜欢,尤其是谦让的性格,但总是沉默,有点不太好,这个字里就没几个能够安静下来的人,也不需要那样的人,得好好调教呀。

    “谢谢欧尼。”泰妍礼貌地跟金泰熙道谢,在单独面对这些‘欧尼’时,她总感觉很拘谨,此时要是jessica、秀英,哪怕是最跳脱的允儿能够在身边就好了,不会让她这么不自在,“孝利欧尼、佳人欧尼和思馨欧尼不吃宵夜吗?要不我送些上去给她们吧?”

    “我去就好了,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尝尝我的手艺,知道了吗?”见泰妍点头,金泰熙隐蔽地瞪了林安然一眼,便端着食物向二楼书房走去。

    嘎嘣!

    林安然咬碎了一颗豆子,然后将又认出来的一道菜夹到了泰妍的碗里,“她们都很好相处的,怎么总是这么拘谨呢?记得生日之前,你和她们相处得很好呀,怎么这段时间变成这样了?要不是单独带你回来,还真没发现堂堂少女时代的队长居然要靠着队友的壮胆才能够在家里理直气壮起来。你看,她们现在都在你单独过来的时候躲着你了。”

    “我也不知道,总感觉像是偷了欧尼们东西一样,要不,我去欧尼们道歉?”泰妍完全没有将某人和东西划成了等号的自觉,放下筷子就打算去跟李孝利等人道歉。

    林安然说得没错,不论是李孝利,还是金泰熙和韩佳人,对她都很不错,是她的心里出了问题。

    “当面道歉是最差劲的方法,你呀,什么时候能够一个人回家的时候还能和她们正常相处,那就是最好的道歉方式了。”林安然擦了擦嘴,一把抱起犹豫了大半天的泰妍向卧室走去,“还是先休息吧,我都累死了。”

    “嗯。”泰妍缩在林安然的怀里,声音细不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