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六章 女人的本性从来都不是大度

作品:《娱乐韩娱

    tiffany在少女时代中,单人行程虽然说不上是最少,但却绝对不属于最忙碌的那一群,早些时间在韩语口语上的多说多错好像让她习惯了沉默、尤其是在队友们都在的情况下,这也让她很少收到综艺邀请,虽然这让她在练习、行程之余有更多的时间给自己支配,但她现在宁愿忙一点。

    bc音乐中心,idol圈的新宠儿李智恩正在秀着她的三段高音,一首《好日子》在全场的应和下仿佛让现在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朦胧的爱恋,或者说是初恋的感觉,三段高音的结尾让整个现场达到了,也带起了更多的欢呼声。

    tiffany捏着手中的话筒,突然转头向身旁同样装束的yuri说道:“yuri,我说过愿意等他,可是我现在等不及了,怎么办?”

    yuri并没有回答,她知道tiffany只是陈述这样一个问题,而不是向她寻找dá àn。

    看着台上那个沉浸在音乐世界中的iu,yuri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的确有资格称为林安然的弟子,不论是对这首《好日子》的理解和融入度,还是她那特色的三段高音,都是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的存在,而林安然也因此在歌手圈子里有了更多的好名声,只是,yuri却突然发现自己有些讨厌林安然了。

    “谢谢大家。”

    李智恩面向观众席90度鞠躬,久久没有起身。

    虽然在这样的掌声中已经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可她现在还是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两年的沉寂,当时的iu才只有15岁,这两年教会了她许多。也让她失去了许多、隐藏了许多,直到遇到林安然,她才可以放肆地哭、放肆地笑,虽然他很严厉,但却给了她长辈一样的温暖。

    掌声停歇,李智恩向台下走去。在经过yuri和tiffany身边时礼貌地打招呼:“yuri前辈、tiffany前辈,你们好。”

    tiffany轻嗯了一声,冷着脸就向台上走去,让李智恩有些不知所措,这还是她这一个月来第一次遇到这种冷遇,明明前两年都是这样过来的,现在却变得像是前世的情景一样,让她一进没有反应过来。

    “,我们要上台主持了。你的歌很好听。”yuri解释了一句tiffany‘着急’的原因,她虽然开始有点讨厌林安然了,可却并不愿意tiffany因为这个小女孩可能的告状而让林安然有恶感。

    “谢谢yuri前辈。”李智恩礼貌地答谢,但心中却并没有认可yuri的话。

    这两年来,李智恩虽然不说已经修炼成精了,但对于别人的善恶还是能够感觉到的,尤其是这种强烈的情绪。

    看着台上恢复了笑脸的tiffany和yuri默契地搭档主持节目,李智恩心中并没有埋怨。而是猜想着,tiffany或许是他的女朋友。或者倾慕者,不然不会对自己有那样的情绪。

    想到最近传出来的风言风语,李智恩就很是气愤,她和林安然只是老师与学生的关系,那些anti居然说她们有私情,说她是因为、因为……那样才得到林安然的青睐的。

    最初看到这样的言论时。李智恩就有要发疯的感觉,她清楚的知道对于一个女艺人来说什么更重要,可在冷静下来后,她却发现了一件让她有些害怕的事情,那就是她对自己被污蔑的愤怒完全比不上林安然被诋毁的痛恨……

    目光再次聚焦。舞台已经给了一个新人组合,而tiffany和yuri已经结束了主持正向着她的方向走来,李智恩连忙带上了温柔的笑容,就像林安然的笑容一样温柔。

    tiffany看着李智恩脸上的笑容,突然感觉有些恍忽,但瞬间就恢复了过来,然后带上了独属于她的笑眼,“你好,。”

    ……

    昏暗的灯光,狭小的房间,大叔和小米正吃着不算丰盛但却美味的晚餐,小米不时向大叔讲述她的生活,一切都很和谐,如果抛开两人几米外的几台shè xiàng机、头顶的收音麦、几十个工作人员外。

    “cut!这一条过了。”李帧凡鄙视地瞪了一眼林安然,这家伙前些天就是故意偷懒,搞得剧组浪费了好大一堆胶片,实在可恨呀。

    只是林安然好像并没有感觉到李帧凡的目光,在cut的声音传来后,他就和金赛纶正式地开吃了,有句话说得好嘛,浪费粮食可耻,何况还是这么美味的食物。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林安然帮明显有些噎着的金赛纶拍拍后背,免得丫头喘不过气来。

    好不容易将满嘴鼓鼓的食物吞下肚,金赛纶难得地没有跟林安然呛声,反而是讨好地笑了起来,“oppa,你的厨艺好赞呀,也不知道谁那么幸福会嫁给oppa,那就可以天天吃到这样好吃的食物了。”

    “人小鬼大,有事就叫oppa,没事就叫大叔,赶紧吃你的东西吧,还有几分钟的时间,看你能吃多少。”林安然开心地笑了起来,镜头里那个可怜、略显沉默的小女孩哪有镜头外这个精灵古怪的小丫头可爱呢,更重要的是,这还是一只开心果。

    金赛纶冲林安然皱了皱小鼻头,就继续向着桌上这些食物发起了攻击。

    见小丫头不理自己,林安然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拿出手机拍了一张自拍照,发到了‘家’里。

    很颓废的造型,凌乱的头发将眼眸遮住了一半还要多,嘴上的胡子渣、刻意画得黑了些的脸整个一四十多的大叔,还好林安然的底子不错,就算如此,也是一个非常有味道的大叔。

    “哇,原来oppa二十年以后就是这样吗?太有感觉了,好爱”

    “赞!赞!赞!oppa的眼神好忧郁,好想把oppa抱在怀里好好安慰,呜呜呜”

    “oppa是大家的!所以oppa也是我的!oppa心里有什么伤心的事情吗?我可以做oppa最忠实的听众哟!”

    “这明显是diàn ying造型呀,你们这些花痴女,要像我一样理智呀!看我,oppa,不论你变成怎么样我都爱死你了!!!”

    “……”

    忽视掉某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话语,林安然仔细翻看了一下刚刚发出去的zhào piàn,他只是随意地照了一张而已,当时心里甚至在想着旁边的小丫头吃成了一只憨憨的小猪样时的可爱情形,怎么可能会有忧郁的眼神传出来。林安然本以为是安心们太过美化自己了,但仔细看了一下zhào piàn后,却突然发现,原来感情的表达也不是完全需要人内心的情绪,尤其是在静态画面上、两只眼睛都被零碎的发梢遮住了大半的时候,这种化妆技术,实在是不错呀。

    服装、发型、肤色等等,这些琐碎的事实结合在一起,就能够扭转一个人心里感情和外在表现的协调度,果然人生到处都是学问,林安然觉得可以学一学这种学问,有时候还是能够用得到的,比如这个颓废的造型,如果这样回家,家里那群女人应该就舍不得捉弄自己了吧?

    关于某些重要的问题,只有在面对具体情况时才会得到具体dá àn,眼前最重要的是拍摄。

    《大叔》剧组已经开机有一小段时间了,但按照李帧凡的话来说,能够用得上的镜头只有那么可怜的几幕,有些时候,从来不心疼钱的林安然突然也为这些东西感到了心疼,不论是谁亲眼看见shè xiàng机一天到晚地烧胶卷、结果还只有几个镜头能用的画面都能无动于衷的,林安然觉得他从来都是一个俗人,如果没看见还好,但看见了,真的有一种把钱扔水里的冲动,而且比起那种感觉更败家。

    心疼都是一瞬间的,如果一直有可爱萝莉陪着玩游戏,那花这些钱还是值得的,所以在李帧凡一声令下后,林安然又全身心地投入了与金赛纶过家家的游戏中——林安然就是把拍摄diàn ying当作了过家家,而且效果好像蛮不错的,至少李帧凡瞪他的时间就大幅减少了,所以他也就没在意李帧凡烧他钱的举动,既然说了自己只是来拍戏的,那他就不会插手李帧凡对于剧组的掌控,还是好好玩游戏的好。

    一幕又一幕,李帧凡在画面上的要求非常地苛刻,哪怕是林安然的体力也被他弄得有些累,毕竟李帧凡的举动是属于精神攻击,可看着金赛纶依然精神满满的模样,林安然如何能认输,只能跟着李帧凡可劲地折腾。

    这一折腾,一天时间又过去了,剧组的盒饭送了上来,金赛纶却扒拉着盒饭、可怜兮兮地盯着林安然。

    林安然翻了个白眼,将自己盒饭里的几块鸡腿夹给了这个丫头,在得到了一声感谢后,就只能吃着这没什么味道的盒饭了。

    “安然xi,有人探班!”

    ps:谢谢 梦想家bigj 的月票!谢谢 欣魂 的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