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九章 能够让人青春不老的神功

作品:《娱乐韩娱

    和金赛纶的游戏……不,应该是战争,这场战争是持久的,林安然觉得会一直持续到今年夏末。

    这个日期不是林安然推论出来的,而是李帧凡的计划,在他看来,这一部作品必须要精雕细琢,就算不能达到去年《海云台》那样的成绩,但也不能差得太远,要是能有同样的影响力那就更好了。100亿韩元不是一个小数字,李帧凡有足够的精力来把这个数字变成《大叔》的养份。

    林安然问过李帧凡,“这样我今天不是大半年都得拖在这部diàn ying上面了?”

    李帧凡头也不抬地告诉他,“出道之前,我在学校的成绩很好,当时就觉得自己可以让大韩民国的diàn ying向前跨出一大步,可出道后才觉得自己的能力不足,就到其它的导演手底下学习经验,好几年时间过来,我一直在做着杂活,灯光、服装、shè xiàng,甚至龙套我都当过,只是为了更加了解diàn ying的制作,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理论性太强,没办法完全支撑起一部diàn ying的全部,加上这几年的经验,我终于写出了这样一部作品。

    安然,你觉得有哪个编剧会傻到把自己的作品交给别人修改吗?我不傻,但比起那些执著,我更在意这一部好几年时间才完成的作品,它就像我的孩子。但我知道我的短处在哪儿,所以才会找到你,然后跳进现在这个坑里,如果可以,我宁愿从没去找过你。因为你让它只能有两个结局,或者像《海云台》那样成为我复出的标志、成为ne进入韩国diàn ying制作业的名状、甚至让我成为大韩民国数得着号数的导演;或者一文不名,在那些‘前辈’和‘观众’的口中被唾弃,成为一部垃圾。

    如果可以,我宁愿《大叔》变得平庸,也不愿意去做现在这样的赌。可现在我没有回头路,从和ne签订合约的那一刻,我就没有回头路,我就只有拼一把。因为我不甘心失败,不甘心几年的努力就这样化作泡沫。我会用半年的时间来雕琢《大叔》,你也不要再问我这样的问题,否则我会忍不住把你这个混蛋给丢出去的。而且你平时的休息时间还少了?没让你一直待在剧组,没你戏份的时候就别在这儿碍眼。还有,过些天要去济州岛拍外景,你安排好,别再出现什么fēi wén了。我现在没多余的心思还帮你收尾。”

    好吧,李帧凡都说到这份上了,林安然也只能摸摸鼻子了事,挨了一顿骂,这下子这个大胡子的怨气应该平息一些了吧?

    如林安然所料,这些天来,李帧凡骂人的频率降低了不少,威力也降低了不少,这不,刚刚被骂了的shā shou大叔就过来小声道谢了。“安然,还是你的方法管用,要不多试几次?这样天天被骂,也很烦的呀。”

    “坦纳永,要去你自己去。”林安然终于能够叫出这个shā shou大叔的全名了,抬起正在转刀片的手,没好气地说道,“你们倒是轻松了,没看见他把全部怨气都撒我身上了?这两天总说我转刀片的姿势不对,要我练。不练还不给全剧组休息的时间,我真是倒霉催的,才听你们的话去开解他,结果还没说出正事。就被他一顿义正言辞地教训。好处全你们得了,我呢?我呢?还有,你看看,我这转刀片的姿势哪儿不对了?”

    “对对对,你都对,把刀片拿远点。要削到我鼻子了。”坦纳永王特库拉一脸冷汗地后退了几步,无视了林安然鄙视的眼神,笑道,“这不是你的话最管用嘛,我们可是也帮你澄清了fēi wén的事情呀,这样还不够吗?”

    “fēi wén?一张实际性的zhào piàn都没有拍到,全是猜测,屁的fēi wén。”林安然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无论是谁被针对好几天都会郁闷的。

    要是别人,林安然早就一拳头锤过去了,可他现在是真的对李帧凡有些愧疚呀,这种心思要不得,得赶紧把这份愧疚还上,免得以后出更大的事情,所以除了正常的交流和拍摄,他都不怎么找李帧凡聊天了。其它人以为林安然是在躲李帧凡,这倒没错,不过是很彻底的躲,最好以后除了工作上的事就再也不联系,免得要把这个胡子导演推出去当出头鸟的时候会心有不忍。

    想到这里,林安然就忍不住头疼,明明当出头鸟只是一时难受,后面还是一堆荣耀等着赶上来,可他为什么总是感觉有些愧对李帧凡呢?

    这个想法不好,得赶紧抛掉,毕竟李帧凡是一个大男人呀,林安然可不想和一个男人有太多的联系,所以以后还是没事别见这个大胡子好了,他的话也没错,像现在这样半天半天地坐在剧组里看别人拍摄,真的是太无聊了,可以抽时间出去走走。

    拍diàn ying拍成这么悠闲的模样,也就只有《大叔》这一家了。

    林安然忍不住感叹,幸好他的这个感叹没有被同剧组的同事们听见,不然非得唾他一脸不可,他们可没觉得这样有什么轻松的,比起紧凑的拍摄,这样拍摄好一段镜头后恨不得用放大镜来检测这一段镜头中的瑕疵,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煎熬呀?而且这儿的演员可没多少是老牌演员,在演技上,几乎所有人都被李帧凡‘羞辱’得体无完肤,也只有几乎完全贴合男一号的林安然才能够这样悠闲,还得到李帧凡没事可以到剧组外休息的承诺。

    有实力、没实力,这一段时间完全就分清楚了,这也让剧组的所有人对林安然很是服气,有实力的人终终究是会得到尊重的。

    可是现在林安然却很头疼,要是林允儿已经进剧组就好了,这两天说是有推脱不了的行程,也推迟了进剧组的时间,为这事,他没少被李帧凡埋怨,幸好这个大胡子说了,骂完林安然就不为这事骂林允儿了,所以他也很乐意地听完了李帧凡关于这件事的‘演讲’。

    “大叔,头疼吗?怎么总是皱着眉头呀?”

    酥软的童音传来,两只小手在抚平眉间的皱纹后便移到了林安然的脑侧,轻轻地àn mo了起来。

    林安然睁开眼,坦纳永王特库拉已经走开了,正在和他在剧中的老大商量着什么,希望不是在商量干掉李帧凡的方法。给他àn mo的小手很轻柔,虽然没有家里那些女人们那样舒服,但却也别有一翻滋味,可林安然脸上笑着、心中却只有警惕,无他,每次金赛纶这样做的时候都有所求,而且……看了一眼旁边已经喝了一半的饮料,林安然决定一会就把这瓶饮料扔掉,因为它很可能已经被金赛纶加了一些料,不会让人昏迷、也不会让头疼,最多让人恶心而已。

    “说吧,有什么事情想找我帮忙?”林安然拿起另外一瓶完好的功能饮料喝了起来。

    金赛纶看也不看被她放了一只撞墙而死的小虫子的饮料,这样的‘计策’被识破已经不是一两次了,成功固然好,不成功也无所谓,现在最重要的事还没说呢,“oppa,李pd不是说你可以出去玩吗?带上我好不好?最近李pd好像更年期来了,我想出去避避。”

    更年期?

    林安然看了看不远处又在骂人的李帧凡,觉得金赛纶说得也没错,这个大胡子的确像是到了更年……等等,男人有更年期吗?

    想了想李帧凡一手插腰、一手指点江山地骂街的画面,林安然皱了皱眉,那样的场面太诡异了,不能多想,“你可是主演,我记得你已经欠了好几个独立镜头了,就算我带你出去了,你觉得回来后李pd会怎么教训你?千万别拿你是未成年当借口,未成年可没你这样多的小心思,有时候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练了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了。”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那是什么,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我可以练吗?”金赛纶到底是一个小孩子,瞬间就被转移了注意力,转到林安然身前一脸兴趣地问了起来。

    依然是剧情中的打扮,明明应该是一个被吸毒女子独自带大的独立的小女孩,可此时哪还有一丝剧情需要的感觉,这个模样被李帧凡骂还真没骂错。

    林安然意味深长地笑道,“这个功夫呀,是一个能够永远保持青春的功夫,而且还可以打坏人,你嘛,也可以练,只是……”

    能够永远保持青春,这八个字对于女性的杀伤力是巨大的,哪怕是一个11岁的小女孩。听见林安然话到一半就卖关子,金赛纶顿时更加柔嫩地撒起娇来:“oppa”

    林安然满意地受了这千回百转的一声,这才点着头说道:“要是你练了,那你这辈子就一直是现在这个模样了,想想看,你的同齡小伙伴们都结婚生子了,而你还是一副孩子的模样;你的小伙伴们都人到中年、家庭和睦,而你还是现在这样;你的小伙伴们都儿孙满堂,你还是现在这样……”

    林安然的话显得有些阴森,而金赛纶的小脸也随着他的话渐渐发白,最后尖叫着跑开了,对此,剧组的人早就习以为常,都没人往这边看一眼,只有林安然眦着牙揉脚。金赛纶离开时‘不小心’踩了他一脚,林安然很想知道,这丫头是不是觉得脑袋比不上自己,准备直接运用武力了。

    对比了一下双方的武力值,林安然觉得有空还是出去避一避比较好,毕竟这和小孩子打架的名声实在不好,正巧李帧凡也想让自己出去走走,那就出去走走吧。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