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七章 房间里有人,但不一定是它的主人

作品:《娱乐韩娱

    &30475;&35498;&26368;&24555;&30340;&32178;&31449;&22312;&21738;&35023;&65311;&35531;&30331;&37636;&47;&65292;&25110;&32773;&30334;&24230;&25628;&32034;&38642;&20358;&38307;

    林安然的fēi wén终于不再是娱乐新闻的头条了。+

    粉丝、民众的感观终究是有极限的,或许头一次看见林安然的fēi wén会很兴奋,但第十次、第一百次看到林安然的fēi wén时就会习以为尝,除了fēi wén当事人的粉丝和anti以外,已经很少人有在这件事上多谈,除了给林安然安上一个‘fēi wén王子’的称号外没有别的作用。

    林安然不喜欢这个称号,所幸现在有了另外新闻来代替他的fēi wén,终于让‘fēi wén王子’这个称号没有再出现在娱乐新闻的板块,所以他很得意,得意自己没心没肺地做出那样一出孩子气的举动,也庆幸当时没有人拍到自己的zhào piàn,不然这无关自己的‘颓废大叔深夜抢劫少女时代专辑’的新闻跟自己联系起来后,又有人要发疯了。

    这不,李帧凡最近都在奇怪地瞅着林安然,就差没问出来那个颓废大叔是不是你了。

    李思馨让人去给音像店老板补了专辑的钱,但新闻中却没有出现这一段,不是音像店老板没有说,而是记者们没有登。

    有些新闻,有头没尾才足以吸引关注度,而且只是掐了一个小尾巴,根本不算是捏造事实,也不会产生什么新闻纠纷,想想吧,‘疯狂的ne、颓废大叔深夜抢劫音像店少女时代专辑’后面加上一个‘其家人第二天为其补上专辑的购买费用’这样的话,该是对这条有趣的新闻如何的亵渎?所以记者们都主动忽略了后面这句话,像是没有听到音像店老板说过这句话一样。

    不过,总的来说一切都很不错,少女时代因为狂fan的疯狂举动,虽然受到了一些卫道士的攻击。但大势却让她们的人气更加的旺盛,也让她们和其它女团的距离更加加大了一点——不是每个女团都有这样的狂fan的。

    就这样,林安然清静了好几天。

    “希望ne们冷静,如果钱不够买专辑,可以……”shi pin中,徐贤已经进入了教育模式。给广大的ne们道歉、并且说着用20韩元强买专辑的危害性。

    看着徐贤身后笑得非常开心的泰妍、允儿、秀英、tiffany和jessica,还有嘴角抽搐的sunny,林安然就有一股从飞机上跳下去的冲动,难得的抽风的时候被李思馨弄得家里所有人都知道了。

    每次看到家里坐着少女时代的两三只、三四只,而且都带着诡异的笑容,林安然就发现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可恶了,幸好碰到剧组到济州岛拍摄的时间,而且大概需要三四天的时间,否则林安然不敢保证会不会发生‘家庭暴力’——至于‘家庭暴力’的胜利的几率他是不会去考虑的。那样更打击人。

    少女时代昨晚的综艺shi pin已经到了结尾,林安然心里也做了决定,虽然晚上完全有能力飞回去睡觉,可他已经决定了,就在济州岛待上几晚上,等这群女孩捉弄自己的心思消散了再回去,而且肖申克也说了,多去看看海。对放松自己很有效。

    “oppa,你没有睡觉吗?”金赛纶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取下了耳朵上的耳机,疑惑地看着林安然。

    “睡啦,oppa已经睡啦,小米也快点睡吧,还有很久飞机才会到呢。”林安然揉了揉金赛纶的小脑袋,让这个小丫头又睡了过去。此时的金赛纶没有平时的精灵古怪,却有让人怜惜的可爱。

    说不上喜欢哪一个金赛纶,林安然看了一眼机窗外无云的蓝天,也闭上了眼休息。

    再次醒来的时候,林安然已经站在了济州岛的土地上。上次过来的时候还是和泰妍一起拍摄v,还挨了冻,而现在却已经是春天了。

    拍摄的过程就不说了,shā shou坦纳永王特拉库在镜头前扮完酷之后总是到李帧凡面前抱怨台词太少,完全不够体现他的性格,想要加台词,李帧凡只是淡淡地说道:“如果你能保证说话的时候和你不说话的时候一样冷,我就给你加台词、加戏!”

    话唠瞬间败退,想要找挂名编剧林安然,可看了一眼林安然手中那转个不停的指长刀片,还是理智地闭上了嘴,躲到一旁跟没有台词的剧组斗气去了。

    见话唠离开,林安然也松了口气,他对这种自来熟、话唠、明明一张大叔脸还二得跟熊孩子似的人完全没有交流的能力,只能凭借‘武力’把对方吓跑,如果被传染了2的性格,那将会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呀!

    打了个冷颤,林安然决定以后随身都要带把刀子。

    又和往日一样,一天的拍摄下来也没有多少让李帧凡认同的镜头,林安然看过一些被认可的画面,然后他表示……表示完全看不懂。

    在问询李帧凡关于镜头剪辑的问题时被好一顿鄙视,林安然就再也没有做出超出演员身份的事情,他觉得这样轻松了不少,反正他的ng次数是最少的,哪怕是动作戏。

    收工后,剧组成员们回到了李帧凡给大家定下的酒店。

    “大叔,pd大叔太抠门了。”金赛纶在不感动、没有事情相求的时候从来都是叫林安然大叔的,所以她在‘大’床上试下了弹性后,不雅地捂着小屁屁抱怨道,“明明有100亿韩元,却给我们住这样的破酒店,连床都这么小,太抠门了!”

    林安然看了一眼只被金赛纶占去十分之一位置的‘小’床,叹了口气,“这事你找我也没用呀,我只是一个挂名编剧而已,男一号的身份在李pd面前还不是一样被骂得狗血淋头的?要不你去找他反应下情况?”

    想象了一下金赛纶和李帧凡对峙的情况,林安然点了点头,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想法。

    “才不要呢,床对大叔来说有些小,可对我来已经够了。”金赛纶抱着被单满意地打了个滚,完全没有被挑动情绪。

    林安然扯了扯被单,并没有把被单扯回来,只是带回来了金赛纶警惕的目光,没办法,只能一头黑线地起身向外走去,“你在这房间睡吧,反正给大家租的房间都是一样的,就当我们换房间好了。”

    他可不想被人认为是对金赛纶做了什么的禽兽。

    “不要!”金赛纶一个翻身,就从林安然身边快步跑了出去,在留下一个鬼脸后消失在了敞开的房门后面,她可是已经在房间里放了许多小女生的私秘物品呢,可不能让林安然看见了。

    林安然耸了耸肩,但却并没有停下脚步,摸了摸和20韩元ying bi放在一起的钥匙后,离开了酒店。

    ……

    济州岛说大不大,说小但也不小,还好李帧凡选择的位置不错,林安然才在车上眯了半个小时,就赶到了目的地——和泰妍拍摄v的那幢海景别墅。

    因为一直有请人打扫,所以就算几个月没有人住,但依然干净整洁,随手将外套挂在衣架上,林安然翻了下冰箱,不错,生产日期不超过一个月的酒水饮料装得满满的。

    拿出一听啤酒,林安然就靠在落地窗边,看着窗外已经被黑夜染黑的起伏海面,没有上次过来时的寒冷,更多的是清爽,让他的脑袋更清醒了一些。

    肖申克说得没错,林安然突然觉得自己没事时就应该住在海边,至于家里能够望见的汉江,实在是太小家子气了,完全比不上大海的宽阔呀。

    在这样的环境下,林安然很想念出一首诗来,以表达自己的知识渊博,可是憋了老半天也没有吐出一个字来,只能无奈地放弃,谁让他完全没有尝过这方面的知识呢,现代诗、古体诗从来都不是他涉猎的内容,幸好这儿没有别人,林安然也不怕被人看到自己丢脸的模样。

    别墅有一定的规模,但却只有一间卧室,那就是主卧。

    原本别墅是有客卧的,可林安然没想过会带除了泰妍以外的人过来,也就让人把那些房间改装成了有用的房间,只是还没有经过别墅的另外一个主人的检验而已。

    林安然扯了扯衣领,刚刚喝了好几听啤酒,又吹了快一个小时的风,他都有些头晕了,还是早点睡觉得好。虽然出来住这件事在李帧凡那儿有过报备,可要是明天拍摄时出状况,那个到了片场就六亲不认的大胡子也不会顾忌他的脸面的。

    拉开卧室的房门,林安然没有开灯,步子有些晃悠地向那张仅仅足够两人睡的床走去。

    等等,好像有些不对。

    林安然揉了揉眼睛,发现原本应该整齐地叠在一起的被单已经被拉开了,而且中间还有一个人形的凸起,只是太黑了,看着好像有些宽大。

    有贼?

    这样的想法是不会出现在林安然的脑海中的,这儿的保卫力量不会让小蟊贼闯进来,而钥匙除了他以外,就只有泰妍有一套,所以,是泰妍过来陪自己了吗?

    林安然心中很是开心,脱得光光的就钻进了被窝,有些热的他需要一些行为来降温,只是刚刚疑惑了手中这对与泰妍感觉不一样的柔软,耳边就响起了足够让人耳鸣的尖叫声:

    “啊!!!”

    一片海鸥飞起,热闹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