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八章 酒这东西,不一定是必须的催化剂

作品:《娱乐韩娱

    &30475;&35498;&26368;&24555;&30340;&32178;&31449;&22312;&21738;&35023;&65311;&35531;&30331;&37636;&47;&65292;&25110;&32773;&30334;&24230;&25628;&32034;&38642;&20358;&38307;

    名词解释:

    酒后乱性:人因醉酒后不省人事除外,由于酒精对大脑中枢神经的刺激使本来正常的性情变得紊乱了,从而于酒精的作用下作出正常时做不出的一系列失去理性的事情,其行为已经不受法律、道德的约束了,随心所欲,理应承担相应的后果。£∝其中,有一项比较特殊情况,若相识的男女之间若因醉酒后不省人事除外发生了性关系,根据每人思维方式之不同,若一方或双方真心悔过,也不是有意为之而是否真的酒精性失忆就要看其人品了。,或可获得单方或双方谅解;若单方或双方本就有男女好感也可借此推进彼此关系或二人都由无男女好感发展为恋人关系。

    脑海中迅速闪过关于某个词的guān fāng解释后,林安然瞬间从床上跳了起来,脑袋再次活泛了起来:酒后乱性需要几个必备条件,酒后,男人、女人,这些条件现在都有了,而乱和性却还没有发生。

    摸了摸身上,还挂着一层被单,林安然大大地松了口气,仅有的一点酒气也完全消散一空。

    如果眼前这个女孩是他的女人,林安然不介意就着酒意做些什么,可他却不想莫名其妙地发生一些状况,以前他就吃过这样的亏——没错,是他吃亏,当年的教训他还牢牢记在心底,因此对于某些情况非常的敏感。

    灯光亮起,林安然看着床上只穿着睡衣的女孩,突然愣住了,他只觉得这个女孩的身体和声音不属于他的女人中的任何一个,猜想是有人故意给自己准备的陷阱,能够在他的地方给他下陷阱的对手值得他用全部的精力去对待。可他完全没想到,床上的这个女孩居然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其中被自己摸的那个女孩正一脸的羞恼,而另有一个女孩正在一旁偷笑不已。

    ……

    灯光明亮的房间中,林安然正在厨房中做着宵夜。此时的他才发现,原来这儿的许多东西都有过使用痕迹,只是之前没有发现而已,想到刚刚被自己不小心那啥的女子,他也没有再疑惑什么。

    只是,这个时候的她不是应该进来帮自己准备食物吗?

    按照她的性子……

    林安然扭头看向厨房外,两个女孩正一边聊着天一边向自己这边指指点点,但在碰到他的目光后却又都齐齐地给他留下了一个后脑勺。

    叹了口气,林安然又继续做起了宵夜。反正这种事总归是女人比较吃亏,不过泰妍也是,居然把钥匙给了别人还不通知他一声,是觉得有了首尔的家这儿就不重要了吗?应该好好惩罚一下才是,等到回去的时候。

    ……

    “阿嚏!”

    “泰妍,你没事吧?”tiffany趁着镜头在扫着主持人,小声地向泰妍问道。

    “没事,注意镜头。小心一会又被问倒了。”泰妍摇了摇手,心中有些疑惑。自己没有感冒呀,怎么会打喷嚏,好像忘了一点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不待细想,c便丢了一下话题过来,泰妍连忙打起精神回答问题。至于没记起来的东西,想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内容,以后有空再想就是了。

    ……

    “做好了,晚上吃太多不好,就做了三份海鲜面。”林安然将三碗刚刚出炉的海鲜面端到桌子上。看了一眼已经穿戴齐备的女孩,像是完全忘记了之前发生的那件事。

    没有人多话,一时间佑大的客厅中只能听见吃面条的声音,最后除了三个空碗外就剩下几堆虾壳,以此看来,林安然觉得自己的手艺还是蛮不错的,至于这个点大家为什么会饿……应该是之前的惊吓吧。

    觉得肚子没有再抗议了之后,林安然这才悠然地向对面的两个女孩问道:“小水晶,茜茜,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没错,今晚待在这儿的不是别人,就是fx的队长宋茜和krystal。

    面对林安然的疑问,郑秀晶小脸一板,完全没有了之前吃到好吃面条的幸福感觉,“oppa,我还要问你呢,这儿明明是泰妍欧尼的家,你为什么会突然跑过来?”

    沉默了一下,林安然叹了口气,“难道泰妍没有告诉你,她的钥匙还是我给她的吗?”

    “啊?是这样吗?”郑秀晶愣了一下,丝毫没有尴尬地笑了起来,也是,她在林安然面前怎么会有尴尬这种情绪呢,“最近太忙了,难得在迷你专辑前有一小段休息的时间,小雪球她们都回家了,而v妈的家在天朝没办法回去,我就想带v妈到处转转。去问jessica前辈的时候,泰妍欧尼就把这串钥匙交给了我,说是让我带v妈来这儿放松一下,结果在这儿住了两天就遇到sè láng了,这儿实在太危险了。”

    林安然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这还怪自己了?

    “我收拾碗筷,你们休息。”宋茜的骨子里还带着天朝女子的温婉与固执,郑秀晶这露骨的话实在让她有些受了,找了个理由就双脸绯红地收拾好空碗去了厨房。

    林安然摊了摊手,没有起身去帮宋茜,这时候要是去帮忙,指不定还要闹出多少笑话来,“别笑了,看你把你的v妈都羞成什么样子了,还笑,对得起她平时那么照顾你吗?”

    “这还怪我咯?”郑秀晶不知道是不是会复制技能,这不,翻白眼翻得很有林安然的风范,“明明是oppa你一嘴酒气地冲进来调戏v妈,现在居然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果然不是个好男人,哼哼!”

    “谢谢你没给我发好人卡。”林安然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实在不想和郑秀晶争辩什么,他的心中更在意泰妍居然将这个地方交给了别人,哪怕是交给了郑秀晶和宋茜。

    一时间,客厅中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直到宋茜整理好表情从厨房中出来时,画面才恢复了和谐感。“安然,你要是累了就去休息吧,我和小水晶睡书房就好了,我记得书房里也有临时用来休息的床的。”

    林安然还没说话,郑秀晶就恶狠狠地瞪了林安然一眼,拉起宋茜就唯一的卧室走去。“v妈,你说什么呢?oppa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和我们抢唯一的卧室?何况他刚刚还……哎呀,v妈我错了,别敲我的脑袋,会敲傻的。”

    林安然张了张嘴,可两个女孩已经不见了,而唯一的卧室门已经关上,他甚至听到了被故意弄出来的锁门声。

    低头看了一眼卧室门的钥匙。林安然决定还是不要动用这把钥匙了,“哎,我这命苦的,看来今晚只能我睡书……”

    林安然看了一眼客厅中比床小不了多少的沙发,又回忆了一下书房中那个奇葩的‘床’,最终决定还是就睡客厅好了,就当为两个女孩守夜了,这一刻。林安然无比埋怨以前的自己,居然让人把其它的卧室都给改造了。结果还是自己倒霉。

    关了灯,躺到沙发上,林安然将外套搭在自己的身上眯起了眼,还好这已经不是冬天,否则拼着节操不要,他也会挤进卧室的。而且肯定做一个正人君子!!!

    可原本临身的睡意却完全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林安然满脑子都在想泰妍为什么会将这间海景别墅借给小水晶和宋茜,难道她就这么不珍惜自己送给她的礼物吗?

    客厅中的时钟滴滴嗒嗒地走着,林安然的心跳都有被带偏的趋势,直到卧室门突然传出一声轻响。然后一个高挑的身影抱着一床被单走了出来,小心地关上房门后,才走到林安然的身边,小声地叫道:“oppa?oppa?”

    小水晶?

    林安然有些意外,这丫头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出来做什么?

    没有等到林安然的回答,郑秀晶松了口气,将林安然的外套拿开,然后将被单搭到了他的身上。

    终究,还是担心这个男人呀。

    苦笑一声,郑秀晶蹲到林安然的身边,借着淡淡的月色看着这并不清晰的面庞,犹豫了一下,小手缓缓攀上了他的脸颊,没敢用力,怕把林安然吵醒了,就那样轻轻地、抚摩着他俊郎的脸庞,就像是在享受什么珍宝,口中低声呢喃着:

    “oppa,明明是我先遇到你的,为什么你会跟欧尼走到一起?”

    “oppa,明明欧尼已经让步了,为什么你却迟迟不敢踏出那一步?”

    “oppa,我是一个女孩,我全部的勇气最多支撑我告诉你‘我爱你’,难道你还要残忍地让我做出更多的努力吗?”

    “oppa,为什么对我这么温柔,却又那么冷酷,只因为我是jessica的mèi mèi吗?”

    “oppa,只有你睡着了,我才能够说出这些话,但却也只能轻轻地说,我不知道你听到这些话又会增加多少的负担。”

    “oppa,知道在发现你出现在这儿的时候,我是多少惊喜吗?如果不是还有v妈在身边,我甚至会以为你是特地来找我的,可是……”

    “oppa,我不羡慕你给了欧尼她们多少珍贵的东西,我只嫉妒她们能够毫无顾忌地享受到你的关爱。这一串钥匙不是泰妍欧尼心甘情愿给我的,而是我磨来的,我只是想要知道得到你的礼物是什么样的感觉而已,只是想要知道……”

    郑秀晶的话已经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已经被林安然拉到了身上堵住了小嘴。

    模糊的视线中看着那满是愧疚的双眼,郑秀晶突然一阵发狠,她不要,不要这种可怜、愧疚的眼神,她不要!一时间,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开始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ps:谢谢 超级大懒猫 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