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三章 可现在还不是丰收的季节

作品:《娱乐韩娱

    在林安然的意识中,同床共枕,这是一个名词,仅此而已,而他和郑秀晶之间的今晚却是第四次。

    第一次的同床共枕,林安然更多的是把小水晶当作一个没长大的小丫头,就像初次看见她走进咖啡厅面视的时候一样,非常有活力的一个小女孩,所以晚上睡觉不安稳、从床上掉下来也就情有可原,他能抱着她睡一晚上也只是怕这小丫头再次从床上翻下去而已。

    第二次的同床共枕,林安然是把小水晶当作一个病号,当时的甲型h1n1流感造成的景象实在是把他吓坏了,那一次他们之前的关系有了大幅度的突破,他害怕失去,她更害怕在没有得到的时候就失去,所以能够突然心中的障碍在jessica这个两人共同的‘心魔’中找到一条只能容纳两条腿走过的小路。

    第三次的同床共枕、或者说是同沙发共枕,是在昨晚,林安然此时更多的是把郑秀晶当作一个爱慕自己的女子、一个被在感情萌芽之前就被自己无意识间带歪了的女子,感情的沉淀往往会带来一些很让人惊奇的物事,小水晶给他带来的就是震撼和自责,因为jessica,他发现自己对小水晶太不公平了,所以他和她有了第一次情到深处自然浓的吻,也聊了很久,做出了‘这三天你是我的唯一’的承诺,更是在心底下了一个决心。

    第四次的同床共枕……

    林安然很有一种把郭立纠回来、然后把他的乌鸦嘴撕烂的冲动,因为今晚在他发现小水晶不论是心理还是身体都长大了时,虽然日子特殊不能做出什么禽兽 的事情,但至少能享受一下吧?结果这丫头就病了!

    不是什么大病,发烧、说胡话而已。

    林安然自然问过郭立如何处理,郭立不愧是领着天朝的医生,问了一下症状就说是让郑秀晶在被窝里发一下汗就差不多了。

    很简单的方法,林安然相信郭立,所以就照做了,可这丫头突然变得好动了起来。或者说是一直克制着的一面在小脑袋发昏的情况下自然流露了出来,每次被被子盖得严严实实,不一会儿就会被手拉脚蹬掉,这样子到了明天不得更严重?

    林安然很想找绳子把这丫头捆起来。可是却最终决定由自己来当那条绳子,当然不是占小水晶的便宜,他只是觉得这样能够让小水晶更安稳。

    如林安然所想,郑秀晶在无意识间发现抱住自己的是林安然后也就安静了下来,只是那八爪鱼一样趴在林安然身上的动作实在不好看。而且她身上的汗珠也让林安然暗暗皱眉——谁说měi nu一定会有香汗的,就算刚开始流汗是香的,但过了一段时间后终究会回归汗液的‘自然’味道,所以说这话的人赶紧去自裁以谢天下吧!

    小丫头身体安静了下来,不等林安然松口气,小嘴又安稳了起来,从最开始的嘟嚷到后面的问题,如果不是发现这丫头一直闭着眼睛、如果不是这些问题昨晚都听到过,林安然肯定会以为是小水晶在拿身体跟自己开玩笑的。

    暗自叹了口气,林安然知道。郑秀晶在发烧说胡话的时候还纠结于这些问题,显然是自己并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害怕昨晚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小měi nu的汗味不好闻,林安然此时却也只有强忍着,而小水晶的问题也把他的记忆拉回了昨晚、或者说他故意溜号,准备用昨晚的记忆来冲淡这越来越重的汗味侵袭。

    他还记得,当自己把郑秀晶拉到身上‘强吻’时她那震惊的眼神,到最后变成了恼羞成怒,如果不是他身体好,可能已经被郑秀晶气急之下的小拳头给砸出内伤了。一翻折腾后,两人就像以前那两次同床共枕就形成的习惯一样安躺在了沙发上。

    林安然之前对于电视中那种情侣之间同时说出某句话的场景非常的厌恶,不是不喜欢,而是觉得太假。可是当他和郑秀晶同时向对方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时,他才知道那种场景不是假,而是情感的自然流露,因为他可以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没有和郑秀晶事先说明这方面的默契。

    至于说对不起的原因,林安然是因为自己的胆怯。没错。就是胆怯,如果不是到肖申克那儿做了一次催眠治疗,他就是到死也不会承认这一世的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情绪,可他终究还是有了,而且其中一部分就是因为怀中这个女孩。

    而郑秀晶说对不起的原因,林安然也多少能够猜出来一点,那绝对不会因为刚才那一顿小拳头。

    一声‘对不起’瞬间将两人的心拉近了不少,林安然这时才知道,就算是感情,也不以一味地顺其自然,因为那样会伤害到许多人,那时的他脑海中也浮现出另外几个女孩的身影。

    郑秀晶的许多心结仿佛也被一声‘对不起’给解开了,大半个晚上都在向林安然诉说她这一年多来的委屈和努力,不是她心机深沉,而是她本来就只是一个17岁的女孩而已,这样做是年龄赋予她的本能。在诉说的过程中,她也提出了许多的问题,也是为了在林安然这儿找到能够支持她坚持下去的dá àn。

    林安然本以为昨晚的记忆会一直很清晰,可随着眼前这个迷糊的女孩不断地重复昨晚的画面,他却发现自己有些看不清了,许多情景都像是过了很久、很久一般,而他的大脑唯一能够记得清楚的,就是他紧紧地抱着小水晶,顶着她的额头,看着她那双晶莹的眼眸做出的两个承诺。

    其中一个是这样的:“小水晶,这三天,就在这济州岛,做我唯一的女朋友吧!”

    终于,折腾了大半晚上的郑秀晶睡了过去,而林安然浑身也被汗水给浸透了,不是他的,而是她的。

    ……

    春季的早晨也不缺乏海潮,而比海潮声音更响亮的是小水晶高亢的叫声,此时被推出了卧室的林安然就算顶着两只大大的黑眼圈,可还是怀疑这丫头的高音在刚刚那一刻是不是能够跟被称作自己学生的李智恩媲美了。

    听了听卧室里传来的水声,林安然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向厨房走去——虽然他现在精神不佳,还顶着两大黑眼圈,可还撑得住,所以现在去做早餐就好,至于连身体的汗味都没精力去理会这件事就忽略掉吧。

    ……

    海景别墅只有一间浴室,在卧室里,林安然这么正气凛然的人当然不会是因为想要和某软做某些喜闻乐见的事情才做出这样的改装的,所以现在的他在被洗完澡后的郑秀晶推进浴室时,还能很认真地思考,觉得郑秀晶发了一晚上的汗,果然病就好了,至于原理什么的不重要,结果才是王道呀!

    吃完早餐,郑秀晶像是一个新婚妻子送丈夫外出工作一般,很贤惠地帮林安然整理衣领,她以前见过许多人这样做,从最开始的韩佳人到自家那个姐姐jessica,以前很羡慕,现在终于有机会自己来做这回事了,所以她很开心,哪怕身子还有些不适,哪怕林安然的领带被打成了一个好看的蝴蝶结。

    “oppa,晚上早点回来。”在送林安然出门的时候,郑秀晶笑语嫣然。

    “好,在家乖乖的。”林安然吻了一下郑秀晶的额头,没有了糟糕的汗味,只余下清香,很不错的味道。

    家庭剧结束,林安然上了车照着镜子看了下自己的领带,不自觉地笑了出来,其实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只是原本的目标换了一个而已,失落吗?说不上,因为和泰妍已经踏过了最后那一步,一切进展都很顺利,已经不太需要这种形式上的东西来维持感情,有固然好,没有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而这些东西对于郑秀晶来说却是非常宝贵的记忆,他也会享受在她的这段记忆中充当男主角时的感觉。

    主驾驶位上,崔昌灿不自觉地叹了口气,看着后视镜中时不时发出两声‘傻笑’的林安然,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家这位少爷今天的悲惨命运。

    如崔昌灿所料,今天的林安然在片场是被骂得最惨的那一位,谁让他明明应该演一个失意大叔,却表现得像一个刚刚恋爱的小男生模样呢,在片场时完全不顾忌所有人情面的李帧凡当然不会无视林安然的表现,而且这位pd也是个牛脾气,一不小心跟林安然杠上了,等到天色完全黑下来才发现今天一天都完全浪费掉了,一个仅仅是勉强入眼的镜头都没有拍出来呀!!!

    李帧凡恨恨地瞪了一眼林安然,这个家伙被骂了一整天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看样子是不准备改了。

    “明天继续!”咬着牙说完这句话,李帧凡在所有人禁若寒颤的表情下率先离开。

    林安然耸了耸肩,也笑着离开了片场,就像是李帧凡一整天的‘恶毒’的话根本就不存在一般。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