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四章 玩刀子总会出事的

作品:《娱乐韩娱

    &30475;&35498;&26368;&24555;&30340;&32178;&31449;&22312;&21738;&35023;&65311;&35531;&30331;&37636;&47;&65292;&25110;&32773;&30334;&24230;&25628;&32034;&38642;&20358;&38307;

    回到临时的家,郑秀晶像是妻子一般帮着林安然脱下了外套,看到了他那个仿佛从早上开始就完全没有解下来的领带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别傻笑了,今天因为这条领带,我可是被嘲笑了好多次呀!”林安然本能地抬手想要揉小水晶的脑袋,但刚刚抬起却转了个弯,顺势抚摸上了小水晶的脸颊。看着面带红晕的女孩,林安然心中叹了口气,以后再也不能把她当作小孩子看了。

    郑秀晶一切都做得很到位,每一步都做到了妻子的所有,唯独在厨艺方面,依然是林安然在操作。

    ……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的快!

    这句话虽然很熟套,不过却很正确,也很适用,当郑秀晶再次从林安然的怀里醒来时,不远处已经在日期上画上了好几个x的日历告诉她,三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可是,不想起来呢。

    郑秀晶眯起了眼睛,又把头埋在了林安然的怀里,她就是要学鸵鸟,她就是舍不得、舍不得这仿佛记忆中天堂一般的日子。

    林安然轻轻抚摸着女孩的背,心中也是有些感叹,这几天,除了最后一步外,他和郑秀晶就仿佛是一对真正的夫妻一样相处,购物、烧菜,休息,玩乐,白日里去剧组拍戏也变成了丈夫的正常工作,而全职太太则在家里等待着丈夫的回家,除了下厨的问题外,一切都很美好。

    可林安然心中还是有些别扭,因为这些他原本都是留给泰妍的,结果却提前和郑秀晶享受了这段经历,就好像是和郑家姐妹纠葛不清一样,《我结》有jessica搅局。而这儿也有郑秀晶搅局,哪怕她们都不是故意。

    一个不愿起床,一个又宠着怀里的女孩,可依然还是逃不脱现实,人不可能永远随心所欲。

    济州岛国际机场,郑秀晶拖着小小的行李箱。有些不舍的看着戴着墨镜和鸭舌帽的林安然,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有说出什么舍不得的话,“oppa,今天你可是翘班了呢,不怕李pd又责骂你吗?”

    就算心里感触,她也不想将这种普通的分别当作生死离别来看待,哪怕她的心里早就对此下了定义。

    “哎,你不说我都忘了。李pd这都打了好几个diàn huà过来了,我都没接。”林安然拿出手机看了一下,随后随意地笑了笑,目光透过墨镜镜片落到同样戴着墨镜的小水晶身上,“工作上的事情哪儿有你重要。”

    这是一个肯定句,郑秀晶开心地在林安然嘴角吻了一上,然后拖着行李箱轻巧地跑过了登机口。

    林安然失笑地摸了摸嘴角,他发现在‘强吻’这类系列的事件上。他好像突然从一个始作俑者的身份变成了‘受害人’的身份了。

    没有离开机场,林安然在车中等了一会儿。直到机场中响起从首尔飞过来的飞机降落的提示音、直到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从出口处走出来时,他才笑着下了车、迎了上去,接过了她手中的行李箱。

    “oppa,krystal离开了?”上了车,林允儿取下墨镜,审视地看着林安然。

    林安然没好气地敲了一下这只林小鹿。“别学西卡,很别扭的知道不?”

    “哦。”林允儿委屈地应了一声,随即抱着林安然的胳膊开心地说起了话,只是一些平时的生活片段,却完全没有无聊的模样。谁让她是一只闲不下来的林小鹿呢。

    至于郑秀晶的事情,在两人的默契问答中已经揭过去了,他们的感情说简单也不简单,说复杂却也并不复杂,默契才是最主要的,如果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说出口,那样就算双方都喜欢着对方,也会产生许多的矛盾,现在这样就挺好,有些事情无法剥离,但却可以暂时遗忘。

    林允儿要的东西从一开始就很少,所以这份默契也很自然。

    到了剧组时,林安然带着林允儿出现,很好地解释了他今天迟到的原因,至于没有提前跟李帧凡打招呼这件事……一定是李帧凡的手机坏了没收到他的diàn huà,而不是他因为赖床、不在和郑秀晶相处时掺杂其它的东西而忽略掉了。

    林安然这个男一号、挂名编到场,林允儿这个剧组最后一个龙套角色也到场,李帧凡最终还是决定以拍摄为主,毕竟前几天因为林安然的关系,男女主角的镜头是完全没有合适的成绩,正好趁着林安然今天状态不错,可以适当赶一下进度。

    不过这一赶进度又出问题了,已经逗出了水平的shā shou坦纳永王特拉库哭丧着脸,看着林安然的手被包得跟粽子似的、没有血流出来时,终于松了口气,“安然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千万不要跟安心们说是我干的,不然我会被喷死的。”

    林安然失笑一声,拍摄时有意外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用真刀子也是他的要求,在拍摄过程中坦纳永王特拉库也没有什么错,错的只是他自己突然想到某人时走神了,才会在‘打斗’时被伤到,还好只是皮外伤,除了血流得多了些、看着有些恐怖外,没有做得到筋骨。

    拉着双眼通红的林允儿,林安然笑着摆了摆粽子手,“没事,只能说邪恶的力量太大了,作为正义的一方,我还需要多积累力量才行呀!为了小米,我会再次站起来和邪恶势力做斗争的,不过你还在这儿,是准备shā rén灭口吗?”

    收到林安然的眼神提示,坦纳永王特拉库松了口气,感激地打趣了几句后便灰溜溜地离开了,还带走了一群强势围观的群众。

    李帧凡在确认了林安然的伤势后叹了口气,也没有留下来,默默地跑到一边去计算这一次的济州岛之旅要多花费多少资金去了,独留下林允儿贴身照顾病号。

    “那个shā shou太坏了,泰国人果然靠不住,全都是坏蛋!”林允儿眼眶红通通的,在刚刚看到林安然手上涌血的时候她都差点吓晕过去了,而因此,她对于泰国人的印象已经完全降到了谷底——前有伪君子尼坤,现在又有2得没心没肺的坦纳永王特拉库,她已经给泰国人定性了。

    “是是是,泰国人都是坏蛋。”林安然抬起另外一只手擦了擦又开始滑落的金豆豆,突然带着笑意说道,“允儿,今天你的表现,不怕传出fēi wén来吗?”

    林允儿愣了一下,之前在林安然不小心被伤到的时候,她可是慌张地跑到了镜头里,一把将拿着染血的刀子愣神的坦纳永王特拉库推倒一旁,哭泣地帮林安然止血,手忙脚乱地弄得自己深身都是血渍。

    那样慌张的表现,怎么也不可能说是朋友间的关心,这一点,从剧组众人的眼神中就能够看得出来。

    抿了抿嘴,林允儿温柔地抱着林安然的粽子手,状似凶恶地说道:“oppa觉得我很配不上你吗?所以是觉得和我的关系曝光很丢人吗?”

    “当然不是。”林安然无奈,在说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自己这些女人总是会有些失常,虽然不太理解,但作为男人的他不需要理解,只需要安慰,而且安慰也是需要方法的,所以他面带为难地说道,“允儿,你也知道帕尼之前连续好几天到剧组来探班的事情,剧组的大家都觉得我是借着和西卡出演《我结》的机会认识、追上了帕尼,本来就已经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了,结果你今天又来这么一糟,我这花花公子的形象看来是抹不掉了。”

    想到金赛纶担心的眼神中更加出彩的鄙视眼神,林安然的苦笑突然变得真心了几分。

    林允儿轻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oppa本来就是花花公子。而且就连我们队伍里也只有孝渊欧尼和yuri欧尼没有去探过oppa的班,要是这么算起来,oppa早就被当作花花公子了吧?现在还想把这件事怪到我头上,我可不是傻瓜,不会帮人顶缸的!”

    额!

    林安然习惯性地揉了揉鼻子,这都什么事呀,除了tiffany来探班没有说明以外,其它女孩来探班都是趁着很隐蔽的时间,而且都说了是瞒着其它人、也让自己不要告诉其它人,但结果她们其实是都清楚的,只有自己被瞒在鼓里吗?

    看着林安然委屈的表情,林允儿开心地笑了起来,但又觉得在他受伤的时候笑很不好,只得苦苦地忍住,一张小脸都有些扭曲了。

    ……

    林安然手受伤了,而且还是一个大口子,虽然没有伤到筋骨,可到附近的医院处理了一下后也包扎了一大圈,他的拍摄时间算是推迟了,谁让剧本中的‘大叔’的手没有受伤呢。

    当晚,林安然便更新了itter,倒不是他想要博取什么同情,而是这种事根本瞒不了,剧组不是他家,他无法完全掩盖,就像少女时代为他暧昧地探班的消息掩盖不住一样,只是后者因为他的‘fēi wén’太多而被人忽视了,而受伤这件事嘛,总是自己说出来比较好,免得被人拿去搞小动作。

    ps:谢谢 ashianti 的月票!谢谢 cs 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