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九章 爱情不是唯一的参照物

作品:《娱乐韩娱

    “oppa,为什么你不骗我。”韩佳人声音低沉。

    林安然想过了很多种可能,他想过韩佳人为延政勋报不平、想过韩佳人欢心鼓舞、想过韩佳人毫不在意,却唯独没有想到韩佳人会说出这样一句话,这样一句让他听不懂的话。

    林安然揉了揉鼻子,求助似地看向李孝利、金泰熙和李思馨,结果却只得到了三个白眼,而且他很明显地从三个女人眼中看到了一行字:你当这是有奖竞猜,还带求助场外观众的吗?

    不一会儿的功夫,客厅中就只剩下了林安然和韩佳人,另外三人都找借口溜了,可林安然却觉得她们很有可能正躲在角落里看自己的笑话。

    或许是因为‘被’清了场,韩佳人再次抬起了头,眼中带着复杂的神色,“oppa,其实我一直觉得挺对不起延政勋前辈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他可能已经找到了一个爱他的女人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和,而不是和我一起戴着夫妻的称号却根本明不符实;如果不是因为我,延政勋前辈在服役期间也不会受到那样的待遇,甚至、甚至……”

    韩佳人终究是没有勇气说出那几个字,林安然心疼地坐到她身边,想要帮她擦掉眼角的泪水,却是被阻止了。

    韩佳人泪眼迷蒙地看着林安然,继续说道:“oppa,如果不是因为我,延政勋前辈也不会招惹oppa你,也不会弄得现在高位截瘫、不能回国的地步,五年前的延政勋前辈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前辈,oppa你知道吗?”

    林安然烦躁地扯了扯衣领,不就是一个从来没有感觉的延政勋吗,就因为自己报复他而‘报复’自己?

    强压着怒气,林安然低声吼道:“是,他是一个好前辈,可你不是从来没有喜欢过他吗?以前也不见你提起他,怎么。现在他受伤了,你就心疼了是吗?是因为你们这五年的‘夫妻’名份吗?”

    韩佳人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弧度,“其实,我一早就知道延政勋前辈的事情是oppa做的。没有理由,就那样觉得了。可我问oppa,只是想要oppa骗我一次,可是oppa的心里果然是很在意我的呢,明明知道骗我更好。却仍然是说出了实情。oppa,我只爱你一个人,但我同样亏欠了延政勋前辈许多,全是因为我,才让一个前途无谅的前辈变成了现在这样,我都有些不敢面对我自己了。”

    “那你现在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因为愧疚,所以想要离开我了吗?”林安然冷冷地看着韩佳人。

    一直以来,林安然其实都是感情白痴,他知道怎么讨好女人。也知道如何对待女人才能让她们过得开心,但在面对感情的纠葛时,他总是很稚嫩,没有人教过他这个,这些年的经历也没有让他学到更多,否则也不会在最初面对泰妍时弄出那样大的笑话,也不会和这些女人的感情对话中多次处于被动,更不可能让这么多女人都心甘情愿地跟着他。

    就像现在,哪怕林安然心里明明在期待着韩佳人否定自己,可他面上却不露出丝毫的神色。冰冷的脸仿佛代表着决裂。

    只是躲在门后看戏的三个女人都是同时撇了撇嘴,完全不担心眼前这副画面,对林安然,她们早就看透了。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在她们面前也没有透露过最终想法的韩佳人。

    “oppa还真是个孩子呢。”韩佳人展颜一笑,带着泪水的笑容仿佛是雨天里的初阳,“我怎么可能离开oppa呢,这一辈子,就算oppa要赶我走我也不会走了。不过。最近《坏男子》的拍摄已经开始了,我可能没有多少时间陪着oppa了呢。”

    没有再提到延政勋,林安然也‘大度’地原谅了韩佳人说自己是个孩子的荒谬语言,语气僵硬地回道:“这不是早就说好了的事情吗?这段时间,泰熙会照顾我的胃的,所以佳人你不……不用担心。”

    “这样我就放心了,oppa,太晚了,我去睡觉了。”韩佳人抱了一下林安然,留下他一个人独自回了卧室。

    林安然愣愣了看了一眼沙发上的淡淡水渍,突然自嘲地笑了起来,原来自己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呀。

    直到脑袋被抱进了一对高耸之间,林安然闻着熟悉的香味才慢慢停下了让他肚子犯疼的笑容,“幸好你们和佳人不一样。我知道她是怕我去把延政勋干掉才这样说,她也太小看我了,如果我真的要延政勋死他也不会只是被送出国。我不明白,她是怎么在心底放下对我的爱的同时又装下对延政勋的愧疚的。我有时候很幼稚,我承认,因为我突然发现,我一直都没有完全看懂她,或许我也一直没有完全看懂你们。”

    抱着林安然的女孩心头一症,低头看了一眼已经睡熟了的林安然,不自觉地呢喃道:“oppa,我从来没对你隐瞒过什么,也没有在心里装下什么别的男人。”

    ……

    清晨,林安然按时醒了过来,可昨晚的癫狂让他的头脑还是有些不清醒,什么大被同眠,这种情节他早就没想过了,但好像出现在了昨夜的梦里。

    嗤笑一声,林安然刚想起床却发现自己正被几条粉臂给压住,而在看清楚它们的归属之后顿时愣住了:难道,昨晚不是做梦?

    ……

    餐桌上只有两个人,韩佳人去《坏男人》剧组报道了,李孝利和李思馨去ll公司上班,留下的是林安然和要照顾他的胃的金泰熙。

    早餐蛮简单的,豆浆油条,天朝式早餐,林安然咬了一口油条,随意地问道:“泰熙呀,昨晚……呜呜!”

    将手中的半根油条塞进林安然的嘴里后,金泰熙脸色绯红地瞪了林安然一眼,“昨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切都是做梦,知道吗?”

    “嗯,知道了,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做这样的美梦,真是让人怀念呀。泰熙,你说呢?”林安然努力吞下嘴里的油条,一脸的回味表情。

    金泰熙脸色一僵,慌乱地收起空盘子回了厨房。

    林安然笑了笑,也端着自己的空盘子跟进了厨房,没有发生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两人一起清理好餐具后,林安然在金泰熙的‘帮助’下整理好了衣着,坐上保姆车就去了剧组。

    韩佳人的事情,林安然准备暂时放到一边,不过以后得对延政勋好一点了,怎么说也是一个废人了,又在美国,他可不想韩佳人因为愧疚而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林安然不是没有想过意正言辞地指责韩佳人,可他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那么充足的立场,在这份感情上,他一直都是属于亏欠的一方,造成韩佳人现在这样的心理,他有不小的责任,所以,那就让已经没有用处的延政勋废物利用吧,让他在美国的疗养院里过得开心一点,想来到时候自家的佳人在看到延政勋的美好生活后也不会为此太过费心。

    林安然的手还包得跟粽子似的,因此今天也没有他的戏份,在一旁看戏的他也在被别人当戏看。

    终于,林安然忍不住将一直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的林允儿给拉到座位上,没好气地说道:“你再晃,我眼睛都要花了!”

    “哦。”林允儿应了一声,完全不似平时的活泼,欲言又止的表情看得人心里发痒。

    林安然揉了揉眉心,“是佳人的事情吧?要问什么就问,别这副表情,会让人误会我把你怎么样了的。”

    “oppa本来就把我怎么样了嘛,难道oppa想吃干抹净不认账?”林允儿嘟嚷着,但在林安然的‘怒’视中还是收起了这副表情,小声笑道,“oppa,要是有别的男人因为我而针对oppa你,你会怎么做呢?”

    “放心,别说因为你针对我,就是不针对我,只是单纯地打你的主意,我也会让他直接去见上帝的。”林安然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就是了嘛。”林允儿的小脸上布满了幸福的光泽,“那oppa为什么还要因为佳人欧尼的事情而烦心呢?oppa你本来就没有做错什么呀,只是佳人欧尼一时转不过弯来而已,等她想明白就好了呀。”

    “我也知道,可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爽呀。不过听允儿你这么一说,原来还有懂我的人,那我就很开心了。”林安然笑道,有些事情不是像林允儿这样单纯地用一种感情去判断的,因为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爱情。

    “其实欧尼们都很懂oppa的。”林允儿笑了笑,随后小脸有些泛红,小声说道,“oppa,听说昨晚泰熙欧尼和孝利欧尼是和某人一起睡的,也不知道某人是不是都乐得找不到北了。”

    林安然:“……”

    见林安然一脸的无语,林允儿的羞涩顿时消散了不少。回想了一下泫雅mèi mèi那份魅惑后,她试着抛了一个媚眼给林安然,“oppa,你觉得我怎么样?”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