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三 承载的梦想属于组合,而不是个人

作品:《娱乐韩娱

    &30475;&35498;&26368;&24555;&30340;&32178;&31449;&22312;&21738;&35023;&65311;&35531;&30331;&37636;&47;&65292;&25110;&32773;&30334;&24230;&25628;&32034;&38642;&20358;&38307;

    面对林安然的老师宣言,裴秀智只是咬着吸管,眼睛眨呀眨地望着他,一副我是小孩子、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看得林安然嘴角抽搐不止,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裴秀智也这样的……精灵古怪。

    对有好感的女孩,林安然的抵抗力是最低的,最后也只能任由这个女孩去了,反正他也没真的想做什么老师上,不论是裴秀智还是iu,他这个老师的称号都是很不称职的。

    见林安然一脸的无奈,裴秀智顿时收起了小可怜的表情,笑嘻嘻地跑到沙发旁边,非常‘孝顺’地帮林安然按起了肩膀。

    在外人眼中,裴秀智是林安然的弟子,不过她却一直把林安然当作oppa对待,如果不是有了金泫雅和sunny这两个被林安然认的mèi mèi,其实她是更乐意占据林安然mèi mèi这个身份的,毕竟她和林安然可是diàn huà兄妹呀——哪怕林安然不知道。

    林安然享受着裴秀智的àn mo,心情也好了不少,至于裴秀智怎么会学会àn mo这件事他是一点都不奇怪的,或者说他根本没想到去奇怪,因为他身边的女孩都会这项技能,如果有人不会那他才会去惊讶。

    觉得心头的郁闷消散了不少后,林安然这才开口说道:“秀智,有没有想过lo出道?”

    “么?”裴秀智惊讶地看着林安然,甚至差点将咖啡洒到林安然身上,还好她动作快,将方向强行扭转了。

    没好气地瞪了慌乱地收拾桌面的裴秀智一眼,林安然阻止了她的动作,“一会叫别人来收拾吧,你先听我说。”

    或许是明白了这一次谈话的重要性。裴秀智难得地很规矩地坐到林安然对面,让林安然有些感叹,果然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他才能够从裴秀智那儿找到做老师的尊严呀,果然还是忙内小贤更能满足一个老师的自尊感。

    轻咳一声,林安然正色道:“秀智。最近这段时间的磨合,有没有感觉到需要一直压抑自己?”

    裴秀智愣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笑道:“没有呀,oppa你从哪儿听来的,我和欧尼们相处的一直都很好,没有什么压抑的呀。”

    对于裴秀智偷换概念的话,林安然也没有点破,他已经从这个女孩的表情上知道了她的感觉,“秀智。你的形象很不错,甜美可爱,唱功和演技也让教你的老师们称赞不已,性格外向,发……”

    林安然很想继续说下去的,可终究是被裴秀智如星光般的目光给看得不自在起来,他还真的很难得因为一个女孩的目光而强制停下了话头,让他郁闷地给这个女孩额头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

    夸张地痛呼一声。裴秀智捂着额头,双眼中瞬间擒满了泪水。“oppa好讨厌,明明刚刚还在夸奖人家,现在却又弹人家额头,都弹红了,要是破了相怎么办呀?”

    林安然毫无形象地翻了一个白眼,无视了女孩泫然欲泣的表情。没好气地说道:“认真点,给你说正事呢。”

    “哦。”裴秀智应了一声,瞬间又变回了严肃认真的表情,就连眼中的眼泪都不知道哪儿去了,虽然单从这一点上说她的演技暴表不太写实。但说哭就哭这也是演员的高级技能了,值得称赞一声。

    林安然苦恼地揉了揉额头,他面对这种性格的女孩实在有些无力,如果是不认识的还好,直接走人就是了,可……算了,林安然觉得自己应该公事公办就好,“4ute知道吗?”

    “知道,oppa的mèi mèi金泫雅前辈在4ute里面。”裴秀智像小学生回答老师提问一般举手说道。

    林安然眉头跳了跳,终究是没有理会这个丫头的搞怪,继续问道:“还有呢,你对4ute的其它成员了解多少?”

    “额……oppa,我只知道4ute里面有金泫雅前辈,其它人我就不清楚了,好像她们和泫雅前辈比起来差太多了,毕竟泫雅前辈是oppa的mèi mèi嘛。”裴秀智害怕回答不上来林安然的问题而被处罚,连忙拐着弯讨好起来,她可没忘记以前跟林安然学唱歌的时候受到的‘虐待’。

    经历够多,林安然终于可以无视裴秀智的搞怪了,“这不能怪你,现在4ute在外界的形象就是这样的。泫雅一个人的光芒几乎盖住了整个4ute,队内的人气分布上,她一个人的粉丝几乎占据了4ute所有粉丝的一半还要多。知道4ute、知道金泫雅,却不知道4ute其它成员的人比比皆是,4ute都快被称为‘金泫雅和她的伴舞们’了。”

    说到这,林安然既为金泫雅感动骄傲,又为她感到担心,要不是金泫雅坚持,他早就让这丫头单飞了。

    裴秀智点了点头,表情终于认真了起来,“oppa,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和霏霏欧尼、孟佳欧尼、玟瑛欧尼的水准其实差不多,不会出xiàn jin泫雅前辈那样的处境的。而且我们可以有不同的发展方向,虽然在某一方面可能有差距,但都能够给组合带来足够的人气,不会出现某某和她的舞伴们的状况的。”

    傻丫头,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林安然叹了口气,“你坚持?”

    “是的,oppa。”裴秀智很是严肃地点头,随即有些怀念似地说道,“oppa,你不知道,当初如果没有霏霏欧尼、孟佳欧尼、玟瑛欧尼的帮助和开解,可能在我被jyp当作商品一样送到ll的时候,我就会离开娱乐圈、放弃当一个艺人的梦想了,不论将来我如何,我都会和她们一起走下去,我们有过约定,一起为梦想奋斗的,我们的梦想和未来已经连接到了一起,就算是oppa你也不能让我们放弃相互之间的承诺!”

    “你当你们是结婚呀!”林安然没好气地在之前的红印子上再来了一下,看着蹲地抱头叫疼的裴秀智,他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以后别一副严肃的表情,那可不是我认识的兔子。”

    “我要是兔子,那被我叫做oppa的男人不也是兔子了吗?”裴秀智见林安然没有安慰自己的意思,也就不装疼了,反正她和林安然都很了解对方的性格,如果对方不配合的话游戏根本进行不下去的,“oppa还有别的事吗?没事我就先回去了,欧尼她们会担心的。”

    “回去吧,好好练习,等有机会记得要抓住。”林安然点了点头,既然裴秀智决定了,就让她去走她选择的路吧。

    年轻是最大的本钱,也有犯错的资本。

    林安然最担心的事情,不是未来的issa被叫做‘裴秀智和她的小伙伴们’,而是害怕到时候裴秀智和王霏霏、孟佳、李玟瑛三人的感情像泫雅和她的队友们那般,从亲如姐妹到小有隔阂,再到形同陌路,那才是对裴秀智最大的伤害。

    不是林安然看不起这几个女孩之间的友情,而是身份不对等的情况下不可能有纯粹的友谊,就算强制下去,最终也会造成更大的伤害,金泫雅已经尝到了苦果,却还在坚持着,林安然其实很想让裴秀智在这件事上给他一个教训,也让他不会对金泫雅的坚持失去信心。而且就算裴秀智失败了,林安然愿意为裴秀智ti gong一个舔伤口的港湾——作为一个没有尽到职责的老师。

    “这样是不是对秀智太残忍了?她还只是个孩子。”李孝利在回到办公室后,也从林安然这儿听到了他的打算,不由得有些迟疑,毕竟是在她的照顾下成长到现在的女孩。

    林安然想了想,也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些不对,“是我的错,明知道这件事的可能后果,还有放任她们的心思。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给王霏霏、孟佳,还有李玟瑛三个女孩准备一些加强课程吧,别让她们落后秀智太远。”

    李孝利有些迟疑,“那三个女孩平时的课程已经很繁重和努力了,再加课程我怕她们会支持不住。”

    “孝利,之前你应该有试探过这几个女孩,看她们是不是有分开的打算,结果失败了吧?”见李孝利点头,林安然毫不意外,他已经从裴秀智的反应那儿猜到了结果,“既然她们不愿意放弃,那么就要承担‘坚持’这个词的压力,我们给她们机会,如果能够跟得上进度,那一切都好说,如果跟不上,那就在事情开始往最坏的情况上转变时直接结束吧。让秀智多怨我一点,也好过她到最后太伤心。”

    李孝利点了点头,既然工作的事情解决了,那就到私人的时间了,“oppa还真是心疼秀智呀,是不是准备给我们又加一个mèi mèi了?”

    “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秀智叫我几声oppa,没别的想法,你呀,别学西卡吃醋,不像你。”林安然没好气地说道。

    李孝利却是笑得很开心,有这样一个了解自己的男人陪伴一生,就算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也是可以接受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