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四章 sunny的真正属相

作品:《娱乐韩娱

    “呯!”

    “oppa你去死吧!”

    李思馨摔门而走,林安然诧异地看着被她一巴掌拍出震天响的桌面,研究了好半天,没有发现诸如‘深入桌面半尺的掌印’这类武侠的东西,终于是松了口气,还好以后不用面对不可反抗的家庭暴力。

    不过就是开个玩笑嘛,至于这样大的反应吗?

    林安然心中想了一下,没发现这段日子惹到了李思馨什么,便又开始计算起了另外一个日子,发现这几天正好是李思馨那位每个月都要来一次的亲戚过来探访日子后终于是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这丫头性子变恶劣了就好,如果只是这几天,他还是可以忍受了。

    为了不触李思馨的眉头,林安然也就没有追上去,而是打开了电脑。

    别误会,他这次可不是找sunny挑战游戏,而是为不久后的好日子准备了起来,他自认不是一个浪漫的人,就算是要另外制作一个粉红世界,也需要收集其他人的想法呀,要让他来想,肯定会让tiffany笑话的。

    于是,林安然到了韩国最大的论坛上开始发贴——当然不会去问安心,那会出大事的。

    ……

    许久没有见林安然追出来,李思馨恨恨地跺了跺脚,在心里将林安然扭成麻花后又心疼地将他复原,这才心情舒爽地去了李孝利的办公室。

    “欧尼,去yg那边商量刘仁娜的经济合约的人好像工作没做到位,我现在赶过去看一下。”李思馨见李孝利没什么太忙的事情,也就直接开口了。

    真不知道过去yg的工作人员是怎么搞的,很简单的事情,直接用钱把刘仁娜的经济合约买回来就是了,难道那么一点违约金她ll还付不起吗?结果还和yg的社长杨贤硕闹了起来,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

    “去吧。”李孝利倒没什么想法,反正现在ll公司的大部分事情都是李思馨在负责,她自己只要负责签字和大方向就是了。也没有因为这样而感觉自己的公司被别人抢了,反正都是一家人嘛,而且李孝利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很深的认识的,所以商业上的事情就交给李思馨就好了。同样是林安然的女人,也不用害怕公司大权旁落,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一切,都是因为有林安然在身后。

    看着李孝利脸上的笑容,李思馨撇了撇嘴。招呼了一声,见李孝利仍然没有回神,那脸上的甜蜜,让她一看就知道李孝利是在想林安然了。

    离开李孝利的办公室,李思馨带上关于刘仁娜的价值分析报告备份,带上两个助理,就赶去了yg公司。

    ……

    自家女人在忙碌,林安然也过得并不轻闲,这不,李思馨刚刚离开没多久。他就慌张地从办公室内走了出来,招呼上崔昌灿,就往家里赶去。

    还好林安然只是体验白领的生活,并不是真正的白领,否则肯定会被当作早退而扣工资的。

    坐在回家的车上,林安然拿起手机往sunny的手机号拨了过去,但得到的提示音仍然是:“您所拨打的用户说她不在fu wu区!”

    这当然不是韩国的通信固定流程,而是sunny刚刚设置的手机彩铃,而且是用她自己的声音设置的,让林安然感觉到了sunny满满的不满。

    这也只能怪林安然自己。谁让他忘记了昨天跟sunny的约定呢?

    明明是约好了今天下午在家用体感游戏一决胜负的,结果因为在《r》中闹腾了18个小时,又因为只睡了三个小时多点和与韩佳人之间关系解冻的事情,林安然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更郁闷的是,在刚刚接到sunny的diàn huà时,他还什么都没想起来,问sunny打diàn huà过来是做什么,实在是不知死呀。

    林安然收回手机,在刚刚的通话中。他可以明确地感觉到sunny的语气从开心瞬间转变成了恼怒,希望一会儿不会被捉弄吧。

    人一旦有了心事,时间就会过得特别慢。

    以前很快就过去的这段路程,在现在的林安然看来却是变得太过漫长了,尤其是当他看到家门口蹲着一个穿着t恤热裤、戴着墨镜、仿佛被遗弃的孩子似的sunny时,他的心变得更加不安了起来。

    “sunny?家里密码不是告诉你了吗,怎么不进去等我呢?”林安然蹲下身,柔声说道。

    sunny抬起头,眼中带着的幽怨化成实质,穿透了墨镜的镜片直到到达林安然的心底,“oppa都不在家,我怎么可以自己进去呢?”

    明明是很守礼貌的一句话,却让林安然尴尬了起来,因为sunny从来都不是这样‘古板’的女孩,这从她给林安然设置的彩铃就能看得出来,那么,现在很明显,捉弄开始了。

    林安然本以为sunny的捉弄会接连不断,而他因为理亏也做好了接受这些捉弄的准备,但让他奇怪的是,sunny意外地没有做出任何捉弄人的行为,反而像是一个最礼貌的mèi mèi到哥哥家做客一般,让林安然一阵不自在。

    没办法,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后,林安然就带着sunny去了二楼的游戏室,在他想来,进到体感游戏室后,sunny应该就会恢复正常了。

    林安然的想法没错,sunny一进到体感游戏室后的确是恢复了正常,至少是在对游戏的兴趣方面。

    “oppa,给。”将一块网球拍塞到林安然的手里,sunny又开始挥动自己手中的网球拍练习了起来。

    有一段时间没玩体感游戏了,sunny要先找一下手感,免得一会儿被林安然赢了,那可不是她想看到的。

    见sunny选了这个游戏做为比赛内容,林安然不由得想到了半年多前sunny第一次过来玩这个游戏的时候,那时的sunny因为准备不足,结果也闹出了一些尴尬,而今天,好像也是有些麻烦呀。

    林安然眼神飘向sunny的胸前,他绝对不是在感叹sunny的好身材,而是在担心sunny在大量运动后的汗水会不会又让这身薄薄的t恤走光。

    sunny正在认真练习着,却感觉到了林安然的目光,便猛地拉住衣领,跳到一边,警惕地看着林安然,“oppa,你刚刚在看什么?”

    sunny的t恤是紧身的,在被她拉住了衣领后,下摆处便露出了一小段洁白的腰肢,让林安然……咳咳!林安然轻咳了两声,没好气地上前敲了敲sunny的小脑袋,“oppa还会占你的便宜不成?”

    林安然抬手在sunny头顶划了划,然后放到自己肩膀往下一点的位置,这才叹着气说道:“我是在想,你这么矮的个子,以后也要找个矮点的男朋友才行呀!”

    sunny的小脸瞬间涨得通红,刚刚被林安然偷看时的羞涩也完全转化成了愤怒的催化剂,被提到矮个子这样的致使打击点,哪怕是林安然也是不能饶恕的!

    “呀!松口!松口!你是属狗的吗?”林安然都快哭了,这算个什么事呀,就因为说错一句话,就又被一个女孩给咬了?

    “哼哼”

    哼唧了两声,sunny不但没有松口,反而是咬得更重了,直到一股子血腥味传进了口中,才让她怔怔地松了开来。

    “sunny!你……”林安然看着手背上那正在冒血的牙印,很是愤怒,想要教训一下这个不知进退的女孩,但所有的话却被眼前这个看着他流泪的面孔给堵了回去,而心中的愤怒也像是冰块碰见烈日的阳光一般,消融殆尽。

    ……

    伤口处理好了,sunny帮着林安然包扎好伤口,然后还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林安然抬手看了一下手背上这个蝴蝶结,哭笑不得,看来等sunny离开后,还得自己另外包扎一下,不然肯定会被李孝利她们嘲笑的,而且误会了自己与sunny的关系就不好了。

    “oppa,米阿内哟。”sunny低着头,不敢看林安然,显然对于刚刚的事情也很是愧疚。

    林安然不在意地挥了挥手,虽然还有些疼,但他却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很轻松地笑道:“没事,oppa身体好着呢。不过,今天的游戏可能要延后了。”

    林安然自认为是戳到了sunny的伤口,才会让sunny做出这样过激的行为,所以也就没有太在意自己手上这个伤口了,流血的教训才是刻骨铭心嘛,反正他现在已经想好了,只要不是自己的女人,一定不会开那些过火的玩笑。

    就像这一次,明知道身高是sunny的敏感点还拿身高开玩笑的事情,林安然是不会再发生了。

    sunny目光在沙发上游离着,最后想不出说些什么,而用来待在这儿的借口——体感游戏比赛,也没办法施行,她也只能告辞道:“oppa,如果没事我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