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一章 不完整的城堡

作品:《娱乐韩娱

    粉红色的城堡中,公主落寞地靠着房门坐着,手中紧紧地拽着那只已经被戴在胸前一年多的q版水晶狮子吊坠,原本面对王子时死死克制住的泪水终于是掉落了下来,划过脸颊、划过嘴角,最后滴落在地板上,像是一颗破碎的水晶般四散无影。

    门外,林安然安静地站着,脸上带着些许的迷茫。

    自己又幼稚了吗?

    可自己不是因为害怕tiffany在未来后悔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吗?而且,他除了拒绝今晚留在这儿外,也没有说什么伤人的话呀?

    想到关门时tiffany眼中的神情,林安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心里的感受,而房门后传来的tiffany的低泣声却让他明白这种感受叫做心如刀割。

    ……

    许久过后,tiffany撑着墙缓缓站了起来,走到窗口往下望去,原本待在那儿的保姆车已经消失不见了,看来林安然是已经离开了。

    惨笑一声,tiffany回望了一下这幢原本让她欣喜若狂的粉红色城堡,突然觉得,仿佛粉色也不再像以前那般耀眼了一般。

    卧室也是全粉色的,或许普通人会感到审美疲劳,但在几分钟之前的tiffany看来,这却是世界上最美的布置。

    躺在粉色的公主床上,tiffany全身紧紧地缩在一起,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般,再一次发出了抽泣的低音。

    tiffany是萌,是经常出神发呆傻笑,但她不傻,林安然这段时间以来对她的态度很明显是哥哥对mèi mèi的态度,只是她一直都忽略了一般,她告诉自己:她在林安然的家里拥有一间只有他的女人才能够拥有的房间,她告诉自己:林安然会在生日这一天给自己一个惊喜,她告诉自己……

    tiffany对于男女之事并不是太过执著。她执著的是林安然的态度,如果今晚林安然的拒绝不是那样的坚定、拒绝时脸上的表情不是那样坦然,她还能够微笑着送林安然离开,然而这一切似乎都不像想像中那般。

    公主住进了城堡。然后王子却不见了!

    ……

    林安然不知道tiffany的期待、更不知道tiffany在某人的话音中对这个生日已经有了非常大的期待,只知道自己又莫名其妙地伤害了tiffany,这让他有些抓狂。

    林安然更不知道他完美的演技才是tiffany那样悲伤的罪魁祸首,他只知道现在需要发泄。

    “嗡”

    “出事了?这哥还真不消停呀,看样子是准备用保姆车飙车?”崔昌灿脸上浮现出一个囧字。

    一分钟左右。一辆黑色的现代车停到崔昌灿的面前,他坐了进去,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变成了重未出现在普通rén miàn前时的冷漠,“少爷用保姆车飙车去了,赶紧跟上去。”

    车内三男两女,原本冷漠的脸都有了一些抽搐。

    ……

    用保姆车在午夜12点的首尔街头逛奔,还真的是一种特殊的体验,不少被吓到的深夜司机大声怒骂,甚至还有交警要驱车追赶。但很快都消声匿迹了,独留下一个保姆车飙车的传说。

    过了一年仍然守在深夜岗位的交警乙目瞪口待地看着从眼前‘慢悠悠’跑过去的保姆车,内心悲愤不已。

    “大晚上的别吵了好不好?”同样没能离开这个岗位的交警甲揉着眼睛从交警亭内走了出来,被人吵醒的滋味很不好受,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大晚上的又来飙车,就像去年的那个混蛋一样,扰人清静。

    交警乙回过头,认真地说道:“我决定了,明天准备向上面申请调回白天的岗位。”

    破灭了,车神之梦破灭了。在看到记忆中车神开着一辆保姆车‘慢悠悠’地在路上跑时,交警乙像是一瞬间成熟了好几岁一般,再也不会为一个曾经的梦而执著了。

    交警甲愣了一下,随即满脸热泪。

    这个混蛋终于想通了。要不是这个混蛋,他早就不用守在晚上这个破位置了,昼夜颠倒,连女朋友都跑了。

    整理一下衣服,交警甲笑道:“刚刚是有人飙车吧?准备一下,我们去把他抓回来!”

    交警乙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浮现出坚毅的表情,“好!”

    然而就在交警甲、乙准备好后,一辆黑色的现代却阻住了他们前去lán jié的去路。

    ……

    保姆车终究是保姆车,就算提大最大时速,也没能把林安然心中的郁郁之气消散干净。

    去夜店?

    靠着保姆车的车门,林安然看着前方奔涌而过的汉江,心情烦躁不已。

    摸了摸兜,林安然这才想起,因为泰妍的原因,他已经戒烟一年多了,而且还没有复发的痕迹,身上怎么可能带着烟?可今晚好像要破了呢。

    回保姆车内的驾驶位上,林安然果然找到了一包香烟,熟练地抽出一支放进嘴里,点火……

    “咳咳!”

    “该死!”林安然吐掉口中的香烟,更是把手中那包香烟直接扔进了汉江里。

    果然已经深入灵魂了呀!

    林安然终于将侵入肺内的烟火味驱逐殆尽,脑海中闪过泰妍的笑脸。

    =不远处的现代车内,崔昌灿一脸的哭丧,那包烟可是他花了半个月工资买的内贡香烟中的一包呀,就这样被扔掉了,要不是罪魁祸首是林安然,他肯定会上去拼命的。=

    抽烟没办法,那只能去喝酒了。

    林安然回了保姆车上,开车离开,他不准备去夜店,这会让他更加烦闷,因为那会让他想起曾经最喜欢和他一起去夜店的tiffany。

    其实现在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回‘粉色城堡’那边,把tiffany那啥了,可林安然却突然有些害怕了,一份感情拖得太久没有结果,终究会变成负累,就算是林安然也一样无法避免。

    来到林氏半日咖啡厅,林安然没有去二楼的粉色世界,而是从柜台里找出几瓶藏酒,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咖啡厅内喝了起来。

    林安然此时已经失去了平日的警惕,或者在他心里,这儿根本用不到太多的警惕心吧,毕竟是在自己的家里,所以他并没有发现,在二楼楼梯口,一身粉色睡衣的krystal正一脸惊讶地看着喝闷酒的他。

    krystal是真的惊讶呀,她回到首尔后,本来是给林安然打diàn huà,想和他在一起述说这段时间在新西兰时的经历的,可林安然的diàn huà一直关机,她只能把diàn huà打给了自家亲姐姐:jessica。

    然后……

    krystal就郁闷了,好吧,今天是tiffany的生日,林安然要陪tiffany,她也算知道林安然为什么会不支自己的机了,原来是有好事呀,她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可是咬牙切齿的,想到又一个少女时代的姐姐要走到自己的前面,她就有些牙疼。

    明明是自己最先认识林安然的呀,可从允儿开始,秀英、jessica、泰妍,一个又一个姐姐领先她走进了林安然的心底,现在连tiffany也是这样,krystal很生气,可生气归生气,她也不会去阻拦什么的——才不是因为找不到林安然和tiffany约会地点的原因。

    知道jessica今晚要在宿舍睡,krystal也就要了粉红世界的钥匙过来‘看店’了,现在她和jessica之间已经完全和解了,只是口头的称呼依然改不过来而已。

    所以,krystal今晚便在这儿住下了,她可不要回宿舍去被姐妹们嘲笑。

    因为口渴而起来找水喝的krystal在听到楼下的动静后,还以为是有贼呢,那根刚刚被扔到身后不远处的棒球棒就是明证。

    ‘oppa今晚不是应该在陪帕尼欧尼吗?难道是吵架了?’

    krystal心中疑惑,但却并没有上前安慰林安然,这也是因为她只能看到林安然在喝东西,而不知道林安然是在喝酒——已经对这家咖啡厅不太了解的她是不知道一楼居然也会有酒的。

    等oppa上来吧。

    krystal如此想着,就靠在二楼的楼梯口坐下,双眼直直地盯着林安然,可白天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带来的疲惫感觉实在太重了,她最终没能等到林安然上楼时给他一个‘惊喜’,就这样坐在楼梯口睡了过去。

    ……

    林安然的酒量很不错,但也经不住空腹喝下好几瓶,而且还是接连不断地喝下去的。还好他知道不能睡在一楼,所以意识有些迷糊的他便摇摇晃晃地朝二楼走去,然后缩成一团的krystal挡住了他的去路。

    西卡?

    林安然摇了摇头,还没有完全醉的心里自嘲地笑了起来,看来又让心爱的人担心了呢。

    一把将女孩抱了起来,林安然并没有注意到怀中女孩与jessica的差别,也没有注意到怀中的女孩已经因为他的动作而醒了过来,只是迷迷糊糊地越过开着的房门走了进去,用脚关shàng mén后,就直接走进了卧室。

    将自己和女孩一起重重地摔在了床上,听着女孩的娇吟声,林安然被酒精迷糊的心一热,大手就熟练地伸进了女孩的睡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