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二章 梦境外的真实

作品:《娱乐韩娱

    喝醉的人一般是不会做梦的,因为被酒精麻痹了神经的他们会被强制带入深层次的睡眠中,哪怕是身体做出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只是身体的本能与条件反射,大脑是不会留下记忆的,但凡事总有例外。

    林安然记得自己喝醉了,也记得上楼时抱住了在楼梯上睡着的‘jessica’,更是记得他做了什么,只是梦境终究是有意外的,因为在这个梦里,他有那么不短的时间觉得这个女孩是林允儿,还好当时他的大脑没有足够的思考能力,否则很可能停下当时的动作来问林允儿为什么会到这儿来的,关于他的女人们之间的某些没有说出口的协议,他也是知道一点的。

    还有许多不靠谱的记忆,比如‘jessica’好像是第一次一般,林安然虽然没有感觉到女孩的反抗,但背上却也有些火辣辣的,那是女孩因为疼痛而在他背上留下的痕迹。

    这或许就是林安然能够在酒醉后还能清醒那么一小会儿的原因吧,可林安然宁愿自己没有清醒那么一小会儿。

    无论何时都不会迟到的生物钟将林安然从睡梦中叫醒,感觉着怀里柔软的娇躯,他并没有立刻睁开眼睛,而是快速地思索了起来。他记得昨晚他的动作可是很粗鲁的,而且他记得‘jessica’叫疼求饶时他都没有停下来……

    在床上,林安然并不害怕jessica,当然,不在床上也不怕,可总归是要给对方足够的尊重嘛。

    深吸一口气,林安然已经做好了被jessica责难的准备。不但喝得醉醺醺的,昨晚更是那样粗鲁,真的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然而当他睁开眼,满怀歉意地看向怀中的女孩时,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

    ……

    krystal,不。应该是郑秀晶,郑秀晶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跑到了姐姐jessica的粉红世界里,碰到了喝醉的林安然,然后被林安然折腾了一晚上,在这个梦里,她终于体会到了林安然那人鱼线的威力。

    身体从最开始被撕裂一般的疼痛、到疼到麻木时的异样、再到最后从没有体会过的舒服,郑秀晶觉得这是她做过的最真实的一个梦了,就仿佛。仿佛是真的一般。

    意识终于回到了身体里,郑秀晶抖了抖眼皮,但却并没有立刻睁开,因为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了一般酥软无力,而下身更是疼痛不堪,难道……昨晚的一幕幕终于开始在脑海中回放,从找水喝时看到林安然在一楼喝酒、到自己被一身酒气的林安然抱进了卧室,从胸前的酥软第一次被别的男人握住、到一根火热仿佛穿刺一般冲进了自己的身体。从……

    郑秀晶能够感觉到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在抱着自己,更能够感觉到有一道复杂的视线正直直地盯在自己的脸上。昨夜种种,让她的小脸瞬间变得通红起来,也更让她不敢睁开眼睛,而脑海里更是回忆起了被疯狂的林安然折腾得不堪求饶的自己,想到最后自己被一道冲进身体中的滚烫弄得昏过去的场景,想到……

    “小水晶。还不醒过来吗?”

    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让郑秀晶知道自己没办法再装鸵鸟了,反正是要面对的,而且这种事她早就有过了准备,只是昨夜那种情景有些让她遗憾而已。

    缓缓睁开眼。郑秀晶微微抬头,便引上那两道让她沉醉的目光。

    终于,不用再抱着林安然的人偶了!

    原本以为会慌乱、以为会逃避,但在看到林安然时,郑秀晶却只是微微一笑,然后紧紧地回抱住了林安然。

    ……

    第一次过后的女孩是需要补血的,只是当一道道补血的食物摆到郑秀晶身前时,已经是下午十分了。

    这个时间的女孩心里终是会不安的,林安然不可能丢下郑秀晶离开,哪怕只是在同一栋房子里的不同房间,所以他是在把身体仍然有些疲惫的郑秀晶哄睡着后才去的厨房,才给自己从昨晚开始就一直空荡荡的肚子补充能量,才给郑秀晶准备她醒来时的食物。

    “oppa,喂我。”郑秀晶小脸还有些红扑扑的,但却仍然能够勇敢地跟林安然对视,郑家女孩从来都不是扭扭捏捏的性子。

    “好。”林安然笑了笑,开始给小水晶喂食。

    楼下的一楼餐厅已经营业了,郑秀晶也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再次和林安然相处更长时间的借口,反正手机已经关了,也不怕宋茜她们打diàn huà过来‘嘲笑’自己,而且她们也不可能知道自己昨晚已经、已经……

    吃完今天的第一顿饭,躺在沙发上、枕着林安然的大腿看着无聊电视剧、享受着林安然温暖大手顺毛的郑秀晶再次脸红了。

    这样的画面,郑秀晶也憧憬过许多次,但她更希望能够跟着林安然去外面玩,比如一起去新西兰,在那边拍摄了几个月,虽然更多的时间是在工作,但她也已经被那儿的风景征服了,她更想要和林安然一起去看看爱琴海,还有林安然跟jessica‘求婚’时用到的许愿池的原型看看,还有还有……

    想到到时的场景,郑秀晶兴奋地爬了起来,开心地跟林安然说出了自己的希望。

    林安然愣住了,不是无法应允郑秀晶的要求,而是从他的这个角度,刚好能够从郑秀晶那宽松的睡衣领口望进去,看到那片诱人的雪腻与两点嫣红,早就久经战阵的他当然不会这样单纯的被you huo住,而是因为这一片风景是属于他的女人的,在自己的女rén miàn前,林安然抵抗you huo力的抗性实在有些低。

    郑秀晶很快便发现了林安然的异样,虽然有些羞涩,但她并没有如普通女孩那般捂住领口大叫sè láng,而是就保持着这样的仰望的姿势,很快,耳根也跟着红了起来,当然不是因为体力的原因。

    昨夜种种一次又一次地在郑秀晶脑海中回放,虽然刚开始有些疼,而林安然也因为醉酒很是粗鲁,但此时的郑秀晶却发现自己居然有一点舍不得那种感觉,因为林安然的原因,她早就知道这种事也就第一次会有疼痛的感觉,以后除了……就只会剩下舒服的感觉,而且是和心爱的一起,又有何不可呢?

    少女食髓知味,再加上爱情的诱因,当然会对那种感觉念念不忘,哪怕下身仍然有些疼痛,也早就被郑秀晶抛到了九宵云外去了。

    看着郑秀晶的表情,林安然轻咳了一声,把这个女孩抱进怀里,却让女孩失望地没有了进一点的动作,他很清楚,郑秀晶至少需要休息上几天,才能够完全恢复伤势,不然……咳咳,所以就算有些怀念郑秀晶的味道的他也没有进一步地索取。

    “后天我的diàn ying首映式结束后,我带你去天朝玩吧,新西兰、爱琴海、罗马许愿池,以后再去好不好?”

    “去oppa的家乡吗?”郑秀晶心底的失望很快消散不见了,开心地问道。

    家?

    林安然心中叹了口气,脸上却笑容不减地答道:“算是吧。”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后,郑秀晶又缩回了林安然的怀里,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不过……“oppa,昨晚我给你打diàn huà的时候提示是关机,不会oppa你把我拉进黑名单了吧?”

    好吧,果然和jessica是亲姐妹,这才刚刚正式成为自己的女人,就开始抓自己的小辫子了。

    林安然苦笑了一声,答道:“昨晚在给帕尼过生日,所以把手机关机了,现在也还没开机呢。”

    想到昨晚的tiffany的眼神和低泣声,林安然心底有些愧疚,他知道去天朝的决定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想要逃避tiffany,没错,就是逃避,这也是继李孝利和韩佳人之后第三个让他有逃避的想法的女孩。

    可李孝利和韩佳人的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么tiffany呢?

    “oppa昨晚为什么会回来喝闷酒呢?”郑秀晶抬起头,却不待林安然回答笑道,“oppa还是不要告诉我了,反正oppa的欧尼们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就好了,只要我知道自己已经是oppa的女人就好了。”

    林安然眼中闪过一丝欣慰,抱着怀中女孩的双手更加紧了。

    不是他不想跟郑秀晶说他与tiffany的事情,而是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说,更不知道在他说出全部后,郑秀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因为之前他在对待tiffany的事情上和对待郑秀晶的态度其实是差不多的,如果不是昨晚的意外……

    想到意外,林安然头疼了。

    ……

    将一直嚷着要回宿舍的郑秀晶送回宿舍后,林安然将jessica约了出来。

    同样是在林氏半日咖啡厅的二楼,粉色的灯光下,jessica看着殷勤地泡茶并送到自己手上的林安然,抿嘴不语。

    ps:谢谢 念断罪 的月票!谢谢 0330ya 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