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九章 乐不思韩

作品:《娱乐韩娱

    鹭岛的菜色在天朝八大菜系之一的闽菜中也是代表作,兼带宝岛、潮汕风味,创出清、鲜、淡、脆、略带的独特风味,尤以生锈海鲜、仿古药膳、普陀素菜、风味小吃著称。『≤

    林安然带着郑秀晶出门,并没有去某某高级饭店、某某星级酒店用餐,而是到风味小吃街,和拥挤的游客们一起在路边摊享受了起来。

    郑秀晶很满意这样的环境,或者说只要和林安然在一起,什么样的环境她都不在介意,何况是与平时不一样的热闹场面,要知道她们在韩国如果敢这样跑大街上去,肯定分分钟被围观,就跟动物园里的大马猴似的,哪能像现在这样,毫无顾忌地跟心爱的一起吃着美味的小吃、一边体会与韩国不一样的风景特色呀!

    面线糊、沙茶面、土笋冻、海蛎煎、炸五香、花生汤、烧肉粽等等等等,郑秀晶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花了,而且也很后悔没有一个能够堪比无底洞的食物。

    站在海蛎煎的小摊前,郑秀晶一边揉着已经没了空间、很是泛涨的小肚肚,一边可怜兮兮地看着林安然。

    此时郑秀晶和林安然早已没了艺人出行三件套,都是一副普通的天朝小情侣打扮,这倒比之前戴着墨镜时平常多了,也没被人当奇怪的生物一般看待,甚至有觉得他们是韩国某个明星、觉得眼熟的人在看到他们这样坦荡后也只觉得是明星脸,毕竟林安然的fx现在都在韩国嘛,要是现在能在天朝的海滨城市逛夜市,那才叫见鬼了。

    带着海蛎煎的打包袋,林安然看了一眼脸上带着苦色的郑秀晶,心中松了口气。

    以前。林安然很多时候都会觉得郑秀晶是林允儿和jessica的合体版本,jessica的脾气和与林允儿七分相似的小脸都在证明着他的想法,如果不是郑秀晶的体力值远超jessica、胃口更是差林允儿十万八千里,他都要以为郑秀晶的jessica和林允儿的孩子了一个冷笑话。

    “oppa,我走不动了。”郑秀晶拉了拉林安然的手,单薄t恤下的柔嫩双峰不经意地划过林安然的胳膊。

    “呯!”

    “别学别人sè you。oppa我可是个正人君子。”林安然揉了揉手指,仿佛刚刚敲郑秀晶的脑袋时敲得泛疼了一般。

    郑秀晶气鼓鼓地看着林安然,也不装柔弱了,“oppa,背我,不然我不走了!哼!”

    林安然翻了个白眼,却没有和这个小丫头一般见识,蹲下来的那一刹那,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受虐倾向。明明是měi nusè you不要,反而是被恶生恶气地对待才会满意,不会是真的吧?

    直到郑秀晶趴到他的背上发出幸福的笑声后,林安然才明白过来,他并没有什么受虐倾向,不然不会等到郑秀晶这儿才被发现,他只是觉得有些亏欠这个女孩而已,毕竟只是一个16岁的小女孩。

    咳咳。林安然也觉得自己实在太禽兽了,但意外都发生了。他可不是什么推脱责任的男人,以后给这个女孩更多的一点关心就是了。

    吃饱喝足,又散了步消了食,也是该睡觉的时候了,几个小时的飞机虽然不是什么累人的huo dong,但精神损耗还是有些大呀。

    然而郑秀晶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看着近在眼前的林安然,她突然无声地笑了起来,原来这个味道就是幸福,和相爱的一起逛街、一起打闹、一起起床、一起睡觉,就是小小的郑秀晶心中的幸福。可唯一有些不足的是……

    低着看了一眼不大不小的双峰,郑秀晶微微皱起了眉头。

    初食禁果的小女孩总是有着更多的渴望,原本以为以林安然的‘好色’程度,今晚肯定是会好好折腾她一翻的,可回到别墅后才发现,这个混蛋居然自己睡着了!

    实在是不把郑秀晶当女人看呀!

    可恶!

    联想到之前林安然像对待小孩子一般对待自己,郑秀晶顿时恶从胆边生,怒从心头涌,洁白柔嫩的小手伸向了林安然的小兄弟,在把握住这个小兄弟的刹那,郑秀晶顿时惊呆了。

    虽然没有看到,但她也大约估摸出了个尺寸,实在是……那天晚上就是这样一根大家伙在、在自己身体里那样这样再那样吗?

    想到自己现在还能好好地活着,郑秀晶感觉实在是老天有眼呀。

    心里有些害怕,但却又不甘心这么退缩,郑秀晶一时愣在了当场,上还不是不上,这是一个问题,you huo还是睡觉,这更是一个生活中的头等大事,到底……该怎么办呢?

    如果是平时,郑秀晶在思考问题时,只要过于深入就会陷入出神模式,也就是俗称的发呆,然而此时却打破了她的习惯,原因只在于她手中的那位小兄弟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内又变大了那么一圈,她是彻底的震惊了,想到这根坏家伙从自己那儿进入身体中,她就有些不寒而栗,至于那晚的美妙感觉,她是选择性地忽略了。

    只是有些事情不是想躲就能躲的,就在她刚刚把小手收回来的时候,头顶上就传来了林安然略带沙哑的声音:“小水晶,你在做什么?”

    看样子火气很重呀!

    突兀的念头从脑中闪过,郑秀晶一把拉过薄薄的被单把自己包了个严实,声音嗡嗡的,“没、没做什么!oppa快睡觉吧,天太晚了,不然明天会没精神的!”

    林安然无语地低下头,身下的小兄弟已经被郑秀晶的柔嫩小手给弄得意气风华,刚刚他倒是觉得郑秀晶身体可能没有完全恢复、努力想要就这样睡着的,可现在你叫他怎么睡?

    开玩笑呢!

    林安然轻轻拉了拉郑秀晶身上的被单,却只惹得里边的小精灵把被单拉得更紧。

    ‘呵,还解决不了这个小丫头片子了?’

    林安然轻笑一声,既然郑秀晶敢挑衅自己,而经过四天,相信初次带来的伤痛应该已经恢复了,那么他就不客气了。

    一把将这薄薄的被单扯开,林安然翻身压到郑秀晶的身上,小兄弟更是隔着睡衣顶着那一处湿润,“小水晶,oppa睡不着怎么办?”

    “睡不着躺着数山羊。”郑秀晶双眼乱飘,提出了一个中肯的建议,完全没有一丝认错的表现,好像刚刚那个大胆的女孩不是她一般。

    “呵!”轻笑一声,林安然低下头在女孩的耳边说道,“其实oppa是觉得饿了,我想吃点宵夜,不然数多少羊都会睡不着的。”

    “是吗?那我去给oppa做饭吧!”郑秀晶认真地说道,如果不看她那通红的小脸,还真像那么一回事。扭了扭身子,见林安然不但没有放自己起来,反而是压得更紧了后,被征服的感觉涌上心头,郑秀晶却并没有就此妥协,实在是那个坏家伙的东西给她的震慑力实在太大了,她现在还没想明天四天前的那个晚上她是怎么承受下来了,难怪那一次之后会那么疼,“oppa,你太重了,压得我不舒服。”

    “是吗?放心,很快oppa就会让我们小水晶舒舒服服的。”

    不待郑秀晶回答,林安然便低下头吻住了那张诱人的红唇,更是在女孩的‘呜呜’声中,很快将女孩身上那单薄的睡裙清除了个干净,而此时的郑秀晶已经在林安然的吻和在自己的小白兔上抚弄的双手给弄得迷失了。

    当她勉强恢复了一点清醒感觉的时候,才感觉到身下正被一根火热的东西给顶住,顿时害怕地颤声道:“oppa,别、不要,这么大进去,小水晶会死掉的,不……啊!……”

    女人是水做的,所以都有很大的包容性,郑秀晶最终发现,那个大得让她有些恐惧的坏家伙并没有让她死掉,反而在轻微的刺痛过后带来了更加刺激、舒服的感觉,然而这只是暂时的,在被林安然翻来覆去地折腾了不知道多久后,她才发现自己真的要死掉了。

    “op……oppa,小水晶、小水晶真的要……啊……”

    粗重的喘息声在一声高吭的声后终于结束,原本因为害羞而躲进了云层中的月亮也出来散发自己的光芒,而林安然则紧紧地抱着昏睡过去的郑秀晶,心情舒畅地也睡了过去。

    ……

    郑秀晶感觉很幸福,她本以为林安然来天朝总有那么一些事情要做,却没想到他是一整天一整天地陪着自己,不论是看无聊的肥皂剧,还是到海边枯坐上一下午,又或者只是到夜市里吃一点便宜的风味小吃,都让她感觉到是生活在浓浓的幸福中。

    如果是普通的女孩,肯定会把这样的日子尽可能地延长,然而郑秀晶并不是,而林安然也不是普通的男人,他拥有的女人也不止郑秀晶一个,而且她的心里对林安然这次来天朝也有了一些明悟。

    又是疯狂了一夜后的清晨,郑秀晶靠在林安然的怀里,喃喃道:“oppa,你没有定回韩国的机票,是想等到少女时代的前辈们去ri běn发展了才回韩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