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六章 脸色

作品:《娱乐韩娱

    心中失落,但并不代表着yuri对林安然有什么特别的心思。

    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对于男人的第一印象往往代表着她们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这个男人的基本论调,就像yuri对林安然的触感一样,哪怕这个‘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长到了几近两年的程度,但不可否认的是,yuri对于林安然的看法依然是一个玩弄人心的少爷,如果不是队伍里那几个姐妹对林安然的感情实在太重、而林安然对她的这些姐妹在除了单一的爱情以外几乎做到了常人能够做到的极致,她肯定会阻止队伍中那些姐妹们和林安然接触,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看着tiffany因为林安然而变了一个人、看着sunny每天沉迷在和林安然的游戏中不可自拔,更不会让泰妍、允儿、秀英、jessica把心全部放在林安然身上。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又让她在此时感到失落呢?

    或许是女人的独特感吧。

    无论林安然的私生活如何,他的出色、他比起同龄人甚至是不少前辈都要出彩的能力,让哪怕对他很是厌恶的yuri也不想被他看到自己丢人的一面,而刚刚被以刘在石为首的八位runngan办了一个隐藏shè xiàng机,还弄得自己有些精神失常,居然学起了白头鲸的叫声她自己认为那是,最最可恶的是,这一幕还被林安然看到了。

    如果林安然上来嘲讽她一下,yuri或许会生气,但却并不会失落,因为那代表着她身女人的优秀也依然被同样优秀无比的林安然看在眼里,从侧面证明她的存在,可林安然除了和她礼貌地打下招呼外,根本找不出一点有失礼貌的地方,仿佛她只是一个路人一般。

    看着和刘在石、金钟国谈笑风声的林安然,yuri恨恨地咬了咬牙。就算她再怎么样,也是泰妍她们的好姐妹,这个混蛋要不要这样无视她呀?

    要不要给泰妍她们说一下林安然的坏话?

    这个想法刚刚冒出却被yuri给抛到了脑后,因为泰妍她们对林安然的感情她看得很清楚。这样去说林安然的坏话,不但不会给林安然造成麻烦,反而会让这些和林安然在一起后世界观就扭曲了的女人认为她也脑袋抽风喜欢上林安然了。

    真是……气死了!

    以往碰到林安然的时候都是和姐妹们在一起的时候,那时被林安然无视还说得过去,毕竟有泰妍、允儿、秀英、jessica和tiffany在嘛。就连sunny和徐贤都和林安然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整个少女时代中也就只有她和舞后金孝渊与林安然关系说不上亲近,可现在呢?除了刘在石和金钟国以外,应该就只有自己和这个混蛋的关系最亲近了吧?为什么这个混蛋能够和gary、haha、池石镇这些只合作过一次的综艺前辈聊得那么开心,反而是和自己这个真实意义上的大/小姨子这样礼貌、生疏?

    “yurixi,还在生气吗?米阿内,刚刚也是为了节目流程,希望你不要介意。”宋智孝坐到yuri身边,顺手将一罐功能饮料递了过去。

    yuri连忙接过饮料,礼貌地回答道:“前辈。没有啦,我知道这些都是节目组设置的游戏流程,而且隐藏shè xiàng机,我和队伍中的姐妹们也经常玩的,没有关系的。”

    “这就好,要是被人气天团少女时代的yuri误会了,ne们可是会让我们好看的呀!嗯,叫前辈什么的太见外了,叫我欧尼吧!”宋智孝笑道。

    “内!智孝欧尼,叫我yuri就好了。”yuri笑道。在林安然那儿受到的冷淡林安然要哭了,他可是知道yuri不待见他,才会这样的,而且他对yuri也说不上冷淡呀。完完全全的礼貌,礼貌到不能再礼貌了也消散了不少,虽然没办法完全抵消,但也足够让她把放在林安然身上的注意力收回大半来和身边的宋智孝开心地聊天了。

    女人的友谊就是这样神奇,虽然刚刚才认识,虽然刚刚还是隐藏shè xiàng机的内外两方。虽然年龄差了八年,但一小会儿的时间,两人就已经聊得火热,而yuri也已经完全将林安然抛出了脑海,和身边经验多多的宋智孝聊起了时尚、化妆品还有休假时的最佳选择地点。

    另外一边,感觉到yuri那针刺般的目光终于从自己身上挪开,林安然大大地松了口气,心里暗暗决定,以后要去综艺节目探班的时候,一定要打听清楚是谁来做嘉宾,不然真的要了老命了。

    知道林安然是来找刘在石的,gary、haha、池石镇等人聊了一会儿就离开了,而金钟国也在和林安然定好下一次一起组团去健身房、并且要叫上张赫的计划后也离开了,留下刘在石和林安然在这空荡荡的shoppgall的休闲椅上坐着。

    “快说吧,今晚来找我什么事,我这边还要录制《r》呢,也就是你来了,要是别人,《r》才不会给这么大的面子,居然单独留出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刘在石有些埋怨地说道,又像是在掩饰着什么。

    林安然笑道:“本来过来之前我还在想,在石哥会不会在节目中表现得有些差,但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个样呀。都两个月了,和经济公司的谈判应该有结果了吧?那位大律师看来真的很有能力呀,居然让在石在工资问题还没解决的情况下就能够这样毫无负担的拍摄综艺节目,而且现场效果还这样好,比起剪辑过后的画面也差不了多少了。还好我没去在石哥家里,不然看到静恩嫂子和小智浩,我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难道要说某人正在给拖欠了他5亿韩元工资的经济公司继续卖力地挣钱吗?”

    如果是其它他这样明嘲暗讽,刘在石就算再是老好人,也会翻脸的,可面对这个帮了他许多的弟弟,他也只能尴尬地笑道:“这个,要慢慢来嘛,毕竟都是公众人物,如果真的闹到法庭上,大家面上都不好看,而且也会影响我们艺人在公众眼中的信任度和形象的。而且静恩她也很理解我,以前还是有些积蓄的,不至于几个月没发工资,就没饭吃。”

    林安然认真地说道:“在石哥,用这种借口,可不像我认识的刘在石。”

    刘在石难得地没有接话,话唠的属性这一刻离他远去的,虽然长着一张搞笑的脸,但这一刻沉默下来却有一种属于支撑着一个家庭的男人的气质。

    林安然心里有些堵,这一次过来,他只是想要找当事人问一下事情的具体情况的,并没有想过拿这件事来‘教育’刘在石,如果不是看到刘在石依然能够在《r》上完美表现的话。

    明明一个家庭的重担都压了下来,可他依然能够毫无压力地工作、甚至不流露出半点的情绪,或者在他人看来这是敬业的表现,可在林安然看来……如果刘在石今天录制节目时有那么一丁点的不在状态,他就不会说出上面这一番话。

    家庭和事业,或许对刘在石都很重要,可在现在的林安然看来,家庭在这位哥哥心中的地位并没有超过事业。

    林安然有些烦躁地说道:“在石哥,dechotee≈tf自己不讲道义,你又有什么可犹豫的呢?说情义,难道这么多年以来你为dechotee≈tf赚来的钱、赚来的名声还不足以回报吗?5亿韩元,不是5万韩元,智浩还这么小,你难道想就这么拖下去?等到智浩长大了,读小学、读中学,甚至是读大学时,还……”

    “安然!”打断林安然的话,刘在石苦笑道,“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刘在石如此说着,然而林安然却并没办法这么认为,因为那张搞笑的脸上的表情很明显是在说:我依然会按照我的节奏走下去。

    “算了,在石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还有事先走了。”林安然站起身,脸色有些难看地离开,心中很有一种不识好人心的举动,不过临走前依然留下了一句,“如果真的和经济公司分手了,到ll来吧,孝利也很为哥你的事情担心。”

    没有说待遇的问题,也没有分析未来的发展,只是单纯的邀请,却让刘在石感动不已。

    “还是个小孩子脾气呀。”心中感动的同时,刘在石也有些感叹。

    现在的林安然给刘在石的感觉才符合他的年纪,刚开始认识的林安然有一种超过年龄的成熟与老练,而现在才有二十三、四岁的冲动与活力,所以尽管被摆了脸色,刘在石却也更多的是感到高兴,一是为林安然对自己的关心,一是为林安然越来越能够融入生活的心态,毕竟以高高在上的态度面对生活总会碰到许多坎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