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七章 晚餐

作品:《娱乐韩娱

    关于被经济公司拖欠工资的问题,刘在石并不是一味的‘老好人’,无名期的经历让他明白所谓的老好人应该用在什么地方,对于现在这家经济公司,他除了要念一下旧情外,还要处理一下周边的事情。

    不是所有人都像林安然那样,能够‘无视’周边‘环境’,甚至让‘环境’屈从于个人的,刘在石在处理自己的工资问题时也要考虑到方方面面,比如尹钟信等几个老伙伴的事情,只是林安然今天的这一番打岔,让他也觉得应该把现在的这个进程弄快一些了,不然好像还真的让家里人担心呀。

    至于林安然的最后的提议,去ll公司……

    “怎么了?我看安然走的时候脸色好像有些不好看,你们聊什么了?”金钟国走了过来,本来是叫刘在石过去准备拍摄的,但最终还是觉得友谊更重要一点。

    “还不是我现在的问题,安然觉得我有些慢了,所以太过担心了一些,没其它什么事情。”刘在石苦笑了一声。

    “安然也觉得慢了?我也说嘛,已经完全占据最高点,就应该快刀斩乱麻,那……行行行,我不说了,在石哥,快过去拍摄吧,大家都在等你了。”金钟国很同意林安然的观点,如果不是清楚刘在石这段时间里不是只在‘打酱油’,而是真的在各种努力,他也会提出来的。

    “走吧。”刘在石揉了揉脸,把刚刚的郁郁之气抛到了脑后,那不是工作应该用的态度,被称作国民c,又作为一个完全没有anti的艺人,刘在石身上的担子比其它人看到的都要重,首先,他就要用完全的热情去给观众们送上一档完美的综艺节目,哪怕自己的私事实在很麻烦。

    因为林安然的探班,《r》节目组给出了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让早就对《r》有过了解的yuri再一次感觉到了林安然的影响力,而加上之前的不满,让她更加对林安然不乐意了,在看到林安然黑着脸离开时。虽然不清楚到底这个混蛋和刘在石前辈聊了些什么,但心里总归是感到一阵解气,但也有那么一丁点的担心,毕竟也是自家姐妹的男人嘛,不满意归不满意。但总不能让他在外rén miàn前遭罪不是?只不过,以林安然和刘在石的关系,好像也不算什么外人呀?

    yuri迷糊了。

    好在这份迷糊并没有持续太久,接下来的《r》游戏让她把精力完全放在了游戏中,同时心里对这个完全可以当作放松节目的综艺多了不少的好感,至于林安然刚刚发生了什么,已经被她抛到脑后去了,管他呢,先玩够了再说。

    被遗忘的林安然正在车上回气,他也觉得刚刚的自己是有些孩子气了。很想给自己找一个理由,却想到最近实在没有什么太繁忙的行程,diàn ying《大叔》的宣传和歌曲《唠叨》的宣传都不是怎么繁忙的事情,也就没有了足够的借口,难道非得要说自己每天在公司里上班时打游戏打得太累了?

    实在拉不下那个脸呀!

    林安然觉得还是应该去找律师好好了解一下才是,他可放心不下刘在石,无论是因为李孝利的关系,还是因为自己和刘在石的友谊。

    对了!

    林安然一拍额头,刚刚yuri丢脸的那一幕应该拍下来的呀,以后要是这个女孩敢和自己呛声、甚至捉弄自己、在自家女rén miàn前说自己的坏话。他都可以拿那个画面去威胁她呀,也不知道去找《r》节目组要那个镜头会不会方便。

    胡思乱想着,林安然回到了家,看到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后顿时乐了起来。因为旁边站着的李孝利、金泰熙、韩佳人和李思馨都是一副厨娘打扮,那这顿饭很明显是这四个女人的杰作了,说到底,他还真的没有享受过这四个女人的共同作品呢。

    金泰熙和韩佳人的厨艺水平就不说了,绝对是水准线往上,李孝利虽然差一些。但也还好,唯独李思馨在厨艺方面完全是一个白丁,所以对这一顿饭,林安然是并没有太多信心的,然而味道却给了他一个惊喜,本以为会有哪道菜卖相好看却难以入口,结果全是美味,让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舌头。

    “oppa,你那是什么表情呀?难道我们今晚的作品很难吃吗?”李思馨不乐意了,很明显林安然的惊讶是完全因为她呀。

    金泰熙拉着李思馨的手,笑道:“oppa,今晚这顿晚餐可是有一小半都是思馨的作品,这可是她给你的惊喜呀!”

    “真……额,思馨,oppa太喜欢了。”原本还想询问一下,但看到李思馨脸上危险的表情,林安然瞬间转变了口水,在把很容易满足的李思馨哄笑后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李思馨的厨艺居然不知不觉地成长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也实在让他惊讶。

    又是一顿温馨的晚餐结束,李孝利跟着林安然到了书房,将最近一段时间律师处理的刘在石拖欠工资事件的细节资料递了过去,“oppa,你应该先问一下我的,这些事情我可是一直关注着。”

    林安然无语地翻看着这一小叠资料,他可不会说他是因为无聊才跑去《r》探班的,如果不是和刘在石小闹了一下、如果不是今天《r》的嘉宾是yuri,他肯定会玩一会儿再回来的,就算不出镜,跟着看下现场也是很开心的事情呀!

    看到最后一页,林安然突然有些愣住了,“在石哥准备开一家工作室自己给自己‘代言’?”

    “什么叫自己给自己代言呀,明明是害怕发生这一次的事情罢了,谁又能想得到,一家合作了这么久、几次在在石oppa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的dechotee≈tf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呢,而dechotee≈tf都靠不住了,在石oppa的心里可能对这些经济公司也有了些抵触了吧。”李孝利靠坐在林安然身边,轻声道。

    “‘微笑dy’服装助理、发型师申善真,现任经纪人刘在贤,负责经营的室长级经纪人南有正,再加上在石哥,都是合作长达十年、甚至超过十年的同事,在石哥现在还真是小心呀。”林安然有些苦恼,早知道今天就不说那句邀请刘在石到ll来的话了,听起来很有强人所难的意味,不过,“孝利,你就没有邀请过在石哥来我们公司吗?难道他对我们也不放心?”

    “当然有邀请过呀,其实在石oppa这一次办独立的工作室,也是准备挂靠在我们的公司名下的,这就不能说他对我们不放心了吧?”李孝利不满地扭了一下林安然,这种好像她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实在让她有些郁闷。

    林安然握住李孝利的手,疑惑道:“为什么不直接进公司?那样的话我也有更好的理由处理现在这件事情了吧?”

    “就是怕你直接插手呀。”李孝利解释道,“dechotee≈tf在综艺方面可是有不小的影响力的,而且这么多年来的人脉积累也很广,虽然不清楚这一次到底是发了什么疯、居然做出这样自毁长城的事情,但它的能力还是很大的。oppa你先说反驳,虽然清楚你看不上这种只在娱乐圈有影响的公司,可要和这家公司对上,现在的ll是没有能力的,那么就会借用娱乐圈外的力量,那样就让oppa这段时间的表态化为乌有,在石oppa也正是考虑到这种情况,才会做出这个选择的。这件事我和在石oppa也商量过了,具体的事宜还是oppa你介绍过去的律师在办,流程差不多快走完了,到时候就会有具体的消息发布的。”

    林安然苦笑一声,像几年前一般捏了捏李孝利的俏脸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这事直接跟我说就好呀,难道我像是什么固执的人、会拒绝你们的好意吗?还是让在石哥进公司吧,只是挂在公司名下的工作室和进入公司还是有区别的,孝利你去说好了,今晚我可是丢脸了呀。”

    毫无保留地将今晚和刘在石的谈话说了出来,惹得李孝利轻笑不断,直到林安然连续几个白眼送上,才终于让李孝利消停下来。

    “其实我也是这样说的,不过在石oppa那个人你也清楚,可是不喜欢太过受人恩惠的,让他进公司这件事,他早就已经明确拒绝过了的。”李孝利止住笑,靠在林安然的怀里,一边揉着笑得有些发疼的小腹,一边解释着。

    也不知道怎么的,反正只要林安然身边,哪怕一丁点的小笑话也会让她笑个不停。

    林安然对刘在石的固执也有很深的理解,对此也只能作罢,反正这件事最后的结果还是好的,那么现在应该做一些晚上该做的事情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