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八章 林家专属货币

作品:《娱乐韩娱

    最近这段时间,炎热的夏日慢慢从顶端开始往下遛,秋日的凉意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丝舒爽,然而在娱乐圈中,依然火热一片。

    《大叔》成为韩国diàn ying史上第六部票房超过一千万观影人次的diàn ying,至于它的主演是一位天朝人这件事则是被选择性地忽略了,更重要的是,它在美国的成绩虽然比不上韩国,但在那一片让韩国人即羡慕又嫉妒的土地上,依然有了属于《大叔》的声音,也让林安然在韩国娱乐圈的声望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在这种‘韩国diàn ying赶超美国好莱坞’的‘大是大非’面前,其它的娱乐消息、fēi wén都为《大叔》绕道,什么艺人出轨、红毯露点这些消息都已经没办法上头条了,《大叔》和林安然再一次在十月、这个即将进入冬季的时节里变成了几乎唯一的声音,为此在ri běn发展的少女时代中的泰妍、允儿、jessica、秀英、sunny和同样在ri běn发展的4ute的泫雅没少找林安然抱怨,说林安然把她们在韩国国内的痕迹都抹除了,为此林安然没少付出代价。

    当然,林安然和《大叔》并不是唯一,国民c、韩国仅有的没有anti的艺人刘在石因为拖欠工资事件与dechotee≈tf解约的消息也被大肆报道了出来,而新兴的ll公司成为了此次事件中的最大受益人,虽然刘在石没有直接投入ll旗下,但他所独自建立的js挂靠在ll公司旗下,足以让根基并不太稳的ll在韩国的脚步站得更稳。

    许多粉丝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也都并不意外,因为刘在石和李孝利可是‘国民兄妹’呀,再加上和刘在石关系极好的林安然,这一种情况也就不再让人奇怪了。

    刘在石的事情得到了完满的解决,不但让他的家人和朋友放下了悬了小半年的心,也让被他帮助过的艺人放下了心,更让关心着他的韩国民众们放下了心。对于这个给全韩国带来欢乐与笑声、没有让人无法接受的污点的艺人,所有人都给予了最大的关心。

    在这之后,第47届韩国diàn ying大钟奖成为了所有关心着diàn ying的艺人和粉丝们的注意力聚焦点,而《大叔》逆天般的成绩、十几倍的恐怖吸金能力、在美国加州的好成绩。让它在这一届大钟奖上的收获得受人关注,而林安然,这个刚刚出道两年不到的演员,这个从美国飞来、从树艺人演员经济公司社长转职为演员的天朝人,他是否能够捧起最佳男演员奖、在guān fāng名义上成功进军大荧幕并且直接获得这个被称为‘ying di’的重要奖项。也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而这段时间也是安心们最热闹的一段日子。

    那么当事人呢?

    家里,李孝利和金泰熙、韩佳人、李思馨四个女人正悠闲地打着麻将,时不时传出的碰、吃的声音表明她们已经将这项文化了解得是非常深刻了,而几个小时下来,林安然没有出现,这项名为麻将的游戏的输赢也是来来回回,根本没有太大的起伏,不过四女也只是打发一下时间而已,并不是真的要分什么胜负。

    “七万。如果外边那些媒体知道oppa这个时间居然跑到ri běn去了。会不会说他不误正业?毕竟大钟奖马上就要颁奖了呀,就算不准备影响奖项的正规流程,也不至于直接跑到国外去呀。”金泰熙叹了口气,像是对林安然的‘胡闹’感觉到小孩子又淘气了一般。

    李孝利笑道:“媒体怎么想,oppa可不会在意,不然走之前就不会只交待不要让安心们知道了。泰熙不会是吃醋了吧?毕竟oppa这一次去ri běn可是去看泫雅呀,真不知道那边的人是怎么办事的,居然出了那么大的漏子,把oppa的时间都占用了,三饼。”

    “碰!”金泰熙一把拦了韩佳人和李思馨的手牌。没好气地说道,“我才不会吃醋呢,要是吃他的醋,肯定会被酸死的。只是觉得这段时间有些无聊罢了,就像后天的大钟奖一样,我们可都是没有办法和oppa一起呀,想想就挺羡慕的,允儿那丫头不但能在diàn ying中出演oppa的妻子,还能一起出席大钟奖的典礼。虽然不能一起走红毯,但也很不错了呀,那样有趣的夜晚。二条。”

    “碰!”韩佳人眼急手快,捡回了竖着两根绿棍的麻将牌,“别羡慕啦,那一晚允儿和少女时代那几个女孩可是要上台表演的,又不是单单以《大叔》演员的身份,而且我觉得那几个小丫头可能更羡慕我们,毕竟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待在oppa身边,而不是像她们一样还要为了事业到处奔波。五饼。”

    “碰!”金泰熙没好气地瞪了一眼韩佳人,“佳人,你是在说我们老了吗?所以就在oppa身边养老了?七条。”

    “碰!”韩佳人摇了摇头,“年龄是确定的,没办法争辩,我刚刚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我们的演员身份有优势罢了,要不就要像孝利欧尼这样,在idol的事业上已经取得了足够的成绩,不然还真的停不下来,四万。”

    “碰!哈哈,终于轮到我了。”李孝利开心地笑了起来,“那几个丫头和我年轻时都差不多,还有泰熙,虽然我们保养不错,但也都三十了,比起那几个丫头是要大上十岁左右嘛,别在意,我们现在这么清闲是我们应得的。九条。”

    金泰熙闷闷地应了一声,不说话了,年龄这个话题,就算只是在女人们中间,也是很敏感的话题呀。

    韩佳人见没有人有碰牌的趋势,便抬手准备摸牌,可刚刚摸到牌,就听到右手边传来一道弱弱的声音:“那个,孝利欧尼,我胡了。”

    一直被无视的李思馨将牌摊了下来,正好收拢李孝利打出的九条,明明是糊了牌,可那一脸无辜的小模样,却好像是被人欺负了一般,如果不是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倒还真的很像那么回事,不过现场几个都是很熟悉了,也不会被李思馨的表情迷惑。

    李孝利打开装筹码的小抽屉,拿出一张写着‘林安然三小时空闲时间使用权限’的纸条递了过去,脸上有些不乐意。

    这种使用权限并不代表着林安然会认可,甚至她们不敢让林安然看见,否则肯定会被好好教训的,她们的这种做法,也只是私下里的配合而已,比如说李思馨拿出这一张标志着使用权限的纸条,而其它人又没有正处理权限时间期,那么就会有意识地回避、给她留出和林安然相处的空间,至于林安然会不会上勾……这种事,好像林安然还真不会拒绝,至少从这种权限纸条出现后的使用期间,林安然没有在和某个使用了这种权限的女孩相处时突然去找别的女人,也让这种权限纸条真正地成为了大家打麻将时的筹码。

    “对了,过几天泰妍她们有时间,到时候要是也有现在的好运气就好了,上一次输了十几个小时,好不甘心呀。”口中说着不甘心的话,李思馨却一脸开心地收下了李孝利递过来的筹码,而她这话也让前、左、右的三个女人同时板起了脸。

    当李思馨抬起头看到这副场景的时候,连忙露出了讨好的表情,没办法,谁让她今晚已经赢了十几个小时了呢,为了不让几位姐姐有捉弄自己的理由,还是夹着尾巴做人吧,至于把手中的权限纸条给出去这种事那是完全不可能的,这可代表着和林安然单独相处的时间呢。

    玩了一会儿,输赢达到二十个小时的时候,这场牌局也就结束了,毕竟权限纸条不是随意制造的,而是‘guān fāng制造’,一共也才制造了三百小时的印有‘guān fāng标志’的权限纸条,每使用一张,都会回收一张到‘guān fāng’李孝利的手中,再在合适的时间分配给合适的人,至于这个合适的标准则是林安然的女人们所共认的,也就成为了这些女人们中间一个特殊的流通货币。

    二十个小时的输赢已经很大了,上一次李思馨输给泰妍的十几个小时的权限同样是一笔‘巨款’,所以才会让她念念不忘。

    牌局结束,李孝利笑道:“今晚到我房间睡吧,oppa走了,我们也得好好亲近亲近不是吗?”

    李孝利口中的亲近不是别的意思,林安然的能力完全能够满足她们的需要,她的这个亲近只是加深大家的了解程度,毕竟林安然虽然没有直说,但偶尔的几次意外经历和他的超强能力都标志着大家以后可能会有很多的‘同床共枕’的时机,与其到时羞涩,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开始了解,免得到时候几个姐妹一起的时候还被林安然压制,虽然那份耐力让她们喜爱,可总归是有些丢面子的呀。

    一小会儿的时间,热闹的棋牌室便恢复了宁静,而李孝利的卧室也热闹了一阵后也安静了下去,这才是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