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零章 婚纱

作品:《娱乐韩娱

    今年的十月,东京的太阳异常的毒辣,30度的数值比起前几天来上升了好几度,像是在欢迎着林安然的到来一般。

    金泫雅穿着淡粉色的连衣裙,安静地走在街道上,安静得完全不像舞台上的她,街头人来人往,却完全没有认出来这就是人气女团4ute中的人气偶像金泫雅。

    林安然跟在金泫雅的身边,同样默默地走着。

    自从这个女孩出道以后,他就很少见到这个模样的金泫雅,如果不是对自己的记忆有着非常清晰的认识,他肯定会把记忆中那个如白色百合一般的女孩当作是自己的臆想,而不是金泫雅的曾经。

    是因为刚刚的事情,所以让这个女孩有些迷茫了吗?

    林安然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不管这个女孩表现得如何,他都能够确定火热才是金泫雅的标志,她不可能会因为刚刚的事情而产生太大的情绪波动,那又是因为什么呢?

    心中虽然有着疑虑,可林安然并没有开口,要知道这样安安静静地逛街而不被粉丝们围堵的情况,不论是在韩国还是在天朝都是享受不到的优惠,何况还是和同样是人气idol的女人一起。

    日头偏西,再次走过一个街口后,金泫雅突然拉着林安然向街对面的一家咖啡厅跑去,林安然愣了一下后,也就跟着这个女孩任性了一下,踏着红绿灯转变的瞬间跑过了街口,走进了这家在门口摆着风信子的淡雅调咖啡厅。

    “一杯玛琪雅朵,一杯焦糖拿铁,少糖,谢谢。”

    坐在靠窗的位置,金泫雅用有些别扭的日语帮着林安然做好了选择,等到侍应生离开后,才笑着看向林安然,“oppa。难道就不问一下今天为什么我hé ping时不一样吗?”

    “不论如何,你都是我的泫雅,所以那些都不重要,不是吗?”林安然随心地说道。笑容温柔。

    “油嘴滑舌。”金泫雅小脸有些泛红,不过情绪明显地好了许多。

    很快,咖啡便上来了,金泫雅将焦糖拿铁推到林安然的面前,自己则是用小勺轻轻地搅动着自己的玛琪雅朵。目光有些迷茫,“oppa,你说我和队伍到ri běn来发展是不是一个错误?明明是所谓的人气idol,结果什么遮掩没有就上街却没有一个人认出来,结果却因为一个莫明其妙的原因就被电视节目组那样对待,明明我也是idol的呀。”

    林安然诧异地看着金泫雅,在他的记忆里,泫雅从来都是活力满满,更不可能因为这种原因而消沉,难道是这段时间在ri běn过得太累了吗?

    4ute比少女时代要早几个月到ri běn发展。因为林安然的关系都是签在环球唱片的旗下,也得到的是最好的资源,日语单曲更是已经发行到第三曲,各种综艺节目、甚至是独立的演唱会也有不少,所以面前这个丫头是因为对现在的成绩不满意了吗?

    “泫雅,如果我在路上碰到现在的你,可能也会认不出来你的呀。”迎着金泫雅有些疑惑、更多的是恼怒的目光,林安然笑道,“或许有些夸张,不过泫雅。现在的你和舞台上的你完全就是两个人呀。舞台上的你火热、魅力四射,而现在的你身上更多的是一种安静的气质,如果再拿一本书,或许就能被看作文学少女了。刚刚在街上不是也有许多人看你吗?只是因为气质相差太远,所以没敢认吧。至于ntv的事情,每个电视台总有那么几个意外,不是吗?”

    林安然的指肚摩挲着发烫的咖啡杯,或许是这家咖啡厅的气氛太过适合怀旧,让他不自觉地想起了刚刚认识金泫雅的时候。那个一身火红和一身纯白的女孩可是在他的心里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呀,原本以为很难再看到这样的泫雅,没想到这一次赶来ri běn会有这样的意外之喜。

    金泫雅不满地盯着林安然,“oppa你是说我很多的时候都很野蛮,而且还容易召苍蝇是吗?”

    “我可没这么说。”林安然赶紧否认,“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哼!”金泫雅眼光扫过林安然的手腕,见他反射似地收回了手才得意地笑了起来,而原本心中的抑郁也消散了不少,“人家才不会咬oppa呢。”

    林安然眉角跳了一下,对于金泫雅的这句话完全抱着怀疑的态度,毕竟这个女孩可没少咬他,虽然……咳,现在这丫头有些不正常,还是顺着一点吧。

    金泫雅其实在意的并不是单纯的人气,她知道林安然说得很对,如果她照着舞台上那样打扮的话,肯定一走上街头就被认出来了,这从窗外那些正在打听着4ute、泫雅的路人就知道了,显然他们是刚刚确定‘金泫雅’有出现过。

    自己在意的……金泫雅看向林安然,正好迎着对方的目光,宠溺、包容、担心、喜爱,她突然发现自己或许是想太多了,不过不问出来又怎么确定到底是她想太多、还是真的如她所想那般呢?

    “oppa,我是不是很笨?明明比泰妍她们要早来ri běn发展好几个月,人气却差了好几条街,明明同样是在ri běn发展,可泰妍她们就从来没有给oppa找麻烦,可我却害得oppa单独跑过来为我解围,只因为电视台的一件小事情。oppa,你来ri běn的事情如果被媒体们知道了,肯定会好顿炒吧?毕竟现在可是oppa问鼎ying di的时间呢,《大叔》一千万的票房呀……”金泫雅有声音有些低落,“感觉自己离oppa越来越远了,明明那么努力了,结果非但没能缩短自己和oppa之间的差距,却总是给oppa惹麻烦……”

    林安然哭笑不得地看着金泫雅,心里想了许多,可有一大半都是不适合在现在这个场景中说出来的。

    站起身,林安然坐到金泫雅的身边,把这个迷茫的女孩抱进了自己的怀里,“泫雅,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哎?”金泫雅有些意外地看着林安然,剧本好像不是这么拿的吧?不是应该好好安慰自己吗?

    此时金泫雅只是有一些奇怪,可当她跟着林安然到了他口中的那个地方时,却发现不是剧本拿错了,而是根本不是同一部剧呀,直到她木偶般地被女侍者摆弄着穿好了一套新的衣服时,才终于回过了神。

    看着镜子中一身手工pronovias婚纱的自己,金泫雅的一张俏脸变得通红,不过目光却完全无法从镜中的自己身上移开,第一次,她发现,原来自己也有这么美丽的时候,不是被粉丝们称赞的野性的美,而是一种即将得到完整的爱情时的幸福所衍生出的美丽。

    完整的爱情吗?

    金泫雅的脸色突然有些黯淡。

    “不要皱眉,那样会不漂亮的。”

    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金泫雅回头便看到了一身西服的林安然正冲着自己温柔地笑着,顿时也带上了甜蜜的笑容。

    自欺欺人也好,金泫雅这一刻把李孝利、泰妍等人全部抛到了九宵云外,现在她只想成为林安然的唯一,哪怕只是这一间婚纱店中。

    一整套的婚纱照下来,除了外景,能够在摄影篷中拍摄的画面则是全部拍了一个遍,金泫雅仿佛身在云端一般,嘴角的笑容就没有停下来过,在最后的一个拥吻的片刻,她突然轻声问道:“oppa,谢谢你。”

    地道的天朝语言让林安然有那么片刻的愣神,不过瞬间反应过来的他轻轻地拭去了女孩眼角的泪水,“不要对我说谢谢,已经拥有了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待到离开的时候,金泫雅有些不舍地放下了这套仿佛梦幻一般的婚纱,只是在婚纱照洗好、结账的时候,侍应生突然把打包好的婚纱送到了她的手里,不过,和街道上的路人不同的是,这家店的店长显然认得金泫雅,也认得在ri běn网络上只有盗版的《大叔》的天朝籍韩国演员林安然,所以在将递还给林安然的时候,有些纠结地问道:“那个,请问你们……是不是……”

    金泫雅提着婚纱的手一紧,虽然明知道不可能,可依然希望听到林安然能够肯定她们之间的关系。

    林安然一把揽住金泫雅的香肩,看了一眼店长胸牌上的名字,笑容灿烂地轻声说道:“是呀,我和泫雅是认真的,不过还是希望美穗子店长能够帮我们保密呀。”

    美穗子虽然有些震惊,不过对林安然还是有很大的好感,现在这样能够有担当的艺人实在是不多了,那么,“当然,我一定会为两位保守秘密的,不过,等到两位公开关系的时候,希望能够介绍一下我们这家婚纱店。”

    林安然带着泪眼朦胧的金泫雅离开了这家婚纱店,坐上车子离开了,却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内,一个女孩正满脸震惊地看着林安然离开的方向,然后看向婚纱店的店面处,默然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