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一章 被动式英雄救美

作品:《娱乐韩娱

    “心里好像有些堵。”

    徐贤小手按在胸前,双眼直直地盯着刚刚林安然走出来的那间婚纱摄影店,不明白自己的心是怎么了,明明和郑容和这几个月的假想夫妻体验已经让自己明白了所谓的爱情模式了,可为什么自己没办法在自己的记忆库里找到对应这种心情的状态呢?

    既然想不通,就先放着吧,总会弄明白的。

    收好手机,徐贤可没想过把这些zhào piàn拿给其它人看,毕竟拍婚纱照这种事情对林安然的女人的重要性她可是很清楚的,这些事还是让林安然自己去说比较好,她可不愿意当一下破坏他人幸福的坏女人,毕竟她们都很清楚自己只是林安然的众多女人之一,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所做的选择负责不是吗?

    徐贤在ri běn可不是来玩的,而且除了她以外,少女时代的其它八位成员都在韩国首尔准备过几天的大钟奖表演,而她也是为了拍摄《我结》,也就是红薯夫妇的ri běn旅行特辑,下午拍摄完也就该回首尔了,毕竟还要排练呀。

    大钟奖可是韩国最顶级的diàn ying奖项,少女时代的天团身份并不代表着她们就可以跟大钟奖这个级别的奖项呛声,而且在大钟奖上的表演也能够为她们聚集到更多的人气,也更是体现地位的一种形式,要知道整块大钟奖除了她们以外,就只有2p受到了邀请,想到这件事,徐贤的心里又有些不舒服了,这一次她却很明白自己这种心情的原因,因为2p里面有两个让她、让整个少女时代都讨厌的人,而且这样不是说自家的前辈sj比不上2p吗?很讨厌呀。

    《我结》拍摄很顺利,徐贤能够感觉到郑容和的关心,只是三个月前在韩国地灵岩塞车场时的不好的感观还在影响着她的神经,而且对于这个有着别样想法的男子,她觉得如果只是当作普通朋友。那才是最应该的、也是最合适的。

    “小贤,有什么事情吗?刚刚拍摄的时候就看你经常出神。”郑容和关心地问道,在没有了林安然乱入的日子,他又调整好了自己。对于徐贤的关心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只是徐贤的情商实在太低,让他很是有些郁闷。

    “没有,只是在想过两天表演的事情。”徐贤笑道,心里却还在想着从婚纱店出来的林安然。想了几个小时,还是没想明白那个被他抱在怀里的女孩是谁。

    突然,徐贤敲了敲自己的小脑袋,真是太笨了,现在在ri běn有行程的除了4ute的泫雅外就没别人了,可也不排除林安然有别的女人的缘故……徐贤觉得自己要混乱了。

    郑容和看见徐贤敲自己脑袋的可爱动作,顿时心中一动,手不自觉地伸出去,想要帮着揉一下被敲的地方,只是还没有接触就被徐贤敏锐地闪了过去。

    “不疼吗?真是不知道照顾自己。”郑容和并没有尴尬。依然想要继续之前的动作。

    “米阿内,我还要赶回首尔的飞机,就先走了。”徐贤闪过郑容和的手,礼貌地道别离开,心里却是觉得最近好像拍摄时给了对方太多错觉,应该冷静、适当地远离一下了呀。

    郑容和并不知道他心中的木讷少女徐贤其实心里很明白他的心思,而且还想着如何拒绝他,不然此时他肯定笑不出来了。

    = = = =

    今天的天气是真的有些反常,不,应该说这段时间中。ri běn的天气都很反常,明明应该20度出头的天气却上升到了30度,据说ri běn最美的樱花在三月绽放是因为那是气温上升的时节,那么现在的气温上升了。樱花会不会在现在也绽放呢?

    一边听着电台节目,林安然一边胡思乱想着。

    在ri běn,当然收听不到韩国的电台,更收听不到天朝的电台,他此时收听的是ri běn的bayf「on8」的「on8 レボリューション アジア」,翻译过来就是「on8革命亚洲」。这个名字让对日语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的林安然很是郁闷,还真是个自大又自卑的民族,如果不是泫雅正在这档电台节目现场录制,他是肯定不会听的。

    电台在继续,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林安然正想着是不是让咖啡厅店员帮着点一些晚餐过来,ri běn的料理有一些也是很不错的,然而门口的一阵吵闹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作为一个天朝人,当然有着天朝人的通病,看到热闹就感兴趣,虽然已经很克制了,可林安然的注意力还是从晚餐上转移到了咖啡店门口。

    不是别的,是一个高挑的墨镜女子正和之前见过的伊藤志在说着什么,只是气氛好像有些不好,因为离得有些远,加上日语并不是他的专长,对于这两人的谈话他并没有听明白。不过联想到咖啡厅对街的电台大楼和伊藤志的读卖新闻集团少东家的身份,就差不多能够明白,这又是什么追求无果然后生事端的戏码,而这个墨镜女子很明显有些不耐烦了,而看伊藤志的模样也不敢以势压人,这个女子要嘛自家背后身份给力,要嘛就是有一个给力的靠山。

    几秒钟的时间就分析出一大堆的林安然自嘲了一下自己的无聊后,又把注意收了回来,有热闹看是好事,如果是很俗套的热闹,他却是不屑去看的。

    只是有的时候热闹总会自己找人,比如说这个墨镜女子在打开伊藤诚伸过来的手后,在店内巡视了一下,就径直朝着林安然这边走了过来,倒不是林安然的魅力太大,低着头的他完全看不出魅力,这个墨镜女子选择他的原因,只因为这家咖啡厅里现在只有他一个客人。

    在晚餐时间来喝咖啡的,也就真的只有等着金泫雅的林安然了。

    “伊藤君,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了,所以请你不要再骚扰我了可以吗?”女子毫无顾忌地坐到林安然身边,熟稔地挽起了林安然的胳膊。

    林安然无奈地看了这个墨镜女子一眼,虽然这个女孩把他端咖啡的手拉住让他没办法喝咖啡,可听声音好像就和小水晶差不多大,而这个伊藤志的私生活好像也不怎么好。

    想了想,林安然抬头看向正已经走到身前的伊藤志,“要一起喝一杯吗?”

    伊藤志已经做好骂人、然后再来一耳光的冲动的,可看到林安然的脸,连忙把到嘴边的话收了回来,有些不甘地看了一眼缠在林安然胳膊上露出一个俏皮笑容的女子,勉强笑道:“对不起,我不知道麻……渡边桑是林少爷的女人,我这就离开。”

    很快,伊藤志便消失在了林安然的视野中。

    抽了抽手,林安然完全没想到这个姓渡边的女子力气也蛮大的,嗯,胸也不小,“可以放开我了吗?我的咖啡要凉了。”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女子惊呼一声,连忙起身鞠躬道歉,倒真是有礼貌,而且声音也蛮可爱的。

    林安然摇了摇头,安静地喝起了咖啡,顺便听着带着金泫雅声音的电台节目。

    女子不满地嘟了嘟嘴,显然是对林安然这样无视她感觉到不满,这样一个和ri běn男人不同的帅气男子、而且还能让伊藤志那样的少爷服软,可是很有魅力的男人呀,虽然不会一下子喜欢上林安然,可就像男人会因为优秀的女人无视自己而气恼一样,被一个很优秀的男人无视,自视甚高的女子心里可是很不爽的。想了想,女子取下脸上的墨镜,露出了一张可爱俏丽的脸庞,带着甜甜地笑容再次向林安然鞠躬道:“我叫渡边麻友,很感谢林……少爷的帮助,或许可以告诉我您的全名吗?”

    “林安然,天朝人。”林安然抬头看了一眼这个自称是渡边麻友的女孩,虽然这个女孩是很可爱没错,可这被迫的‘英雄救美’也能让měi nu倒贴?被渡边麻友的无敌星星眼闪到的林安然又低下了头,继续听起了电台。

    渡边麻友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白表了半天的情,实在太可恶了,难道自己现在人气还不够红吗?

    虽说akb48刚刚开始的时候人气并不怎么好,可从去年第一届单曲选拔总选举开始后,人气已经很不错了呀,而且天朝那边也有不少的粉丝,虽然她渡边麻友在去年和今年的总选举中只取得了第四名和第五名的成绩,不是第一,可在这几十个人中也属于顶级了吧?而且还经常收到不少的表白,如果不是经济公司给力,以她的人气,早就出大事了,可现在,居然被无视了!!!

    渡边麻友嘟起了嘴,可爱的表情让咖啡厅的侍应生都露出了迷恋的表情,只有林安然却视她不见,更是让她郁闷不止。

    从侍应生的反应,渡边麻友可以确定自己的魅力并没有减弱,那么……听着电台中传来的声音,渡边麻友有了一些猜测,或者这个叫做林安然的男子是来ri běn发展的4ute的粉丝也说不一定,只是林安然这个名字好像有些熟悉呀,到底是在哪儿听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