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二章 东水西调

作品:《娱乐韩娱

    “林君,你是来东京旅游的吗?”

    “林君,你是4ute的粉丝吗?你有听过akb48的歌吗?”

    “林少爷,你也是哪家大公司的少爷吗,我看伊藤那个混蛋好像很怕你呀?”

    “林安然,本xiǎo jiě在跟你说话呢,别装死行吗?”

    渡边麻友恨恨地盯着林安然,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人无视,而且还在自己主动的情况下,面前这个好像背景很大的男人却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一般,不但对她的各种问题视若不见,甚至根本就是当作她不存在一般,中间叫侍者重新换了一杯咖啡也不知道请她喝一杯,太没男人风度了!!!

    难道是自己的魅力下降了吗?

    努力将这个想法抛出脑海,渡边麻友突然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脸,更是用仿佛二次元一般的声音糯糯地叫道:“欧尼酱”

    “哐啷!”

    林安然被这个女孩拖长的尾音给震得直接把勺子扔了出去,而渡边麻友看到这一幕后顿时得意地大笑了起来,能够让这个无视自己的男人出丑可是很畅快的一件事情呀。±

    说心里话,林安然对ri běn人也是有着一些偏见的,尤其是ri běn女人,而且听这个自称是渡边麻友的女孩的话可以猜测她也是一个艺人,这也让他更加打定了远离这个女孩的想法,可现在看到这个女孩的状态,好像和想象中的ri běn女艺人有一些不同呀,或许这个女孩并没有被污染?

    许久,当看到女孩有些羞涩地低下头时,林安然才发现刚才自己的动作好像有些不太礼貌,正巧这时一身明星三件套装束的金泫雅出现在了咖啡厅门口。他便道了声歉,迎了上去。

    渡边麻友抬头上头林安然结账离开,也将那个和他亲密地一起离开的女子认了出来:4ute的小野马金泫雅,她们之前也见过几面,虽然不熟悉,但对来自韩国的艺人。她还是有些了解的。

    原来他不是4ute的粉丝,而且4ute的女婿呀?

    渡边麻友回忆着刚刚林安然看自己的眼神,突然笑了起来,原本只是感激的心理顿时多了不少的好奇,对于自己的魅力,她还是很有自信的,这从平时那些男人看向她时掩饰不住的恶心目光就能够看得出来,而林安然在刚刚用那样炽热的目光看向她时,也只是带着好奇与惊讶。最多多了一丝探询,并没有那种让人作呕的内容在里边。

    真的是个好人呢!

    在心里面给林安然发了一个好人卡后,渡边麻友有些疑惑,刚刚她因为伊藤志的原因出来一小会,应该要到自己录制节目的时间了吧,怎么经济人没有给自己打diàn huà呢?

    疑惑地拿出手机,渡边麻友顿时愣住了,因为手机根本就没开机。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关的。

    小心地打开手机,看到十几条未接来电和几十条最新短信。渡边麻友额头掉下一滴冷汗,而这一刻,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正是她所在的组合akb48的总监督、或者说总队长高桥南打过来的。

    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屏幕,然后一阵暴风式的洗礼便直接从diàn huà中传了出来。

    苦着脸听着总监督高桥南的教训,渡边麻友心里突然把林安然给恨上了。要不是那个男人,她才不会忘记正事呢。好不容易安抚好大姐大,渡边麻友也准备立刻赶回去,不然今天的日子是真的很难过了。

    临出门时,渡边麻友突然眼前一亮。拿出手机上网搜索起了《大叔》,在看到被用来作宣传的林安然的半身照时,她脸上露出了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

    收好手机,渡边麻友开始构思起待会如何应付大姐大来,至于林安然嘛,虽然非常帅、背景也应该很不错,可下次见到他时还是要好好地‘教训’一下他的。

    ……

    没有再带着金泫雅去街上‘挑战’4ute的人气,在凯悦大酒店吃完一顿还算热闹的晚餐后,林安然笑道:“什么时候回宿舍,要不今晚就直接待在这儿陪我好了,怎么样?”

    金泫雅点了点头,应道:“那我今晚就勉强留下来,陪一下oppa好了。”

    林安然发誓,他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倒不是不‘稀罕’金泫雅了,而是觉得以这个女孩的性子,应该会希望和队伍待在一起的,而现在居然同意了自己那个算是调笑般的邀请,难道是队伍里其它几人有了矛盾了吗?

    “oppa,你这是什么表情呀?要是不喜欢就算了,我回宿舍了。”金泫雅瞪了林安然一眼,作势要离开。

    林安然连忙将女孩拉住,虽然知道金泫雅是说笑的,可他却没办法无动于衷,“是oppa不好,看到这么漂亮的泫雅,有些出神呀。”

    白了林安然一眼,金泫雅酸酸地说道:“切,还不知道谁刚刚等人家的时候还和别的女孩亲亲我我的呢,被akb48的人气偶像甜甜地叫‘欧尼酱’,某人心里肯定很兴奋吧?”

    林安然苦笑,好嘛,只是一个表情出了错,就被这个丫头拿来揶揄,关于那个渡边麻友的事情他可是在饭前就跟金泫雅说清楚了的,虽然听到一个可爱的ri běn女孩甜甜地用可爱的日语叫自己‘欧尼酱’的确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可他完全没有那么在意好不好呀。

    金泫雅也只是发一下小脾气而已,和队伍中那几位的关系因为人气的差异已经很差了,哪怕她努力修复也只是白费劲,最多维持一下表面上的亲昵而已,这也是她现在听到林安然提起时变得有些烦躁的原因。

    很久以前,金泫雅就听林安然说过这件事,可当时的她太天真的,以为用自己的真心就可以抹平自己与队友之间的差异,可队伍中人气的两端化,让她和其它人完全站在了不同的层次,如果不是队长南智贤居中调节和她的努力,估计4ute早就分崩离析了。

    让现实结结实实地上了一课,金泫雅是有些难以在这件事情上面对林安然的,如果早听他的话,哪还有现在这件事,身为‘金泫雅’的骄傲让她无法在林安然面前提起这件事情,就像她能够因为自己为林安然‘惹麻烦’而伤心一样,她也无法在没有处理好因为不听话而带来的苦果时将事情摆到林安然的面前。

    现在想想,4ute的人气比不上少女时代并不是偶然,至少在队伍团结方面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金泫雅暗暗叹了口气,却被林安然给敲了一下小脑袋,“别皱眉,难道和oppa我在一起是很难过的事情吗?”

    面对故作凶恶的林安然,金泫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开始和这个男人打闹了起来,因为他说得很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只要享受这份快乐就好,什么乱七八糟的烦心事就直接抛到九宵云外去了。

    明天有一天的休息时间,下一次4ute的行程是在后天晚上的演唱会,虽然对于没办法回韩国看林安然在大钟奖颁奖仪式上的风采感到遗憾,可林安然在这个时间还赶过来看自己,也让金泫雅很满意了,还有那套婚纱照,想到这里,金泫雅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和崔昌灿交待好伊藤志和婚纱店善后事宜,林安然回到房间,看到沙发上的金泫雅正出神地笑着,脸上挂起灿烂的笑容就上前将这个女孩打横抱起,向卧室走去。

    金泫雅反射般地双手勾住了林安然的胳膊,脸色有些羞红地轻啐道:“oppa,你也太急色了吧,这天色还早呢。”

    “金泫雅同学,我可不是sè láng!”林安然突然正色道,严肃的表情看得金泫雅一愣一愣的,然后脸色一变,嬉笑道,“总要先洗一下嘛,不过为了节约水,我们一起洗好了,毕竟非洲那边可是很缺水的呀!”

    “非洲那边缺水,关我们这边什么事情呀?”

    “在天朝提倡南水北调,在全球说不准哪一天就提倡东水西调了,所以该节约还是要节约呀!”

    “强词夺理,oppa就是一个大色……呀!”突然被扔进浴缸里的金泫雅怒气冲冲地看着旁边正在tuo yi服的林安然,“oppa你太过份了,我衣服都湿透了。”

    “没关系,我帮你脱掉好了。”清理完自己身上多余衣物的林安然直接跨进了宽敞的浴缸中,一把抓住想要逃跑的金泫雅,然后帮着她脱起了身上湿透了衣服,只是明明只有一件t恤一条热裤而已,却怎么也脱不下来。

    气喘吁吁地按住伸进了湿透了t恤里按住胸前高耸的大手,原本神气非常的金泫雅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讨饶道:“oppa,我错了,我自己脱吧?”

    “那可不行,做事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呢?”林安然义正言辞地说道,然后一把就将脱了半小时也没脱下来的热裤给扒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