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五章 清醒的混蛋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并没有等徐贤一起登机,毕竟这一次他过来ri běn是没有公布给粉丝们的,而徐贤回首尔显然有ri běn的ne会来送行,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被围观,所以就提前登机了。

    金泫雅在目送林安然走进登机口后,也是笑着跟经济人离开了,这也让经济人松了口气,只要金泫雅心态不出问题就好,不然现在的4ute真的会很难过的。

    金泫雅的心态当然不会出问题了,有了林安然刚刚的那番话,再加上昨天珍藏起来的婚纱和婚纱照还有林安然在婚纱店长面前承认两人关系的话语,她怎么可能心情再不好呢?已经再度确认了自己在林安然心中的地位后,金泫雅可是非常开心的,因为那一句不可缺失。

    可是,现在的自己怎么能够就这样占据那个位置呀?至少,不能和他差得太远,不能当一个只能摆在家里看的花瓶不是吗?她可是金泫雅呀!既然4ute的姐妹们都因为各种各样的想法而无法团结到一起,既然4ute已经隐隐成了自己的拖累,那么,就自己干吧!

    金泫雅眼神变得越来越坚定,既然无法真正的和‘姐妹们’一起走上巅峰,那就把4ute变成粉丝们戏言的‘金泫雅和她的舞伴们’好像是也不错,只要能够成为真正的不可缺失的那一部分,一切都值得了。

    人嘛,总要为关心自己和自己关心的人活着。

    林安然上飞机不久,徐贤就在一部分ri běnne的欢送中登机,而当她来到头等舱,看到仅有的林安然一人时,口中那一句老师突然有些叫不出口了。

    “小贤,现在连一句老师都不舍得了吗?”林安然笑着看向徐贤,其实对于徐贤没有叫自己老师,他还是很开心的,因为那样显得他有些老了。可他现在正值青春年华呀,就算是男人有时候也是很在意年龄的。

    犹豫了半天,徐贤轻声叫道:“oppa。”

    林安然是真的惊讶了,他还从来没听过徐贤叫自己oppa。哪怕是刚刚那句调笑的话,也只是看到一向正经的徐贤突然产生的捉弄的心思而已,可这总归是好事呀,oppa和老师终究是两回事,而且就算是同样叫着老师也是两回事。就像李智恩一样,她每一次都叫林安然老师,可面对林安然时更像一个淘气的mèi mèi而不是一个调皮的学生,当然了,林安然还是喜欢听oppa这个称呼。

    “先坐下吧,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看明白徐贤现在的状态有些奇怪,林安然也就熄灭了继续调侃这个女孩的心思,在他所认识的女人中,也就只有徐贤的性格会让他有所顾忌了,就像看到美好的事物总想保持她的完美一样。

    徐贤走到林安然身边的位置坐下。任由林安然帮她系上安全带,在八位姐姐的调教下已经有了很强的控制情绪能力的她很好地掩饰了在系安全带过程中的接触时加速的心跳,连林安然都没有看出来。

    经过一小段时间的超重体验后,飞机进入了平流层,开始向着韩国首尔飞去,沉默了半晌的徐贤突然开口问道:“oppa,帕尼欧尼最近过得很不好,你、你什么时候能够让她开心起来呢?”

    林安然苦笑,从在飞机上看到徐贤的第一眼起,他就后悔了昨晚让徐贤跟他一起回首尔的邀请。现在果然抱应来了,只是在处理tiffany的问题上,他的确理亏,而且是亏大发了。所以直没什么脾气大声地回答这个问题。

    “小贤,我知道帕尼最近过得很累,不过,我还没有理由去回应她。”林安然叹息道,“我和她之间的感情来得太突然,也太奇怪。我甚至没有看明白帕尼心里真正的想法。你也知道帕尼是信天主教的,如果她的生日那一晚,我真的做出什么坏事,等到她突然回想起不知道有没有真正因为我而抛弃的天主教教义,她到时会是怎么样的心情吗?我甚至不敢想象到时候我该用什么心去面对她。”

    “其实,oppa你只是在怀疑帕尼欧尼对你的感情吧?你觉得她并不是真正的爱你,而是因为一些其它的因素,所以才会让她产生出爱你的错觉?”徐贤眼中一片清明,她总是能够看明白许多人都看不清楚的东西,尤其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的时候。

    听到徐贤的质问,林安然沉默半晌,笑道:“或许吧,或许是我和帕尼之间的进展让我自己都没有看明白,所以让我完全没办法确认帕尼的心思。有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像个混蛋,而且是那种纠结的混蛋,明明一个大měi nu送shàng mén了,反而要自己推出去,小贤,你会不会觉得这样我很可爱?”

    不知为何,林安然在面对今天的徐贤时,说出了他一直埋在心底的话,就像是面对着一个知心、能够替自己分成的朋友,而不是一个学生、一个mèi mèi,甚至能够调侃自己,而不像以前一般怕说出什么不和适宜的话而被正直的徐贤教训。

    “oppa的确很可笑,也真的很混蛋。”徐贤的声音有些偏冷,眼中带着些许的自嘲,“oppa,你为什么要怀疑帕尼欧尼对你的感情?难道你不了解她之前对主的信仰吗?她甚至能抛弃这份信仰投入oppa的怀抱里,你还要她证明什么?她又需要再向你证明什么?又有什么比她现在的付出更加能够证明她对你的感情的?还是说,只是你作为一个花花公子在玩弄着大家的感情吗?觉得以前的一切来得太顺利,所以想要玩一些刺激?”

    说到最后,徐贤连敬语都省了,这对一向遵守礼仪的忙内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却在今天面对林安然时出现了,甚至那副激昂的神情不像是在为tiffany抱不平,反而像是在说她自己一般。

    迎着林安然惊讶的目光,徐贤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过了,但此时的心情让她没办法去向林安然道歉,她是遵循礼仪没错,但如果某人的作为实在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她需要为姐妹、为自己争取一些东西。

    “oppa,我累了,先睡一下,你先自己想想吧。”

    说完,徐贤就靠在座位上闭上眼睛睡了过去,还真是雷厉风行的一个女孩。

    被徐贤教训了一顿,林安然心里对徐贤的异常的惊讶并没有超过对tiffany的反思。

    忽视了徐贤眼皮下不断转动的眼珠,林安然扭头看向窗外,蓝色的天空就是此时窗外的一切,也让他的心突然安宁了许多,心里将徐贤刚刚的话拿出来反复思考了一翻后,他才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是误会什么了。

    是呀,tiffany为了自己能够放弃从小就开始信仰的天主教,自己还有什么需要怀疑的?而在tiffany放弃了信仰后却没能得到自己的回应,林安然突然发现自己真的是一个混球,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飞机在天空中翱翔了几个小时后,便在仁川国际机场降落了,徐贤虽然最开始是在装睡,可最后却是真的睡着了,在被林安然叫起来的时候还有些迷茫,在回忆起之前对林安然的‘斥责’后小脸突地一红,瞬间又学起了jessica的清冷的表情,或许在她看来,这个时候用jessica的表情能够更加保住一些面子吧。

    训斥自己曾经的老师,对于徐贤这样一个好孩子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事情就那么顺其自然地发生了,她也没有办法不是?

    好在林安然并没有难为徐贤,甚至没有像平常一样调侃这个固执的丫头,也是让徐贤松了口气。

    这一次徐贤回国,也是有ne们来接机的,虽然不多,但林安然也需要回避,免得被人认为他是偷偷跑到ri běn去找徐贤谈恋爱去了,那样还不知道徐贤这丫头会怎么对待他呢,对于徐贤的固执和守礼,林安然可是有切身体会的。

    没有和徐贤一起去少女时代的宿舍,虽然已经想明白了自己对待tiffany的错误,但林安然并没有冒失地上去求原谅,求抱抱,不是他想要让tiffany受到更多的煎熬,而是他没办法让自己在深深地伤害到了tiffany之后却只用一种普通的道歉方式去争得原谅,哪怕tiffany并不介意,但他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大男人主义吧!

    林安然将徐贤的保姆车送走,在赶回ll公司的时候,拨通了泰妍的手机,他需要和泰妍好好聊聊,就像这段时间他从泰妍那儿获取tiffany的情报一样,他需要为之后的安排向泰妍争取一些支持。

    从仁川国际机场到ll公司一个小时的路程,林安然一直在打diàn huà,不过并不全是和泰妍的,在最开始的二十分钟之后,他又和一些脑海中刚刚形成的模糊计划相关的一些人好好聊了聊。

    当然,林安然在关心着被他伤害了的tiffany,而更多的人则是在关注着今晚的大钟奖,关注着林安然是不是能够用一部diàn ying就捧起ying di奖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