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希望不存在的被探班

作品:《娱乐韩娱

    卧室中,闵瑞贤一身高领露肩黑色长裙,满脸的不舍。

    身着银色西服的尹智厚一把捏住闵瑞贤的双肩,一脸不甘与愤怒地说道:“你说是谁渴望着谁?15年来只望着闵瑞贤一个人还不够吗?我也是个男人,渴望抱着你的,是个男人!”

    “我也知道。”闵瑞贤轻轻抱住尹智厚,声音中满是歉意,“对不起,智厚。真的很对不起。”

    尹智厚轻叹一声,看着眼前无比动人的闵瑞贤,轻轻地吻了上去,而闵瑞贤也没有拒绝,缓缓地回应了起来。

    “cut!过了!”全基尚喊出这样一句话,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段吻戏就拍了十八条呀!想想前面林安然基本两三条就过的表现,全基尚真的有股想哭的冲动。打不得骂不得,很郁闷的。

    听见全基尚的声音,林安然连忙从尹智厚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一把脱下身上的西装披在了韩彩英的身上。

    虽然房间内开了暖气,但林安然可是感觉得到韩彩英裸露的双肩上的冷冰。

    韩彩英一脸打趣地看着林安然,“终于过了。如果不是看出你的眼神不似作假,我还以为安然你是故意占奴纳我便宜呢。”

    “怎么会,我可是个正人君子。”林安然脸色不变地说出这样一句。

    韩彩英仔细地打量着林安然,笑道:“你是真的变了,她没等错人。还有,你是尹智厚,不是具俊表,记住了。”

    说完,韩彩英便去换衣服准备下一场戏,人多口杂,韩佳人这个名字还是不能提的。

    林安然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却总感觉今天的这句话有些其他的意思。

    “智厚,你这样害羞可不行呀。作为一个演员,以后肯定少了不吻戏甚至床戏,要习惯才是。是不是还没女朋友?要不要奴纳帮你介绍一个?”这声音是尹智莲的,她也看清了刚刚林安然的尴尬,还以为他是没有经历过女人才会如此。

    林安然连忙应道:“知道了,奴纳,现在还要忙事业,女朋友的事情以后再考虑吧。”

    “嗯,也对。”尹智莲想了想,说道,“男人是要以事业为重。不过,演员不像idol那样时刻活在聚光灯下,粉丝对演员的容忍度也比idol要高,所以等你想找女朋友的时候记得告诉奴纳,奴纳一定帮你找一个合适的。”

    林安然只得笑着应了下来,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来韩国后就碰到些奇葩的事情。

    一直对婚姻坚持、固执的李孝利三年后突然愿意不要名分地跟着自己,红颜金泰熙也变成了自己的女人,韩佳人独自一人等了自己三年,李思馨相隔三年又回到自己身边,这是自己真的跟三这个数字很有缘分吗?还有小水晶、林允儿、泰妍……还有眼前这个刚认识不到两周就完全把自己当亲弟弟的尹智莲。

    用一个字来表达林安然现在的心情:哎!

    这时一个工作人员走到全基尚身边说了几句,全基尚点了点头,向不远处的林安然叫道:“安然,有人探班。”

    有人探班?

    李孝利、金泰熙和韩佳人几人已经说过不会来探自己的班,以免闹出不必要的fēi wén为林安然刚刚开始的演艺之路造成困扰,那么现在会是谁呢?允儿、泰妍还有西卡应该忙着练习《e》的现场,为即将发行和打歌做准备;也不应该是小水晶,她现在应该在咖啡店为业绩努力;那会是谁呢?

    当林安然看见来探班的人时,顿时乐了,原来是她呀。

    “你怎么来了?今天不用练习吗?”接过女孩手中的咖啡,林安然带着女孩回了自己的保姆车。

    现在少女时代正因为fēi wén而被不少人anti,如果这时少女时代的队长来探班的消息被外人知道,年末大典结束后又变得无聊的人们肯定会为此而闹腾的。

    “看你神色有些不好,被人欺负了?不会是还在因为《e》闹脾气吧?”手中的咖啡还是温热的,林安然看着泰妍很是勉强的笑容顿时打趣了起来。

    “不是的。”泰妍深吸一口气,说道,“oppa,你不会骗我吧?”

    林安然诧异地抬起头,看见泰妍一脸正色,心里突然有些堵。不过他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当然,我怎么会骗你呢。”

    “那oppa为什么还要为难希澈oppa?”泰妍看着林安然,她能够感觉林安然说话时的真心,但现在的她却很怀疑是眼前这个男人演技太好而瞒过了自己。

    年末大曲之前,金希澈和superjunior都没有任何意外,但年末大曲之后,公司突然公布了金希澈受伤的消息,并言明需要一段长时间的修养。

    泰妍虽然也很担心这位经常照顾自己的“欧尼”,但为了不拖累组合也是等到空闲下来才去看金希澈,然而看到的不是躺在病床上的金希澈,而是躲在房间内发呆的金希澈。原来他不是受伤,而是被公司没有理由地冷藏了。

    泰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林安然,因为金希澈和sj现在都处于上升的状态,如果不是因为不可抵抗的外力,不会放弃这样一棵摇钱树,而金希澈最近得罪的人中就只有林安然有这样的实力。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林安然的笑容也终于消失,“就是为了这个来找我?还有,你的‘希澈oppa’我认识吗?”

    泰妍看见一脸冷意的林安然,心里一痛,她不喜欢这个冷漠的林安然。但金希澈的事情是因她而起,她觉得自己有义务去解决:“oppa,如果不是因为你,希澈oppa也不会被冷藏。”

    “是吗?”林安然觉得应该再带这丫头去一下汉江大桥,那儿对泰妍这只软软的大脑应该有静心的功效,“那你准备用什么来交换呢?别忘了,你自己已经是我的了。”

    再次听到这句印象深刻的话,泰妍缓缓地低下头,声音低沉,“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

    “金希澈对你这么重要?”林安然听着这样的话,却没有什么畅快的感觉,眼前这个自暴自弃的泰妍让他很心痛。

    明明是很欢乐的日子,为什么要演成苦情剧呢?

    拨通了金英敏的diàn huà后,林安然将外放的手机放到了腿上。

    “林少,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林安然一边喝着泰妍带来的咖啡,一边说道:“金希澈是怎么回事?”

    “小孩子不懂事,招惹了林少。我已经让他在一个人反省去了,如果林少不满意,我可以让他退出娱乐圈,或者去服兵役?”

    林安然没有看愕然的泰妍,将手中空了的咖啡罐扔进了垃圾桶,“不用了,sj现在少不了他。”

    结束通话后,泰妍便陷入了沉默中。

    许久,才传来了泰妍弱弱的声音:“oppa,对不起。还有,谢谢。”

    “没事,我让人送你回去。”林安然勉强笑道,阻止了泰妍接下来的动作。

    等自己的助理客串少女时代经济人离开后,林安然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殆尽。

    “那个女孩对你很重要?”韩彩英坐到林安然身边,倒真像是剧中的闵瑞贤面对尹智厚一般。

    林安然靠在椅背上,一脸的慵懒,“彩英奴纳,不是到你的戏份了吗,怎么有空来陪我干坐着?”

    “现在是具俊表和金丝草的戏份,一会金丝草就要在具俊表身上醉酒呕吐了呢。”韩彩英轻笑着将话题转回了林安然身上,“如果不是佳人,我真的要不认识你了。就算是三年前对李孝利,我也没见过你能够如此容忍,容忍女人在自己面前提起另外一个男人,甚至为那个男人求情。

    安然,到底是这三年来你变得太多,还是那个女孩对你比你现在所有的女人加起来还要重要?马上到我们的戏份了,这个问题你回去再想吧。总之,不要因为一个女孩伤害到将你放在第一位的女人,尤其是当她们已经没有了退路的时候。”

    林安然转过头,轻笑道:“我还没有差劲到被一个女人左右的地步。倒是奴纳你,变化很大呢。”

    “现在我是闵瑞贤,智厚。”韩彩英带着近乎完美的笑容站起身,向着全基尚招呼的方向走去。

    林安然苦笑着摇了摇头,又被这个女人教训了。或许真的应该将前世不应该的记忆彻底抛弃,否则在面对泰妍和面对其他女孩时不同的态度,不是被人误会,就是被人认为是精神分裂的。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p;lt;/a≈ap;gt;≈ap;lt;a≈ap;gt;≈ap;lt;/a≈a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