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七章 误会

作品:《娱乐韩娱

    是夜,林安然住在了二楼,而他原本的卧室则是让给了已经完全把他定义为‘禽兽’的小夏妍。樂文小说|

    虽然不是主卧,不过里面的设施还是很完善的,这也是郑秀晶的房间,那只林安然等身人偶刚刚进入她的怀里就被林安然提了出来,锁进了衣柜里,开玩笑,他本人都在这儿,还需要用什么人偶?

    别以为男人就不会吃醋,男人吃起醋来更奇葩。

    郑秀晶却很喜欢林安然现在的模样,这一次从天朝回来待的时间也不多,和少女时代一样,她们主攻的位置需要她们在年底之前跑完不少的行程。

    郑秀晶去换衣服了,林安然则是无聊地拿起手机上起了网,倒不是他真的是一个正人君子,如果是以往,他肯定会光明正大地去看的,反正他还没有洗澡,一起洗也算是节约用水嘛,可今天嘛。

    郑秀晶磨磨蹭蹭地从浴室里出来,看状态好像有些疲惫,也不知道是不是临近年末,s给她们安排的行程太多了,不然以她的体力,还不至于在林安然的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

    “oppa!”

    “啊,洗完了?我也去洗一下。”林安然笑了笑,便走进了浴室,留下郑秀晶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林安然厌倦了。

    当林安然从浴室中出来的时候,郑秀晶已经钻进了被窝里,正在思考着是不是林安然对她的心变了。小女孩的心思总是多变的,虽然确定了自己和林安然的心意,但在面对和常理不同的林安然。她总是缺乏足够的安全感。

    林安然清楚郑秀晶的性格,知道这个遗传了郑家身体素质的女孩同样遗传了郑家那倔强的个性,因此,尽管他在心底已经想好了明天该怎么为了这丫头去跟s商量一下fx的行程外并没有其它的动作,也没有说什么,轻声招呼了一下后就自顾自地睡了过去。

    于是,当郑秀晶感到背后的男人呼吸逐渐平稳。仿佛已经睡着了一般后,她终于是忍不住了。眼泪从眼角滑落了出来,不过她却死死咬着嘴唇,让自己不发出一丝声音,而林安然此时却已经睡着了。今天的他精神也是消耗了不少的,便错过了怀抱里这个女孩的眼泪。

    这一晚,过得很安静,但却只是对林安然而言。

    他并没有发现,身边的女孩在他睡着后直直地盯着他看了许久,而且还是那种幽怨无比的神情,最重要的是,这丫头的表情很明显地表示她已经进入了某种自我暗示中,直到她感觉到困了。也终于睡过去后,小脸上还带着伤心和害怕的表情,让人怜惜。

    林安然安稳地睡了一整晚。他的精神也是恢复了饱满,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的生物钟可是非常强大的,尤其是在调节睡眠这一项上,尽管有时候需要熬夜的时候会感觉到非常疲惫,但至少恢复的过程也非常的快。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不过林安然却发现郑秀晶眉间的疲惫比起昨夜时更甚了,甚至还多了一些忧愁和不安?

    林安然还是很关心郑秀晶的。如果不是昨夜发现了郑秀晶眉间掩饰不住的疲惫,他肯定不会就那样睡过去的,今早起来发现这丫头的疲惫感更重了,也让他很庆幸昨夜没有因为自己的私欲而让这个女孩身体更加难受。

    不过的确要去s问一下了,郑秀晶的体力一直是非常好的,怎么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并不知道有大半责任在自己身上的林安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去找李秀满和金英敏的麻烦,到时候不管是谁说话比较算数,他都要得到一个合理的dá àn。

    有时候误会就是这样造成的,林安然不是神,看错一些东西很正常,而郑秀晶虽然已经完成了从女孩成为女人的仪式,但年龄摆在那儿,她的思维方式也让她更相信自己主观的判断,于是,一个小小的误会就这样诞生了。

    早餐的时候,李孝利等人看到郑秀晶的疲惫都开始埋怨起来,认为林安然太过份了,居然都不关心一下小水晶的身体。

    这让林安然很是冤枉呀,他昨夜可是难得的老实了一晚上好不好?可是郑秀晶却是埋着头吃饭,也不给他辩解一下,这种反应被当作是害羞了,于是林安然受到的责难更多了,好在因为顾虑到小夏妍在,李孝利几人的言语还算含蓄,这也是林安然第一次感激小夏妍的在场。

    吃完这顿难过的早餐后,郑秀晶匆忙地离开了,让想要问她在担忧什么的林安然都没有来得及将问题问出口,不过想来想去也只有工作上面的事情了,他觉得应该去s了解一下。

    “孝利欧尼再见,佳人欧尼再见,泰熙欧尼再见,思馨欧尼再见,等放假的时候我再来找你们玩。”夏妍很礼貌地和李孝利几人道别,这让林安然很是吃味,因为……

    “禽兽大叔,走吧,不过我要坐后排,不然你突然想做什么,怎么办?”夏妍说着就爬上了后座。

    林安然一头黑线,他如果真要做什么,还能由着这只12岁的小萝莉反抗么?啊……呸!他对这个12岁的小萝莉可没什么兴趣,至少也要发育完全……额,林安然一拍额头,他都快被这个小丫头片子给带过去了。

    不行,以后要躲着点这丫头,至少在她结束这段青春叛逆期后才能好好聊天了。

    没有去看李孝利、韩佳人、金泰熙和李思馨的表情,林安然知道他如果敢回头,肯定会看到四张鄙视他的脸,没办法,谁让小夏妍已经成了家里这些女人的宝贝了呢,或许说叫宠物更加合适,而夏妍居然也喜欢这个设定……真是世事无常呀,如果小夏妍愿意在他面前这么乖巧的话,他……好吧,至少短时间内是看不到对他乖巧的小夏妍了。

    去全州的路很远,对小夏妍来说。

    所以为了打发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夏妍大发慈悲地和她眼中的禽兽大叔聊了起来,“大叔,你以后会有更多的女人吗?那我家欧尼怎么办?我可告诉你,如果你敢对我欧尼不好的话,我肯定会去告你的!”

    “告我什么?”林安然看了眼后视镜中仿佛得了多动症一般的小夏妍,笑道。

    夏妍轻哼一声,傲然道:“当然是告大叔你重婚了,居然连一夫一妻制都不知道,还ying di呢。”

    “哦?可是我们并没有结婚呀,到时候你把jing chá叫来了,我就说我们是在合租,这样肯定没问题的吧?”开玩笑,现在有哪个jing chá赶去查他林安然的家?不过嘛,林安然却很乐意和夏妍聊聊,毕竟在家里这只萝莉可是借着李孝利几人的光芒压制了他两天,他虽然不至于和一个小萝莉计较,但口头上找下乐子还是没什么心理负担的。

    “狡辩!果然是禽兽大叔,我一定会抓到大叔你的犯罪证据的,到时候看你敢不敢对我家欧尼不好!”夏妍说完就不理林安然了,皱眉沉思的表情很是可爱,如果不是在想着如何收集林安然的‘犯罪证据’的话,林安然会觉得她更可爱的。

    这个时间,金爸爸在眼镜店中看店,虽然林安然表示能够给两位长辈一间更好的眼镜店,不过这两位却是拒绝了,只是让林安然好好对待泰妍,虽然他们并没有拒绝泰妍送回来补贴家用的资金,但却都存了下来,说是给儿子和女儿结婚用,所以现在的他们只是拥有一家很普通的眼镜店,甚至还需要金爸爸每天到店里面看着。

    金妈妈则是在家,而金家唯一的儿子因为学业的原因住在学校,周末的时候才会回来,假期也和小学不一样,所以并不在家。

    林安然是把夏妍直接送回家的,金爸爸虽然对这个花心的男人骗走了他家大女儿的心这件事仍然有着不小的不满,不过金妈妈对林安然的抵触却要小的多,或许是她能够看清楚林安然对泰妍的心吧。

    金妈妈对林安然很热情,不但好吃好喝的送上来,还要拉着他吃午饭,让小夏妍很是吃味,各种闹腾,但都被金妈妈给镇压了,这只林安然面前的小魔女在金妈妈面前完全就是渣渣般的存在呀,那郁闷的模样看得林安然开心不已,也让小夏妍咬牙暗恨。

    聊了一阵后,林安然就起身告辞,倒不是他害怕金爸爸,而是今天他的确有事,现在赶回首尔时间也很紧,如果不是为了夏妍,他是不会浪费这么多时间的。

    金妈妈见挽留不住,也就没有再多做无用功,而是往他的车上塞了一堆的土特产,当然这些都是真正的土特产,而不是夹了私货的东西,这又是让小夏妍一阵嫉妒,里面可是有许多她喜欢吃、但又限量gong ying的东西呢。

    上车前,林安然蹲在送他的小夏妍面前,抓起这个女孩的手放在自己胸前,很认真地说道:“夏妍,软软一直在这里,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她不在这里了,记得把它抓出来送到软软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