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他的好,与不好

作品:《娱乐韩娱

    “我是真的不知道。”

    面对jessica疑惑的目光,泰妍一把搂住这个外冷内热的女孩,轻声道:“刚开始时,以为他只是一个正经的花花公子,结果白痴地去质问他对允儿的感觉;西卡,你知道吗,那一次在他的车上,我可是被他吓哭了呢。”

    轻笑一声,泰妍搂着jessica的手紧了紧,继续回忆着,“第二次见面,其实就是他拿着《e》来练习室的时候。是不是很不可置信?那个时候我装得很像他的女朋友吧?而那个家伙居然也自来熟地叫着不知从哪儿听来的‘软软’,真是混蛋!明明想要让允儿看清这个混蛋的真面目,结果允儿却一幅原来如此的表情,真是气死人了。而且我送他出去的时候,他居然强吻了我,而且还说什么‘以后你是我的,不准跟其他男人有亲密的接触,生活不行,工作也不行!’,真的是太霸道了。”

    jessica抿了抿嘴,没有接话,心中不少的疑惑都得到了解答。

    泰妍没有觉察到jessica的异常,难得有一个知道情况、可以倾诉的对象,她当然不愿意错过,“那天李孝利前辈的演唱会还记得吗?他居然因为希澈op……金希澈前辈而孩子气地做出那些幼稚的动作,真的很可爱呢。在给李孝利前辈加油的时候,他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跳、一样叫,当时我还在想,如果是我站在台上,他会这样吗?而且,那一晚我也才发现,他虽然霸道、花心,但却真的很让人感到温暖、放心。”

    那一夜,汉江大桥上逗自己笑、温柔地帮自己擦拭泪水的林安然缓缓从脑海中消失,泰妍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消散,声音也渐渐低沉下来:“后来金希澈前辈出事,我以为是他在背后做的小动作,结果冲动地跑到他拍戏的地方去质问他,结果才知道那只是金英敏社长讨好他的自作主张而已。他应该是很生我的气吧,生气我不相信他。”

    泰妍将头紧紧地埋在jessica的颈间,身体有些微微地颤抖:“他出名了呢,而且是温暖的那个他。咖啡厅那时,我还因为害怕他生气而小心翼翼的,结果发现他看我就好像看一个普通朋友一般,这就是他生气到极致的表现吧?明明我们之间什么都不是,明明我是很讨厌他的,明明我只想将允儿救出来的……明明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为什么看到他那样普通朋友一般的目光我会难过、会心痛,为什么允儿说要去他那儿时我会难过、会心痛?他明明就已经有了很多女人不是吗?为什么?为什么?呜呜呜……”

    jessica反手抱住哭泣的泰妍,任由她在自己的怀中放肆地哭泣。直到泰妍哭累了、睡着了,jessica才自言自语般说道:“你只是因为将整个队伍的压力放到自己的身上,才会在他的强势、霸道出现时发生这样强烈的反应。”

    jessica外表很冷,但看事情却很明白,七年的练习生生涯不是白过的,除了在她自己身上时。

    fēi wén、anti、黑海,还要调节队内的气氛和队员的情绪,还有自己……泰妍没有崩溃已经很不错了。直到林安然霸道地闯进她的世界,才让泰妍一直压抑着的情绪有了一个宣泄口,只是不知道,这份宣泄的情感什么时候也变了质。

    泰妍帮允儿认清了对林安然的感情,她自己却陷了进去,甚至因为他而将相处了几年的希澈oppa变成了金希澈前辈,因为他流下了在练习生时代、少女时代最困难的时候都没有流下的泪。林安然才是少女时代的劫难吗?jessica低头看了一眼一直有着竞争、甚至一些小小不和的泰妍,心里终于是祛除了最后一丝芥蒂,拉过身边的毯子盖在了两人身上。

    于是,当林允儿一大早回到宿舍的时候,就看见泰妍和jessica穿着厚厚的睡衣相拥着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

    这两人是什么情况,她们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

    “啊!允儿!”一声尖叫,不止将刚刚进门的林允儿吓了一跳,相拥而睡的泰妍和jessica也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允儿?”“允儿回来了?”……“让我看看!”

    随着tiffany一声穿透力的尖叫,一群还在房间中的少女们以光速冲到了林允儿的身前,侑莉有半边肩膀露在外面、suuny脚下只穿着一只拖鞋、孝渊嘴角还带着一丝水渍……只有起得最早的徐贤穿着最完整,但也是一副好奇宝宝的神情打量着林允儿,听姐姐们说允儿姐姐从少女变成女人了,感觉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呀,就是漂亮了不少,难道变成女人就是变漂亮吗?林安然前辈太厉害了,不但是哈佛大学的高材生,还能让女孩变漂亮!一会要去安然的家好好发表一下感言才行!

    嘴角还带着不少牙膏沫的tiffany一脸不满地看着这一群人,嚷道:“让我看看呀,我也很好奇呀,早知道我就不叫那么大声了。”

    当然没有人听她的,萌物t兼傻t的威慑力本就不大,何况只是这样同样没有什么威胁的发言。

    离林允儿最近的秀英脸蛋上还顶着两个不大的黑眼圈,一双手已经在林允儿身上不断摸索了起来,“允儿,让我看看,就这么变成女人了吗?没什么不同呀?听说变成女人会很有女人味,但你还是这样一副小丫头片子的模样,怎么会呢?胸也没变大,还有那……”

    刚开始还一脸羞红的林允儿听着秀英的话,脸色越来越差,最后忍不住拍掉在身上乱摸的几双小手,大叫道:“呀!我明明就很有女人味,不然怎么会迷住oppa的?你个只知道吃的食神不要用你那不成熟的眼光来看本xiǎo jiě!”

    整个世界顿时一静,几个女孩面面相觑。

    “变成女人就是变得暴躁?”

    “还是原来的允儿嘛,一点都没变。”

    “难道‘oppa’觉得允儿太小了,所以不敢下口?”

    就在林允儿准备再度暴发时,终于清醒过来的jessica帮她解了围:“看你们现在就像一群女似的,先去洗漱吧,别把允儿惹毛了,大力允可不是好惹的!”

    林允儿苦笑着看向jessica,明明是解围的话语,但为什么这样让人难受呢?

    “欢迎回来。”泰妍透过小镜子看到脸上的泪痕被擦干净了后,才笑着向林允儿伸出了手。

    林允儿面色复杂地看了看泰妍,最终没有将之前和林安然约定的东西告诉她,反正很快就会知道了,不是吗?

    少女时代的女孩各自想着自己的小心思,另外一片陆地上却是相当欢快的气氛。

    “cut!一条过,准备下一条!”全基尚很是满意现在的进度,也很满意林安然和一众年轻演员们的表现,这或许就是kbs花了这么大价钱获得的成果吧。对于林安然,他也是真的服气了,这样的少爷,以后再多来几个最好。

    刚刚的戏份,是尹智厚在海边吻了金丝草,然后被突然具俊表一拳揍得摔倒在海滩上的场景。

    全基尚的话音刚落下,脱下具俊表miàn ju的李敏镐连忙上前和同样脱下金丝草miàn ju的具惠善上前将倒在海滩上的林安然扶了起来。

    “哥,刚刚实在对不起。”李敏镐一脸歉意地说道。

    “没事,下面没我的戏份了,你们加油。”林安然紧了紧身上的外套,这大半夜的被沾了海水还真是有些冷,“惠善奴纳,一会加油。”

    “我会的。”具惠善点了点头,等李敏镐带着善意的笑容走远后,才笑着说道,“允儿没选错人,如果你不是允儿的男朋友,我肯定会动心的。”

    这个女人,还真是!

    看着具惠善离开的背影,林安然好笑地摇了摇头。

    尹智莲走上前来,将一条厚毛巾搭到林安然肩上,一脸关切地说道:“回去换衣服吧,如果觉得累,就先休息。你的努力大家都看得见,不用太拼的。”这些事情本应助理来做,但尹智莲却是接了过来。

    这段时间,林安然有戏份时认真地拍戏,没有戏份时也跟着剧组一直努力地学习,甚至经常帮工作人员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所以尹智莲才会如此关心他,她不只是因为演技就看重林安然,更是因为林安然表现出来的她心中属于弟弟尹智厚的善良、努力和认真。

    “好的,奴纳。”林安然笑着回答,外人是觉得他走了尹智莲的路子才进的剧组、或者尹智莲在讨好他,他都不介意,只需要知道这位奴纳是真心对他好就足够。

    回到房间中,林安然刚换掉湿透的衣服,正准备再去片场学习一下,就发现客厅中跟剧组一起来渡假的韩彩英。

    韩彩英自来熟地打开了房间内的一瓶红酒,“你还是这样讨女孩子喜欢,具惠善也看上你了?大晚上的不锁门不会就等着她送shàng mén来吧?”

    林安然当然不是等着具惠善送shàng mén,只是想着要出门而没有多此一举罢了。

    接过韩彩英递过来的酒杯,林安然没有道谢,刚因为口渴想要一口喝尽,却被韩彩英一把拉住了手腕,“真没见过你这样不讲究的少爷,让奴纳来教你如何喝红酒。”

    “好啊。”

    林安然对红酒的礼仪当然知道,韩彩英也知道他知道,既然她装作不知道,他又何必扫兴。

    讲述了半小时的红酒礼仪,房间内最后的半杯红酒也倒进了韩彩英的杯中,“红酒就像女人,需要去品。如果只是像喝水一般,很可能最后连回味也不会剩下。”

    虽然如此说着,韩彩英却双颊绯红如喝水一般喝掉了剩下的红酒,还双手不甘地伸向林安然带过来的几瓶白酒。

    林安然连忙阻止了韩彩英的动作,这情形要不要这样熟悉!

    韩彩英倒在林安然的怀中,双眼带着媚意,“安然,是不是早对奴纳有非份之想呀?居然把奴纳灌醉了,实在太坏了。”

    明明是你自己把自己灌醉的吧?!

    林安然连忙拉住韩彩英在自己身上乱摸拽的手,再这样下去,肯定得被逆推了。但看着几乎已经失去了意识的韩彩英,林安然也只有苦笑的份了。

    门外已经传来了剧组工作人员的声音,如果现在将这女人送回自己的卧室,肯定会被人误会的。

    看着韩彩英满是媚意的俏脸,林安然也是一阵意动。

    将韩彩英抱回自己的床上,林安然脱掉她的外套、将被子拉上后,自嘲地摸了摸鼻子,自己这算不算是柳下惠?

    林安然看得很清楚,韩彩英对自己并没有爱,她今晚到自己的房间里来找醉到底是因为什么,林安然也不想追究,但他还有着自己的准则。韩彩英是韩佳人认可的姐姐,那么也就是自己的姐姐,而且这位姐姐也给帮了自己不小的忙,林安然不想因为她的一时冲动而做下什么让她后悔的事情。

    最主要的原因,是林安然和韩彩英之间并没有感情的存在,如果是个不相关的měi nu送shàng mén,林安然当然不会介意,但韩彩英却算他半个娘家人。

    清晨,从醉酒中醒来的韩彩英在林安然睡了一晚的沙发前站了许久,小手缓缓地向他脸上伸去。

    此时的林安然真的很有吸引女孩子的魅力,俊郎的外表在戴上尹智厚中长的淡金色假发后,原本就算睡着也不曾散去的凌厉也被遮掩了不少,却不损他阳光的外表,更多了一种柔和的色彩,而这种色彩也正是最能击中女孩心中最柔软部位的东西。难怪网上那群女孩会将尹智厚难得露出的微笑称之为秋意中苏醒的温暖,其实,这种温暖是连寒冬都能够融化的吧?

    许久,韩佳人的手停在林安然的脸上,却是不敢触碰。而从未在她眼中出现的复杂感情也终于从最深处站了出来,或许只有这个男人睡着的时候,韩彩英才有这样的勇气。

    当林安然的调整好时差的生物钟将他唤醒时,他只看见了案几上的一张便条:

    我先走了,智厚。真的很嫉妒她,好好照顾她。――爱过智厚的瑞贤。

    同时,正在和金泰熙、李孝利一起研究早餐搭配的韩佳人收到了韩彩英的短信:

    恭喜你,佳人,恭喜。

    ps:4000字章节送上,求收藏、求推荐啦韩彩英回家玩去了,要不要再出来加点戏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