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五章 心病

作品:《娱乐韩娱

    不知道是因为公司的新形象受到冲击的原因,还是因为林安然的压力,s在处理krystal昏迷事件上表现出了相当大的积极性,先是出具了krystal的检查报告——当然是郭立开具的比较‘合理’的证明文件,说明krystal并不是因为身体负荷不了繁重的行程才晕倒,而是因为刚刚从国外飞回来、没有调节好自身,才会在舞台上昏迷。︾樂︾文︾小︾说|

    虽然这个说法很是牵强,但有郭立这位已经在韩国首尔大学医院任职、在韩国医学界有一定地位的专家的报告,也是平息了不少人的怨念,但还是有不少的人指责s公司没有及时注意到艺人的身体状态,安排行程不合理,不然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关于林安然将krystal抱离现场的解释,也采用了网上流传最广的那个版本,再经过一些加工后便成了最合理的解释:林安然和krystal的交情还要追溯到两人出道以前,再加上jessica的关系,他那样着急krystal的心情也能够理解了。

    而此时,时钟的时针才刚刚划过午夜12点。

    这或许是s动作最快的一次了吧,以前就算是要澄清旗下艺人的fēi wén,也是在发酵了一段时间、对公司和艺人最有利的时候才会澄清,哪像现在,简直光速呀!

    不过娱乐圈这么热闹,林安然所处的环境却是非常的清静。

    靠在郑秀晶的床边,林安然心里叹了口气,他要怎么才能知道这个女孩的心病是什么呢?直接问吗?想一想小水晶的性子,林安然突然觉得可能性太低,要是小水晶不愿意说的话,就算是他林安然也无法从这个女孩口中知道这些内容。

    夜深了,按照偶像剧的节奏,林安然应该握着郑秀晶的小手守在床边,然后困了就趴在床边睡着。第二天清晨,昏迷了一整夜的郑秀晶终于醒了过来,看到握着她的小手、趴在床边的林安然时感动得满含热泪,接着林安然醒过来。两人相拥而泣,接着大圆满结局。

    可这终究是现实呀!

    林安然在知道郑秀晶的情况后就只是担心郑秀晶的心了,身体上有郭立的方子还是能很快养起来的,这是他对于郭立的自信。那么他也不会傻傻得趴在床边睡着,而是准备洗一洗。上床睡觉。

    虽说郑秀晶现在是病人,不过既然是心病,那么林安然觉得他的怀抱应该会让女孩更感觉到安心,他们之间又不是还在恋爱的男女,早就进行过深入交流的两人抱在一起睡觉什么的实在不算什么事儿,而且林安然也没想着对昏迷的郑秀晶做什么,只是想给对方一个怀抱而已,相信明天一早,郑秀晶醒来的时候发现她在他的怀里,就算有什么心病也会消散大半吧?

    林安然轻轻站起身。想去洗个澡,不过手上传来的力道却让他无法离开。

    林安然转过头,原本被他握在手心中无力的小手此时却反扭住了他的大手,而原本应该昏迷的小水晶却一脸冰冷地看着林安然,“oppa,你要去找v妈,不要我了吗?”

    ……

    宋茜回到宿舍时已经很晚了,不过崔雪莉、朴善怜和aber都还没有休息,看到她回来就着急地围了过来,问起了郑秀晶的情况。

    “没事。就是时差没倒过来,休息一下就好了,不过明天你们应该看不到她了,后天你们或许会看到一个活力四射的小水晶。”宋茜并没有说出心中的担忧。在她看来,这几个mèi mèi还不适合了解感情方面的东西,那玩意儿实在是太消耗心力了。

    “呼!这样我们就放心啦!”

    三个女孩齐齐松了口气,但宋茜因为有心事,并没有发现崔雪莉眼中的担忧。

    “好了,都去睡觉吧。这么晚了。我先去洗澡了。”

    热气蒸腾的浴室里,因为mèi mèi们都洗完了,宋茜有更充裕的时间在这里面待着,而她也很喜欢这里的环境,这份蒸腾的热气让她感觉自己的思维都活跃了不少,可就因为活跃了不少,她才因为自己之前的表现而羞愧。

    羞的是居然对林安然说出那样暧昧的话,虽然听起来是对林安然表示好感,可天知道她自己心里都没有确定自己能不能接受这份和其它女人分享一个男人的感情,愧的则是在林安然的温柔中居然忽略了还躺在病床上的mèi mèi小水晶,不过也很庆幸,要是郑秀晶听到她的那番话,肯定会埋怨她这个当姐姐的。

    可宋茜不知道的是,郑秀晶的确听到了她说的话。

    郑秀晶的身子本就不差,不然也不会坚持住fx经常四处飞的繁忙行程,她的昏迷只是因为昨晚的误会让她的心累了,也导致一晚上没有睡好,加上今天一整天都在想着这件事,又在舞台上被冷风一吹,加上激烈的舞蹈动作才会暂时性昏迷。

    郭立的诊断没有错,郑秀晶只要好好休息就成,可他并没有说郑秀晶真的需要等到明天早上才会醒,那是电视剧里的节奏。

    当郑秀晶的意识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就听到了宋茜和林安然的谈话,之前的谈话还让她有些欣喜,所以她就装作没有醒,想要听更多林安然的心里话,也期待着宋茜能够帮她追问更多的内容,不过越到后面,越感觉不对味,怎么都有一种被宋茜挖墙角的感觉,不过她仔细一想,她也不是林安然的第一个女人,更不是林安然的唯一,这种感觉太过莫名其妙,也就抛到脑后了。

    直到宋茜叫林安然oppa的时候,郑秀晶才感觉到一阵苦闷,不过原本预料中的对宋茜的恨意却没有充上心头,有的只是对林安然的不满,不满他居然这么招女孩的喜欢,不满他居然在她的面前还和另外一个女孩说着暧昧的话,何况这个女孩还是她很熟悉和尊敬的姐姐。

    郑秀晶的心很乱,直到林安然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她才放弃了继续昏迷,拉住了这个男人,用一脸的冰冷来掩饰内心的害怕与不舍。

    “oppa,你有了帕尼欧尼,所以厌倦我了,今天又听到v妈的话,所以又想要去追v妈了是吗?如果你……呀!疼!oppa!我是病人呀!”

    林安然讪讪地收回手,他只是在不知不觉之间习惯了在女孩淘气的时候敲对方的额头而已。

    坐在床头,看着突然转变画风的小水晶,林安然很肯定地说道:“我对你家v妈可没那种心思,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还有,你哪儿发现我厌倦你了?”

    “哼,谁不知道oppa是一只大sè láng呢,v妈那么漂亮,oppa怎么可能放过。”郑秀晶轻哼一声,不过感觉到林安然危险的眼神时连忙停下了嘴,此时她的冰冷miàn ju已经被打破了,反正双方都知根知底的,她也不觉得自己能够用表情吓到对方,所以只能不满地扭过头,不坑声了。

    林安然一阵头疼,他还以为能够激出小水晶心里不舒服的原因呢,现在看来失败了。

    不过林安然可不是一失败就放弃的主,只是他并没有太多处理现在这种状态的经验,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居然一时词穷了,或者说在他的心底,也并不是没有对宋茜动过心,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总不能指望林安然面对一个大měi nu还不用眼睛去看不是?

    郑秀晶紧闭着双眼,苍白的小脸上泛起一阵红晕,可几滴泪珠却从她的眼角滑落。

    林安然有些慌了,心里暗器自己混蛋,只得连声安慰起来,虽然话语有些混乱,但好歹将他对小水晶的关心表达出来了。

    不过安慰好像没有用,郑秀晶一直不理他,自觉理亏的林安然叹了口气,想要去洗个澡,但又害怕郑秀晶胡思乱想,只能有些别扭地抱着女孩,幸好他今天没有流汗什么的,不然他的一世英明算是毁了。

    时间慢慢流逝,就在林安然将要睡着的时候,耳边传来了郑秀晶轻冷的声音:

    “oppa,你会不要我吗?”

    “说什么傻话呢,我怎么会不要你?我可是说过要把你一辈子锁在我的身边的!”林安然有些意外,不明白女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有些迷糊的大脑还不足以支撑他完善地思考这个问题。

    “可是昨晚明明oppa的、oppa的……还强忍着不碰我,难道不是对我厌烦了吗?既然oppa对我厌烦了,也就很快会不要我了吧?”郑秀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不过既然说出来了,那她就想要知道一个dá àn。

    林安然此时已经完全清楚了,他正一脸古怪地和女孩对视着,隔了好半天才憋着笑问道:“小水晶,你的心病该不会就是这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