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六章 林汉

作品:《娱乐韩娱

    无瑕的容颜,有致的身姿,纯粹的笑容,与明月相携一般的气质,这样的画面在大部分人看来,都会把眼前的女孩当作是女神一般,然而在不同人的眼里相同的画面也有不同的解释。篮色,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林安然从下车后一路走过来,双脚已经被沙滩上时不时冲上来的湘江水给润湿了,不过他却没有在意脚上传来的寒冷,而是满眼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女孩。

    “妈妈一直说她去了月亮上面,她说等我长大了,有能力摸到月亮的时候,能够再次和她见面了,可是我都长这么大了,为什么还是摸不到月亮呢”

    感觉到身后的气息,女孩调皮的柔嫩小脚停了下来,整个人的气质也从出尘变成了哀伤。

    林安然听着女孩的话,不由得怀念地般想起了八年前,那时眼前的这个女孩才13岁,还是一个很可口的小萝莉,整天叫着要找妈妈,然后他看着这丫头可怜,偷偷躲过家里人的看护,带着她来到了这儿,当时他还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当时的他还意气风华,当时的他还难得地中二了一把,抱着女孩站在那一块被湘江水不断冲刷的大石头上,指着天上泛着朦胧光芒的月亮,大声向女孩承诺道:“歆儿,以后我一定陪你到月亮上去”

    “哥哥,你能陪我到月亮上去吗”女孩突然转过头,笑语嫣然地看着林安然。

    林安然猛地抬起头,喉头有一些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嘛,原来哥哥从来都是骗我的,我知道。”女孩收回脚,慢慢从石头上站了起来,一边拍着衣裙上不知道有没有的灰尘一边轻笑着说道,“哥哥说过要陪我找妈妈的,结果却偷偷跑到美国去了,把人家一个丢在那个冰冷冷的房子里;哥哥还说过要给我一辈子的幸福的。结果一转眼告诉我已经有了一个嫂子;哥哥说过”

    “歆儿”林安然阻止了女孩的话头,但却不知道如此继续。

    “嘻嘻哥哥又叫人家的名字了呢,真的感觉好幸福呀,可惜。可惜”女孩抬手想要抓住林安然,但两人间的距离比她的手臂要长,所以她失败了。呢喃声中,女孩自嘲地笑了一声,突然张开双臂。双眼直视着林安然,后腿了一步,整个人便向冰冷刺骨的湘江水中倒去。

    “歆儿”

    林安然再也顾不上什么,几步跑到了女孩站立的石头上,抬手想要抓住女孩的手,但他却无法超越人体极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孩带着笑容掉进了湘江中。

    “该死”林安然暗骂一声,直接跳了下去。

    “该死”崔昌灿吐出一口污血,随即紧了紧左手的bi shou,双眼冷冷地瞪着对面的壮汉。

    崔昌灿没看过网球王子。所以他没有像网球王子主角那样左手才是杀招,他之所以用左手拿着bi shou而不是用他最习惯的右手,只是因为他的右手已经脱臼了,如果是平时,他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能够处理好并恢复至少七层的实力,但现在他却不敢浪费这几秒钟,那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

    壮汉比起崔昌灿来看起来更加凄惨,手臂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但实际上他受到的只是皮外伤而已,崔昌灿几次割向他动脉的攻击都被他躲开了。

    “还不错。”

    了几口。壮汉在崔昌灿警惕的眼神中站了起来,咧着嘴笑道,“你的任务是保护宋xiǎo jiě吧其实你不用太在意,因为我的任务并不是对宋xiǎo jiě做什么。”

    “是吗那你是来做什么的”崔昌灿此时也乐得聊下天。见壮汉放松了几分,他虽然不敢贸然进攻,但还是趁机把右手压在地上狠狠地一用力,只听咔嚓的一声,脱臼的地方便又恢复了原状。

    额头上冷汗直冒,崔昌灿却只注意着右手的状态。很可惜他还需要时间,不然还不如左手的攻击力。

    壮汉将崔昌灿的动作都看在眼里,最后的一丝轻视也消失不见。

    扯过之前被他丢到一边的外套擦了擦胳膊上的血后,壮汉施施然地坐到沙发上说道:“你通过我的考验了,小子。”

    “考验”崔昌灿冷笑一声,继续用这难得的时间恢复着自己的伤势,虽然壮汉的动作表示已经放弃了争斗,但他却不敢相信,或者说他不敢相信刚刚还跟他打生打死的男人会突然坐下来跟他聊天。

    “不用怀疑,我的任务是来试一下安然少爷身边的人,不然也不会把你引到房间里来,这样也不会让宋xiǎo jiě听到外面的声响,毕竟这家酒店的房间隔音效果还是蛮不错的。”壮汉咧嘴笑道,“你比起子涛那小子差多了,虽然他当了一年多的娱乐公司总经理,但比起你来还是高太多了。”

    崔昌灿还是不太相信壮汉,但对于壮汉评价实力的话他还是很认同的,林子涛当初可是他和同一期许多人的教官,虽然年龄比他小,但实力却是高出不少,至少不会比眼前的这个壮汉逊色,可被一个敌人这样大咧咧地说出来,他心里也是极度不爽的,哪怕这个敌人比他实力高,也不能妨碍他用嘲讽的证据说道:“这么说,你还是好意了”

    “一半一半吧,如果你没有撑下来,我得到的任务可是帮助清理掉安然少爷身边没用的家伙的。”壮汉爽快地说道,但说的话却是那么让人不爽。壮汉可不在意崔昌灿的眼神,在对方警惕的眼神中掏出了diàn huà,拨通一个diàn huà号码后说了几句将diàn huà丢给了崔昌灿,“知道你不相信,听下diàn huà吧。”

    崔昌灿接住diàn huà,警惕地看着壮汉的同时把diàn huà放到了耳边,而diàn huà中传来的声音也是让他愣住了:“教官”

    “什么教官把我叫老了,叫我哥还有,林汉那家伙没欺负你吧要是他欺负你了跟我说,看我不打得他满地找牙”

    林子涛的声音从diàn huà中传来,崔昌灿总算相信了壮汉的话,不过这个的名字也很合适,林汉的确挺壮的。

    没有跟林子涛报怨,崔昌灿结束diàn huà后拖着身子也从到了沙发上,一声不吭地开始处理起自己的伤口,至于林汉给他的伤害,他会用自己的力量找回场子的,而不是像个熊孩子一般被打了回家找家长。

    “小子不错,没找家长。”林汉嘿嘿笑了两声,他虽然不怕林子涛,但也不想和他打架,他们不是一个类型,不拼命的话根本分不出生死来,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吃亏,谁让他没林子涛灵活呢。

    “我的场子我自己会找回来,到时候小心些,如果你撑不住,我也不会留手的。”崔昌灿沉声将壮汉的话送了回去,虽然像是无力地放狠话,但在崔昌灿说来却让人感觉非常的有信服力。

    林汉却是满意地拍了拍崔昌灿的肩膀,笑道:“这才是一个男人该说的话,我等你”

    崔昌灿龇了龇牙,尼玛拍肩膀那么大的力气,是故意的吧,混蛋

    要不是知道双方不是敌人而自己又打不过对方,崔昌灿绝对会拼命的,但现在嘛,他只是冷眼看着林汉,说道:“我的那些兄弟呢”

    “别担心,他们受到的照顾温和多了,而且和你不一样,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林汉嘿嘿笑道,“好了,去休息吧,这间房间被我们拆了,去别的房间吧,正好除了宋xiǎo jiě那间以外都没有人住,正好。”

    此时的这间房间仿佛台风过境一不对,这太夸张了,应该说是像被没有正规执照的拆迁队运作过一般,除了林汉屁股下边那个沙发以外都没有一件完好的设备,而崔昌灿觉得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林汉想要在huo dong过后有个坐的地方,所以才会故意保存沙发。

    “你去吧,我还是习惯自己的房间。”崔昌灿表示他还很记仇。

    “臭小子,刚夸你几句抖尾巴了赶紧的,别磨蹭”林汉一把拉起崔昌灿向外走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拉的是右手。

    崔昌灿额头上的冷汗又下来了,但却死咬着嘴唇不吭声。

    林汉看似大大咧咧,但却一直注意着崔昌灿的表情,见此心底更是满意,这个小子虽然实力还有些不足,但心性够,没有被娱乐圈的生活给腐化,以现在的情况,他在林安然身边也算是足够了。

    最后,林汉将崔昌灿丢到那间满是伤员的房间里后离开了,如果这些人不是林安然训练出来的,他根本不会看一眼,更别说来试探了。

    “又浪费了几件衣服,正是倒霉,明天得去找子涛那臭小子报销才行。”林汉嘀咕着,进了宋茜隔壁的房间,虽然他不觉得会有什么人来找宋茜的麻烦,但自家xiǎo jiě的吩咐他还是要听的。

    而崔昌灿此时却看着自己那十几个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兄弟们,嘴角抽搐不已。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后面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