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jiān zhí娱乐公司社长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无法给这个女人一个名份,但却给了她一份新婚旅行。

    济州岛的海滩、京畿道的民俗村、庆州的名胜古迹、大邱的鹿洞书院……几乎整个韩国都留下了两人的足迹,只是有些可惜的是,庆尚南道的樱花不在现在这个季节盛开,给这次旅行留下了不大不小的遗憾。

    林安然没有带金泰熙去爱情海之类的新婚旅游必去之地,他没有忘记现在的状态,如果没有一点自保能力就走出韩国,可能不知道哪儿就会飞来一颗花生米要了他的命。韩国虽说是林家给他的安家之地,何尝不是囚禁之地?甚至现在林安然地韩国的势力也是他自己无聊时弄出来的,林家不但没有ti gong任何帮助,反而将原本林家在韩国的人全部撤回了国。林安然现在可是相当的庆幸,若是当初不那么无聊,就算林家没有将他现在的状况说出来,他现在在韩国的日子肯定是相当的不好过。

    最后,林安然拜访了金泰熙的父母,当然是带着林承权一起去的,他可不喜欢伴猪吃虎,而且就算不为了自己,他也不会让金泰熙受到什么委屈。

    双方的交流很成功,金家默认了金泰熙和林安然之间的关系,林安然也会通过手中的资源为金家的房产和物流作适当的打点。

    留下林承权和金家谈后面的事情,林安然送金泰熙回了她现在的家,毕竟金泰熙还要在演艺界继续下去,就不能住在林安然的咖啡厅内。

    不怕万一,就怕一万。

    这句话说得很对,因为一万个人比一个人厉害多了。林安然能够防住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却防不住那些路人,要真是拍到大清早金泰熙穿睡衣出现在咖啡厅内的情形,那金泰熙的形象就全毁了。

    “安然,现在我可是被卖给你了哟?你如果不要我了,那我只有从汉江大桥跳下去游泳了。”金泰熙靠在林安然的怀里,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虽然这是她想要的结果,但父母就这样把自己推出去,还是让她有些不舒服。

    汉江大桥?提到这个地方,林安然突然想到那个童颜抽队,也不知道汉江大桥是不是真的可以抓住金软软。当然,林安然现在最主要的事情还是照顾好这个被爱情变得迟钝的女人。

    捧起金泰熙的小脸,林安然再度品尝起了诱人的小嘴,也用这样的行动来安抚这个女人不安的心。

    过了好一会儿,林安然才放开衣衫不整、气喘吁吁的金泰熙,没好气道:“我怎么会不要你?如果不是你刚刚那副‘你们不答应,我就死给你们看’的表情,我都怀疑伯父伯母会不会上来掐死我,还有你那个弟弟,没看他就差去厨房拿把菜刀上来砍我了吗?要是真的不要你,第一个倒霉的肯定是我!所以,为了身家性命着想,金泰熙,这辈子你都是我的了!”

    金泰熙知道林安然是在安慰自己,而刚刚的情形也的确如他所说一般,金泰熙心里本就不多的郁闷终于消散了。面对林安然霸道的宣言,金泰熙一个媚眼抛了过去,“是吗?我怎么就是你的了?”

    看着怀中春光大泄的金泰熙如此表情,林安然也不坚持,一把抱起金泰熙就朝卧室走去。对于自己的女人,还用客气什么?

    一番折腾后,林安然满意地搂着金泰熙光溜溜的身子,“泰熙,今天你好好休息,我得回去咖啡厅开门了,不然以后赚不到钱养你怎么办?”他不久前已经在咖啡厅上挂了个“林氏半日咖啡厅”的牌子,除了是自己也感觉有趣外,也算是遂了网上那群无聊人的愿吧。

    金泰熙轻哼一声,语气酸酸的:“你还没钱?骗鬼去吧,你的钱够养几百个我了。我知道你是想去看那个小丫头,是叫郑秀晶是吧?去吧去吧,反正我是个老女人,也不指望你天天守着我。”

    “哪跟哪呀,现在我可没那个心思找小孩子玩。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是个醋坛子?”林安然狠狠地揉捏着那两颗让他爱不释手的嫣红的小葡萄作为惩罚,以前还真没发xiàn jin泰熙有这么个有趣的属性。不过也难为她了,明知道自己身边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女人,还心甘情愿地跟着自己。

    虽然嘴上不饶人,但金泰熙仍然如同一个贤惠的妻子一般帮林安然穿戴好衣物,等林安然离开后才躺回床上休息,她今天太累了。林安然将一些事情告诉了她,她在为自己走进林安然的心房开心的同时,也在为林安然担心着。金泰熙知道她对林安然的事业起不到什么太大的帮助,所以她能做的,就是帮他守好后方。

    林安然的半日咖啡厅其实要过几天才要开业,今天他只是想给金泰熙这个被他认可的女人一个惊喜罢了。当然这只是一小部分原因,利益、得失这两个词在六年间已经深深地刻在林安然的心中,抹不去也擦不掉,所以这个给金泰熙准备的惊喜也是他试验自家那个便宜mèi mèi方法的又一小步。

    naooactors,也叫树艺人,是一家成立于2001年的娱乐经济公司,有“演员宝库”之称,也是现在金泰熙所在的经济公司。此时树艺人的高层正在树艺人的代表金钟道的带领下在公司门口排队等待着某人。

    等待队伍中不时有人交头接耳,因为这情形太过诡异,有哪一个新上任的社长需要董事长带队迎接的?就连旗下的大部分艺人都带了过来?不少人心中都有了异样的打算。若在平时,作为公司代表兼韩国演艺经纪协会代表的金钟道肯定会严厉地处罚这些人,但现在他却没有这个心思,他从昨天接到上面的diàn huà后就一直忐忑地等等着决定自己命运的人到来。

    或许普通人会认为金钟道手中掌握的权力十分的庞大,但他却知道自家事,在真正的权贵面前,所谓掌握大部分演员未来的金钟道三个字也只是一只稍大点的蚂蚁而已。哪家发展不错的娱乐公司背后没有一家真正的巨头?他们才是真正掌控这个世界走向的人,哪怕不为世人所知,但历史却的确掌握在他们的手中。

    就像即将在自家娱乐公司玩闹的少爷一样,一个diàn huà就让金钟道不得不如此。能够让三星这个韩国明面上的第一大集团副会长亲自安排这件事并且在这之间还在言语之间姿态极低,金钟道就明白这位少爷肯定是那个真正掌握历史的几大家族中的人。

    此时,在金钟道眼中的世家纨绔、到娱乐圈玩耍的林安然却正站在汉江大桥边,看着金泰熙口中游泳的地方。

    吹了一会儿冷风,林安然无奈地坐回车上,是谁说这儿随时都能碰到一只叫做软软的可爱生物来着?林安然有些怀疑,是不是金泰熙的投怀送抱将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兴趣捡了回来,不然怎么来韩国这么久才想着来这个对少时饭来说标志性的地方呢?

    “林少,欢迎来到树艺人。”

    林安然刚从车上下来,就看到一顶澄亮的……秃头弯腰跟自己打招呼,刚刚看过树艺人资料的他很快认出了眼前这个秃头便是树艺人的代表,也就是董事长,“金代表,我可是你新聘请的社长,不是什么林少,你认错人了。”

    “是,林社长,刚刚在我失言了。”金钟道是个聪明人,不然就不会将树艺人发展得如此壮大,旗下男女艺人三、四十人都有不小的名气。从林安然的语气中,他也听明白这位少爷只是需要这个名分而不是实权,心中也松了口气。

    “这位是新上任的社长,林安然xi。林安然xi可是哈佛大学经济学硕士,大家以后在林社长的带领下要好好工作。”

    金钟道的话音一落下,这一大群在公司大楼一层大厅站了一个多小时的员工都热烈地鼓起了掌来。公司的大门可是透明玻璃做的,金钟道刚刚的一举一动大家都看在眼里,也知道林安然比金钟道这个代表更大,何况现在林安然的社长职务还是他们名义上最大的上司。

    年轻、帅气、有实力……不但不少女职员看着一脸灿烂笑容的林安然打着小心思,就连原本以为会等来一个老头的女艺人们都有少人双眼放光。

    在娱乐圈中打拼的女人们为的是什么?除了原本就家世不错的外,都想要找一个金龟婿,嫁入豪门,但这个前提是能够找到真正的豪门。虽然林安然现在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金钟道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作为树艺人公司的艺人可知道金钟道这三个字的意义,用一言定生死来诠释也不为过,而连金钟道都要小心对待的年轻人会是普通人吗?别开玩笑了!当然,她们想要的是嫁入豪门,而不是被玩弄一次就丢弃,所以,现在这位社长不就是很好的目标吗?办公室恋情呀

    金钟道看着现场这群人的反应也不意外,现实本就是个残酷的地方,等林安然这位大少爷玩够了,树艺人还是他说了算。所以金钟道一脸淡然地站到林安然的左手侧,并稍稍落后了半个身位,而他的这个动作也更让人群中打着小心思的人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甚至不少人已经想着一会该去换哪件衣服才能体现自己的魅力了。毕竟新社长上任一般都会有庆祝酒会的不是吗?

    林安然对于人群中饱含各种意味的视线完全无视,向金钟道点了点头,才微笑着说出了一句让现场冷场的话:“大家好,我是林安然,树艺人的新任社长。不过,大家没什么重要的事千万不要找我,这个社长的职务只是我的jiān zhi而已,我的本职工作是‘林氏半日咖啡厅’的店长。大家没事也不要跑咖啡厅来,不然我会认为你是翘班了的。”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