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零九章 蔓延

作品:《娱乐韩娱

    这个世界是不平等的。

    仁川国际机场,虽然已经是深夜,但作为首尔的国际机场,现在也是非常的热闹,人来人往仿如白日。

    在待机室之上有一层用来招待真正贵宾的休息室,平时这些休息室总是空着的,因为那些有资格用到这些休息室的人是不会在机场待上太久的,所以这些休息室多半是用来当作一种象征,而不是完全地投入实用。

    今晚却是例外,机场的负责人讪笑着退出了房间,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被守在门口的两尊黑色门神给吓了个不轻,连连告罪离开,等到他拐过了走廊的弯、感觉到身后那仿如实质一般的视线消失后,他才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小心地拿出手机,给另外一位大人物发出了一条短信过去。

    休息室内,林安歆安静地站在窗边,透过单面的窗户看着下方等着登机或者正从飞机赶到首尔的人们,原本在和李孝利等人聊天时的笑容消散不见,只留下一脸的冷漠,让那张清丽如仙的俏脸显得更加出尘。

    “xiǎo jiě,刚才那个人不是安然少爷的人,只是他已经将xiǎo jiě你的消息传出去了。”林汉走了进来,原本粗壮的声音此刻却显得异常的谨慎,甚至有着一丝压抑不住的恐惧。

    “嘛,要是哥哥手下都是那种没骨气的人,我可就真的要头疼了呢。”林安歆轻笑一声,脸上的冰冷瞬间如遇夏日般消逝,异常的鲜艳,“你说哥哥他会来送我吗?”

    林汉低着头,不敢看林安歆的笑颜,斟酌了一下说道:“安然少爷的想法我们这些下人猜想不到。”

    林安歆轻哼一声,道:“好了,真是无趣。下去吧。”

    林汉苦笑一声,转身离开了房间,他明白林安歆的意思。无非就是说他这么个大个子却怕她一个小姑娘,明明在面对其它人时都是一副张狂的姿态却在她面前唯唯诺诺的,看着虚假,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想到家里那几位现在的日子。林汉总感觉背后有一股股的凉风在吹,这不,刚走出房间他就感觉背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如果……

    林汉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暗自叹了口气,希望林安然能够赶过来吧。不然他们这些人回去又没好日子过了。

    只是林汉很明显要失望了,在收到崔昌灿送过来的礼盒时,他那张国字大脸都瞬间就夸了下来,“安然少爷不过来了吗?xiǎo jiě她一直在等安然少爷!”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家少爷做什么事难道还要跟你汇报吗?”崔昌灿冷哼一声,虽然现在还打不过林汉,但并不代表他就要在林汉面前弱了气势,何况他认的是林安然而不是林安歆。

    “你小子皮又痒痒了?上次没有让你舒服吧?”林汉双眼一眯,一个豪爽的东北大汉此时却露出了一丝阴狠。

    崔昌灿瞬间进入了防御状态,后退几步拉开了距离后,说道:“你还是把礼物拿进去给安歆xiǎo jiě吧。我还要等着回去报信呢。”

    “哼!”林汉瞪了崔昌灿一眼,转身敲了敲门,进了房间。

    崔昌灿擦了擦额头上的细密冷汗,心里对自己这段时间加强了两倍的训练强度再次觉得不满了起来,或许应该再加上那么一倍才行。

    不多会儿的时间,林汉就从房间里出来了,还是拿着之前的那个礼盒,“拿去吧,xiǎo jiě给安然少爷的礼物在里面了。”

    崔昌灿警惕地接过轻了不少的礼盒,快速离开。他可不想在林汉面前待太久,尤其是在他还打不过这个混蛋的时候。

    “这小子,还真是机灵。”林汉轻笑一声,走进房间小声问道。“xiǎo jiě,现在回去吗?”

    林安歆却并没有回答,只是双眼直直地盯着手上那个晶莹剔透的小女孩模型,渐渐出神。

    ……

    “就是这个吗?”林安然掂了掂手中的盒子,并没有立刻打开,“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时间也很晚了。”

    “好的,哥。”崔昌灿松了口气,快速离开了。

    虽然对林安歆的回礼很好奇,不过作为一个聪明人,他知道好奇心有时候是很危险的,所以赶紧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还是这么机灵。”

    给出了和林汉同样的评价后,林安然打开手中的礼盒,然后直接愣住了。

    = = = =

    2010年的时间已经走到了末尾,整个韩国都洋溢着热情的气息,刚刚过去的圣诞节的气氛还没有落下,元旦的气息却已经让还没降温的人们再一次热情了起来。

    在韩国,sbs、kbs、bc三大电视台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几乎所有的艺人都在为三大电视台的年末大典准备着,等待着荣誉,期待着出彩。

    而普通民众却只是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放假总是让人欢乐的,各种商业大酬宾、跳楼大减价、吐血大甩卖都在时刻上演着,就像ne在十大城市中的十座百贸商场一样,虽然在减价打折,但每天的营业额都要比平时多上好几个点,人流量也是平时的好几倍。

    和百贸商场中的情况不同,ne的办公大楼一直处于紧凑、有序的节奏中,四六分的韩国人和天朝人在这样的气氛中快速有效地处理着越来越多的事务,这时一队明显是商业精英造型的团队在ne幕前掌舵人林承权的mi shu的代表下走了进来,直直地坐上了去往最顶层的电梯。

    “这是第几次了?难道总公司那边真的要接手这里的事务了吗?”

    “瞎说什么!林总不是说过这只是正常的商业行程吗?年底了,总公司让人过来查账也很正常!”

    “可是去年都没有这样呀?或许真的有大事要发生,我们不会被裁掉吧?”

    “应该……不会吧,现在ne还处于营利状态,总公司也不可能无缘无帮地裁员吧?”

    戴着墨镜、嘴角有些淤青的林子涛一走进ne办公楼就听到了这些讨论声,虽然心里有些好笑,但还是故作严肃的呵斥道:“上班时间传什么八卦?赶紧回去工作!!!”

    看见众人因为自己的训斥而变回了正常的工作状态,林子涛满意地点了点头,只是身后传来的一声嘀咕声却让他差点来个平地摔:“林经理这是受伤了吗?难道是平时总给人黑脸,所以有人受不了在小巷子里被套了麻袋了吗?”

    ……

    “承权叔,最近公司人心有些不稳呀,难道不用安抚一下吗?”林子涛坐到了林承权的办公室里,但并没有取下墨镜,他可不想被人看到他的熊猫眼。

    只是林子涛并没有埋怨造成他现在这副尊容的林安然,反而是庆幸他帮林安歆的事情终于揭过了,用不着每天都提心吊胆的。

    “最近的事情总有些不顺,和韩进集团谈的那几个单子总是提前被人知道筹码,不趁着机会把人纠出来,总会让人心里不安的。”林承权摸了摸额头,他现在的这份工作比起林安然的管家可要累人多了。

    林子涛点了点头,笑道:“承权叔,我现在的帮手都在天朝,我就不插手了。不过你利用安歆xiǎo jiě来清公司里的内鬼,不怕让安歆xiǎo jiě心里记挂上吗?对了,国内来的那些人呢?”

    “他们正在评价公司的潜力,毕竟国内是根,现在林家既然安稳了下来,我们这些人总要落叶归根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份产业是少爷的,安歆xiǎo jiě只会ti gong帮助,并不会趁机做什么。”林承权心里其实在猜测这一次得到的会不会更多,毕竟林安歆对林安然的异常他这个一直待在林安然身边的人可是了解得不少。

    林子涛讪笑了一声,就听林承权继续说道:“至于利用安歆xiǎo jiě一事你也不用担心,难道你会觉得她会不清楚这件事吗?”

    林子涛感叹地点了点头,有些失落地说道:“是呀,安歆xiǎo jiě现在的手段的确是……很好。”

    除了很好两个字,林子涛真不知道用什么词去形容了,或许他心里更多的是对曾经那个天真的小女孩消逝掉的哀叹吧,不过幸好有一点还在,那就是她在面对林安然时依然是那个可爱淘气的小女孩,而不是一手让林家颠覆的……女王。

    “承权叔,我要回国了,分公司那边还有许多事情要我去处理。”这才是林子涛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

    挨了一顿老拳,将之前暗助林安歆的事情给了结掉,林子涛在韩国也没有什么事情了,虽然林安然在韩国,不过他还是对天朝更加亲近,何况他现在也找到了一个感觉还不错的天朝女孩,现在闲了下来去谈一场恋爱也不错。

    看到林安然那么多女人,林子涛表示他也是个朝气蓬勃的好男人呀!

    于是,林子涛便在2011年到来之前又飞回了天朝,而在韩国民众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天朝的一些触手又伸了进来,开始慢慢在这个国度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