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七章 事情总是接二连三

作品:《娱乐韩娱

    “其它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洪社长,你这里有一个叫做朴初珑的练习生吧?”林安然笑眯眯地问道。

    洪胜成脸色一变,很自然地把林安然的表情给理解成了色眯眯的笑容,小心地说道:“是的,公司里是有一个叫做朴初珑的练习生。”

    洪胜成在心里叫道:千万不要跟我要人!千万不要跟我要人!!!

    只是林安然的话却把他的想法给击破了,而且还是打得支离破碎的那种。

    “听说初珑已经进入女团预备役了,我很看好她,可是要让她和她的姐妹们分开的话或许不太好。”林安然皱了皱眉,突然像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一般,用商量式的语气说道,“洪社长,你看让初珑在的那个预备女团全部给我ll如何?”

    洪胜成有一种要晕过去的冲动,也正因为此时脑袋有些不清醒了,加上林安然温和的语气,让他有了那么一丁点反抗的心思:“林少,这个很让我为难呀,你也知道cube说是我的产业,但其实……”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了?”林安然脸色一冷,他可不想在这儿浪费太多时间,要不是有金泫雅在这儿,他还看不上洪胜成这个人,就像的李秀满和一直想要巴结他的金英敏,他都懒得去看上一眼,因此他直接就摊牌了,“洪社长,你可以认为我这是在通知你,而是不是和你商量,难道说你认为sidhq和sk集团会因为这点事跟我过不去?要不要你打个diàn huà问一下车胜宰?”

    洪胜成这时才真正弄明白林安然的意思,只能苦着脸应了下来:“内。”

    洪胜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就像他说的那样,虽然cube的社长是他,但cube的一切并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至少在面对到公司的大部分利益时,他还要听其它人的指教,而这些人无疑就是cube的股权所有者,另一个经纪公司。

    洪胜成作为cube的社长、代表理事和创立者。个人控股却只有0,而另外还有两个大股东,一个是控股0的环球音乐集团,一个则是绝对控股、控股份额达到01的siduhq。因此cube真正的老板可以说是siduhq,而不是洪胜成。

    哪怕siduhq的控股率只抠门地超过了一半的01,但也足以拿到cube的最终决定权。

    siduhq是韩国的独立唱片公司之一,创立于1995年4月,下设多家分支机构。领域横跨音乐、影像与平面广告等方面,虽然在普通人的眼里不怎么耀眼,但按照综合实力来说,它比起被喻为亚洲星工厂的公司的影响力来说并没有什么差距,甚至还要强上一些,而其的实力后盾则是韩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sk集团。

    或许单单这样说还有些宽泛,那么就拿一直将视作目标的韩国三大经纪公司之一的jyp来说吧,它和cube一样,虽然是由社长朴振英创立的,但它背后也是站着sideuhq、或者说是sk集团的身影。

    或是普通的二代。洪胜成还能够用siduhq的名头镇着他们,再升级一点的,还能够用sk集团的名义,但林安然很明显比这两家要有力多了,先不说sk有没有和林安然呛声的能力,就说为了一个还没有出道的女子组合和林安然敌对根本就是不值当的事情,sk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在不拿出全部实力的情况下只会被林安然碾压,所以他也只能吞下这个苦果,并且下定决心以后一知道林安然来自家公司就把所有的女idol和女练习生全部锁在练习室里。免得发生今天这样的情况。

    好在林安然不是霸道到不讲理的人洪胜成吐了,回忆起当初给他添了一点堵的男人,他便露出了有趣的眼神,问道:“洪社长。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ra?”

    “ra?智薰?当然记得,当初可是我带着他出道的呀。”洪胜成和朴振英一向不和,所以很明智地把朴振荣在ra这个韩国的顶级艺人身上的努力一句话给抹掉了,此时他对ra还是有些维护的,当下便警惕地问道:“林少,你不会告诉我ll已经把他签下了吧?”

    “没有。几个月前他到是到ll来说想要加入,只是我没要而已。”林安然无所谓地说道。

    洪胜成嘴角有些抽搐,很明显对自己重视的人被林安然看不起感到有些不爽,要知道他在出来建立cube后可是找过ra很多次,给出了不少的条件,都没有让这个曾经的弟子进入他的怀抱呀。

    洪胜成不是笨蛋,在思考了一下后就明白了林安然的意思,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林少,您是说用ra来……交换apk?”

    洪胜成可不怀疑林安然的实力,ra虽说在韩国的地位超然,但那只能在艺人这一阶层而已,要是有实权人物出手,ra此时就算在美国好莱坞当了乔治卢卡斯的新大片男主角,也得乖乖得听话,而和一个还没有出道、不知道前景如何的预备女团相比,ra很明显更让人心动,不论是从人情还是利益来说,都是如此。

    更重要的是,想到ra到了自家公司后朴振荣那张黑得不能再黑的老脸,洪胜成心里就一阵兴奋。

    “apk?”林安然表示他不知道这个词的含义,“粉红?”

    “就是朴初珑xi所在的预备女团准备好的出道名称。”洪胜成有些急切地说道,因为不知道林安然和朴初珑之间的具体关系,他在称呼时也用了xi这样的语气词。

    “原来是这样呀。”林安然了然,笑道:“如果你要这样想,那也没想错。”

    林安然在上次见到ra和李孝利在ll公司里聊天后,他突然想起了之前得到的一些消息,好像ra这个混蛋之前还追求过金泰熙,只是因为金泰熙已经是他的了,而ra又在攻略美国市场,因此就搁置了下来。

    金泰熙被人追求,而且还是被很有能力的追求,表明了她的魅力,这让林安然对能够拥有金泰熙很自豪,但并不代表他就喜欢看到这种情况,要不是ra的动作很有文化气质、没有什么小动作,而且经常不在韩国,他肯定送他去和尼坤做伴去了。

    又或者像是不知道是不是转到了na尼亚疗养院的延政勋一样。

    现在嘛,林安然看了一眼激动莫名的洪胜成,心中思考着这个胖子是不是跟ra有一腿,一边善意地笑道:“我在美国也有一些人脉,ra最近不是一直忙着美国市场吗?或许我可以介绍一些好莱坞的导演给他认识,至于能不能够得到机会,那就看他自己了。”

    林安然在美国只有过几次露脸的机会,但并不代表他在美国就毫无根基,难道大家真的认为一个从天而降的歌曲就能够在美国公告牌上留名?难道就以ichelle初建的经纪公司就能够把《大叔》推向全美国?

    美国可是一个地域性极强的国度,这一点从黑种人、黄种人在美国受到的歧视就能看得清楚。

    要不是林安然在美国有着隐性的人脉,他的作品在进入美国娱乐市场时就被当地的娱乐公司给打压了,想上公告牌,想让《大叔》找到铺设整个美国、愿意即时上映的院线,做梦去吧。

    而ra没有碰到林安然的底限,而和李孝利又勉强算得上朋友,他也不好用不正常的手段对付他,因此就送走吧,至于未来如何,还得看ra自己了。

    洪胜成当然也清楚这一点,而且他清楚像林安然这样的人也不会说空话来影响他们的声誉,当下便激动地问道:“真的吗?”

    林安然耸了耸肩,便身离开,他也没心思在这儿多呆,比和一个没怎么见过面、算不上是朋友的胖子在一起实在不符合他的性格,所以还是去准备和金泫雅的烛光晚餐比较合适。

    “记得把初珑……也就是apk送到ll。ra这周就会到你这儿来报道的,趁着三大电视台年末大典的时间,别闹出太多的乱子。”

    “知道了,林少。”

    洪胜成开心地应了一声,然后嘀咕了几句就去给siduhq的代表理事车胜宰打diàn huà说今天的事情了,毕竟apk之前已经在董事会上报备,若是没有提前的说明,哪怕siduhq没办法拿林安然怎么办,却还是可以给他添堵的。

    被人挖了角,虽然送过来一个赚钱货,但心里总是会郁闷的,车胜宰在得知cube的预备女团被林安然要走后就是这样的一个心态,然而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又有一件和林安然有关的遭心事可能要传到他的耳朵里了。

    ll公司,因为林安然突然对ll公司的上心,也让李孝利、金泰熙、韩佳人和李思馨有了更多一些的想法。

    看着眼前穿得保守、不像个艺人一般来拜访自己的mèi mèi,李孝利突然问道:“宥利,要不来我的公司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