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七章 确定的apink

作品:《娱乐韩娱

    “apk,粉红,主打清新自然风。…≦”李孝利想了想,说道:“你们的经济人团队已经在准备了,不过主打曲还需要一点时间准备,这段时间你们在公司里面不要放松了练习,知道吗?”

    “内。”女孩们都点头应诺。

    “社……欧尼。”

    在李孝利的威胁的眼神中,朴初珑连忙变了称呼,“欧尼,我们的出道曲是安然oppa写吗?oppa他最近拍戏很忙吗?今天我们聚会他都不来呢。”

    虽然知道朴初珑对林安然只是粉丝对偶像的亲昵,可想到这个女孩是被林安然连apk这个女团一起打包带到ll来的,李孝利、韩佳人,还有裴秀智心里都有些别扭。

    无关乎是否大度,而是女人的本能。

    “他最近要忙着拍戏,泰熙不是也一样没有过来吗?他们最近很忙的,至于主打曲,”李孝利看见以朴初珑为首的六个女孩期盼的目光,终究是有些心软了,“《我的公主》2月底就结束了,到时我帮你们问一下,要是安然他有灵感的话,会帮你们写一首的。”

    “耶!”

    朴初珑虽然出生在91年,比李孝利、韩佳人是小小的,但比起队伍中96年的吴夏荣、95年的金南珠、94年的吴娜恩、93年的尹普美和郑恩地却是个值得信任的姐姐,可此时却是她首先开心地蹦了起来,带着以她为首的同样很高兴的女孩都是开心地蹦了起来。

    看着兴奋的六个女孩,李孝利一脸的无奈,她可没说林安然一定会帮她们写歌,但此时也不好打击几个小女生的积极性。

    算了,只是聚餐而已。

    韩佳人显然也是同样的想法。开心地看着女孩们的欢呼,眼中充满了回忆。

    不过裴秀智却心里有些不舒服了,悄悄拉了拉李孝利的袖子,“欧尼,oppa他什么时候给我们写歌呢?上次给我们写歌都是半年前了,他是不是把我、我们忘了呀?”

    李孝利有些头大。心里突然有些埋怨起林安然来了,那个坏家伙总是那么招小女孩的喜欢,还总让她为难。

    “秀智,你不知道上次给你们写了歌以后,他就一直没有给别人写歌了吗?”韩佳人笑道。

    “哎?是这样吗?”裴秀智这才开心地笑了起来。

    果然是小女孩呀,就是好哄。

    韩佳人笑了笑,扭头看向李孝利,却发现这位姐姐又拿起手机摆弄了起来,好像是在和谁发短信。不由得说道:“欧尼,这是在聚餐呢,要不先把手机关了吧?”

    韩国人是群居动物,有很多细节都体现了这一点,比如聚餐,就是很好地联系相互关系的手段,而频繁在聚餐时接听diàn huà、摆弄手机也会被当作不尊重其他人,虽然李孝利是在场最大的。但总要给后辈们做个榜样嘛。

    李孝利回了条短信,皱着眉头说道:“是安歆的短信。她明天要来首尔。”

    “安歆?oppa的mèi mèi?”韩佳人很是疑惑,“她在天朝应该很忙吧,怎么最近总是往首尔这边跑,好像上次还去找t-ara的智妍了,该不会是对oppa有什么动作吧?”

    在知道家里的情况后,林安然也将家里的一些事情挑挑捡捡地说了出来。说得最多的也是林安歆这个mèi mèi,当然没说这个mèi mèi有着兄控的奇怪属性。联想到之前林安然受到的待遇,由不得韩佳人不担心。

    “不太清楚,不过这次她过来去是有事情想和我谈的,而且还说没事就不要打扰……他。”李孝利小声说道。

    把小女孩们打发到一边自己玩后。韩佳人小声说道:“要不还是告诉oppa吧?”

    “不急,怎么说我们也是oppa的家人,何况我也没有从安歆身上感到什么恶意,或许只是安歆想要了解一下oppa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吧。”李孝利同样有些担心,但和韩佳人这种完全把林安然当主心骨的情况不同,她对自己也有着足够的信心。

    而且,李孝利不想做林安然身边的花瓶,就像她努力地做好ll公司社长这一职务一样,她也想要帮着林安然处理好家里的事情。

    “那好吧。”韩佳人性格温婉,主观性也没有李孝利那么强,一个人的时候还好,但只要跟在李孝利或者林安然身边,总是会听从两人的意见。

    李孝利放下心思,笑道:“好了,这些都是明天的事情了,今天我们可是和mèi mèi们一起来放松的,别想太多了。”

    韩佳人一脸的委屈,明明是她要安慰李孝利的,怎么说得好像是她惹了祸似的?

    不过这个念头也是一转就过,李孝利说得没错,今晚她们就是趁着林安然在拍戏出来放松的,不然肯定在家里陪林安然了,也就没有再想其它的,开始和裴秀智、朴初珑等十个小女生聊了起来。

    garden里李孝利、韩佳人、issa,还有apk玩得热火朝天,林安然却在户外吹着冷风,还有雪。

    其实今晚是没有下雪的,但因为剧情的需要,在镜头外,还有工作人员在他的头顶洒雪来着,而且让他心里有些郁闷的是,这些雪洒下来时不是直接掉在他头上的,因为他背上还背着一个金泰熙。

    这一场戏,是在上一幕吻戏之前的,由林安然背着李雪在下雪的街道上走,至于为什么这幕戏要在吻戏之后拍,这就要去问权锡章了,他是pd嘛。

    因为现在是远景,没有收音话筒,所以很温馨的男孩子背女孩的一幕中的两位主角此时却在低声聊着和剧情无关的事情。

    “oppa,现在知道我们拍戏的辛苦了吧?”

    “说得好像我没拍过戏一样,《花样男子》和《灿烂的遗产》可都是国民电视剧。”林安然轻哼一声,放在金泰熙大腿上的手隐蔽地往上移了移。

    金泰熙也不在意,拍这场戏本来就穿得很多,林安然的手虽然有些不规矩,但实在是没有什么感觉,而且林安然肯定也是同样的感觉,看到他有些郁闷的侧脸,她就开心的笑了起来。

    然后……

    “c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