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四章 被质疑的情商

作品:《娱乐韩娱

    这栋别墅,宋茜是亲手布置的,用繁忙行程中间挤出来的时间设计出来的图纸找的装修公司,为此还被郑秀晶笑话了好久,因为她设计出来的图纸实在有些考验人的想象力,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她是idol,又不是建筑设计师。『

    但也正因为如此,宋茜对于家里的一切都很熟悉,这也多亏了她自己偷偷贴了一份钱找人按照她的设计图装修。

    “oppa,这……”

    宋茜以前喜欢深沉的黑色,因为这种色彩可以给她坚强的感觉,但是在和林安然确定了自己的感情之后,她就开始喜欢起了鲜艳的色彩,在只属于她和他的家也是用了暖色调的背景,不论是客厅还是卧室都给人一种温暖、明亮的感觉,然而眼前看到的却是紫色调的一切,让颜色喜好还没有完全转变过来的她有种异样的惊喜的感觉。

    “你忘了我也有钥匙了吗?”

    林安然摇了摇手中的钥匙,拉起宋茜走进了别墅。

    “oppa,我可是废了好大的功夫才装修好的家呢,你一来就全改了,那我以前不是白忙活了吗?”虽说对改变后的一切很满意,但宋茜可不准备就这么放过林安然。

    “嗯,我可是知道某人后来又给了装修公司一笔钱的,的确是有些浪费了。”

    林安然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宋茜瞒着他做的这一切他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之前没有明说而已,而且他还看到了宋茜画的那幅设计图,真的很有趣,所以她这一次重新布置家里也没有动太多的东西,只是把主色调换了一下而已。他可是很清楚的。宋茜喜欢的色彩,哪怕因为和自己在一起有了一些改变,但总不会那么容易改变过来的,他想要她知道他一直注意着她,而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在傻傻地付出、在为他做着改变。

    宋茜当然看得出来别墅里只是变了主色调,大体的设置并没有改变。有些感动林安然给她的这个‘惊喜’,但更多的还是哭笑不得,她真的不知道林安然是怎么追到那么多优秀的女人、还让这些女人毫无芥蒂地一起跟在他的身边的,就像他今天做的这件事,完全就像是一个没有谈过恋爱的男孩做的事情一样……自以为是,还好她想得明白,不然肯定会误会眼前这个男人是故意跟自己作对、一得到自己的感情就变得肆无忌惮起来的。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在女孩生日这一天才突破真正的最后一步,这种事情怎么看怎么诡异。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有现在那么大一个后……大家庭的呀?

    被宋茜诡异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林安然挑了挑眉,“茜茜,我说错了吗?”

    宋茜突然有一种捂脸逃跑的冲动,她是真的不知道林安然是怎么了,在确认和自己的感情之前,她还觉得林安然的情商真的蛮高的,不但能够适时地体贴女孩。给女孩一种无法忽略的安全感,还能够敏感地察觉到女孩的心情而做出相应的应对。但现在怎么变得像个感情白痴似的?

    要不是从林安然脸上看不到一丝异样,宋茜肯定会以为林安然在故意逗自己玩的。

    可是……宋茜突然想到,她终究也是被眼前这个男人拿下了呀,还默认了今晚……自己到底是怎么被他拿下的?

    林安然并不知道宋茜心里在腹诽什么,他只是看到宋茜就像他身边的女孩们一样都突然发起了呆、走了神,不由得暗自叹息了一声。心里对自己的女人都会感染上高级走神这项被动技能已经是确认了,至于什么消除掉这条属性他也不抱希望了,都顺其自然吧,最多不让她们单独开车,免得把qi chē当游戏飞车开了。

    宋茜发呆。林安然可不会发呆,于是当宋茜回过神来时,终于看到被林安然握住的小手无名指上已经戴上了一颗散发着异样光彩的戒指。

    “从这一刻开始,你就只属于我了。当然,这枚戒指在有外人的时候,我允许你把它取下来。”林安然递上了另外一枚戒指,笑道:“现在到你了,茜茜。”

    宋茜抿着嘴接过戒指,看了一眼林安然没有任何戒指的手指,轻声说道:“oppa,这是你戴的第几枚戒指了?”

    林安然还以为宋茜在此时吃醋、准备和自己呛声,正准备真挚的表白一番,却发现宋茜已经将戒指套上了自己的无名指,并且凝声说道:“安然,以后我就这样叫你了。而且,我也允许你在有外人在的时候把它取下来,但是一定不能忘记。因为……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宋茜话一说完,就扑进了林安然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身子轻微的颤抖着。

    林安然愣了一下,也紧紧地抱住了怀中的女孩,心中升起一丝欠疚,但瞬间就变成了坚定。

    正如宋茜所说的那样,过了今晚她就真的没有了退路,可那又如何?林安然可没有懦弱到要让自己的女人为了以后的退路烦心的程度,而且他相信,他也不会让自己的女人有需要用到所谓退路的地步。

    一夜无梦。

    第二日清晨,林安然从睡梦中清醒,感觉到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不由得有些愣神,难道昨晚的一切都是做梦吗?

    “原来安然你早上醒来时是会发呆的呀,好萌。”

    林安然转头便看到了穿着一身睡衣正在化妆的宋茜,也明白不是他做了一晚的梦,而是眼前的女孩并不一样而已,“这么早就起来了,不疼了吗?”

    “哼!能不疼吗?”脸色绯红地瞪了林安然一眼,宋茜身子有些别扭地就去扯林安然身上的被子,“快些起来,昨晚没有回家,爸爸和妈妈肯定很担心。都怪你!”

    任由宋茜扯掉被子,林安然刚刚舒展了一下身子,就被一套睡衣套了下来。

    “快去洗漱,一会儿还要回家呢。”

    林安然看着收拾床上那张带着血迹的床单的宋茜,有些心疼,但并没有上前去帮忙,而是听了宋茜的话去洗手间洗漱,毕竟这个女孩可是有些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