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四章 R1 保姆车内

作品:《娱乐韩娱

    李居丽被朴孝敏和刘花英的‘鸳鸯浴’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但却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刘花英最近的表现有些热忱,变得也很活泼,但总的来说也正式融入了t-ara的组合,不像年前那般还和姐妹们之间有着不大不小的隔阂,说起来还得感谢 林安歆,李居丽记得刘花英的变化就是在林安歆成为她们的‘朋友’后发生的。

    林安歆,他的mèi mèi,同样是那么优秀呀。

    李居丽感叹了一声,起身回了卧室,心中却还想着全宝蓝和林安然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可不会像刘花英那样觉得全宝蓝会恨恨地去揍林安然。

    多年的好姐妹,李居丽可是很了解全宝蓝的,就算林安然绑着双手让她打,她也不会舍得下手的,何况刚才出门时她的表情虽然冷洌,但在李居丽这个好姐妹的眼中却看出了一些不同的东西。

    ‘真是让人心烦呀,如果……’李居丽一个翻身,让男人移不开眼的身子顿时整个缩进了被窝里,只剩下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怔怔地望着窗外,‘我还有必要坚持吗?’

    林安然的车就停在楼下,看到林安然和全宝蓝一起走下来,坐在车里的崔昌灿悄悄地走下了车,自觉地跑到了远处,接过手下递过来的一罐热可可喝了起来,见这位小弟好奇地往林安然的方向看,一巴掌就拍到了他的后脑勺上,骂道:“不该看的别乱看!”

    “内。”小弟讪笑着转过了头。

    车前,林安然停了下来,转过身说道:“宝蓝,你跟……”

    “进去说。”全宝蓝一把将林安然推进了车里,自己也跟了进去。

    “宝蓝,你……你想干什么?我可不是随便的人?!!!”林安然随意地靠在车椅上,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

    全宝蓝俏脸一红,也反应过来刚才的动作好像是要急着那什么一样,不过车内没开灯、车外路灯也不怎么亮。所以她还能坚持着瞪了林安然一眼,恨恨道:“果然你就是一个大sè láng,天天都想着那种事情。”

    “你也太冤枉我了吧?刚才可是某人急着把我推进来的,你忘记了吗?还有。叫oppa,什么你你你的,没礼貌!”林安然抬手就要去捏全宝蓝的脸蛋,却被全宝蓝给拍开。

    知道和林安然纠缠这个话题肯定是自己吃亏,全宝蓝连忙转移了话题。但称呼却也是换了,“oppa,你和智妍之间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林安然没有再‘作’,哪些时候做些过度的动作会增加情感、哪些时候做些亲密的动作会让人反感,他还算有一些自己的心得。

    “哼!”

    全宝蓝轻哼一声,不满地说道:“别都把我们当傻瓜好吗?oppa你之前和智妍之间就像是游戏一样的恋爱,说是恋爱,但只要明白人都看得出来,那是你在陪智妍玩游戏,也只有她那个小傻瓜一直乐呵呵的被你骗。”

    “呀?你一直在关注我和智妍的情况?”林安然心中惊讶。但此时的表情更多的是夸张,他怕正常和全宝蓝相处,面前这个女孩又会化身暴力女,手臂上那几个牙印虽然好了,但痛感却总会在看到全宝蓝的时候出来蹭存在感呢。

    “她每次和你约会回来后可都会向我们炫耀的。”全宝蓝撇了撇嘴,语气有些泛酸。

    林安然嘴角有些自得地上翘,也没打断全宝蓝的话,继续听着她诉说她的看法,“可是今天你看智妍的眼神,却是恋人之间的眼神。是今天发生了什么吗,所以才会让oppa你的态度有这样大的转变?”

    林安然可不会把实情告诉全宝蓝,不然又会被这女孩给‘批’一顿,“只是突然喜欢上了智妍而已。”

    “只是?”

    “而已?”

    全宝蓝眼中满是怀疑。她相信有会因为一瞬间感觉就喜欢女孩的男人,但这个男人绝对不会是林安然。

    然而这却是最真实的dá àn。

    林安然没有立刻回答全宝蓝的问题,而是起身打开车载电台,电台里面是在讲鬼故事,有些不符合气氛,便调了一下频率。林安然本来是准备找一个歌曲电台给自己的讲述增加气氛的,但在听到一个讲述男孩女孩爱情故事的频率时却停了下来。

    全宝蓝没好气地白了林安然一眼,又给眼前这个男人的印象标签中的‘自恋’加深了几分。

    在电台主播的故事声中,林安然坐回全宝蓝身边,闻着若有若无的清香味,说道:“我可没有说谎,我是真的喜欢上了智妍,喜欢她只对着我一个人羞涩的笑,喜欢她勾着我的小手指偷乐,喜欢她吃到我喂给她的烤肉时满足幸福的笑容,喜欢她睡着时的可爱姿态,更喜欢的是她留在我身边时的感觉,或许之前的‘约会’只能称作游戏,但那些已经是过去。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急色到对智妍做什么,那是对这份感情的亵渎。”

    这是林安然心中的真实想法,就当作对前世初恋的祭奠吧。

    全宝蓝心真的乱了,转身就要下车,“亵渎?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对所有喜欢你的女人的亵渎!”

    “宝蓝!”林安然叫住了全宝蓝,对着她的背说道,“爱情不是游戏,不是借口,更不是规矩。或许你觉得我辜负了所有站在我身边的女人,可你就知道她们的真实想法吗?我不会魔法,不会把这些女孩变成我的奴隶,我只是让她们感觉到的我值得让她们一直跟在我身边的心。你觉得这是借口也好,是自欺欺人也好,这就是我的理解。”

    全宝蓝握着车门把手的手非常的用力,显示着它的主人不平静的心情,“那以后呢?你的妻子会选择谁?其它人你又准备怎么办?其它人会怎么看待你们?”

    “以后的事情我只会规划,却无法掌控,至于所谓妻子的选择,她们已经帮我做出了选择。”林安然想到那些女人的选择,开心地笑了起来,“至于其它人的看法,真的很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