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少女时代的谢礼

作品:《娱乐韩娱

    带着一丝醉意回到房间,韩庚本以为大家都已经睡了,但客厅内的人影着实让他有些意外,“始源?难得有这么早休息的时间,还没睡吗?”

    “这不是在等哥嘛。”崔始源,sj的一员,也是队伍中和韩庚最合得来的一个人,“我还以为你被那位林少爷投江了。”

    韩庚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别开玩笑了,他人还是不错的。”

    “呵呵。”崔始源没有接话,他的家在韩国也算得上不错,最重要的是,几年前林安然在韩国的那几年,他也是在那个小圈子中待过一小段时间,投江这些事不是没有看过。

    不过,时间太短,现在林安然都已经不记得他了,崔始源自嘲地笑了笑。

    “我先去洗澡了,刚刚喝了些酒。”韩庚抬手闻了一下,觉得还是洗一下比较好,要是就这样睡,明早起来肯定得被经济人教训。

    送走韩庚的林安然刚坐下,又听见了刺耳的门铃声。

    “我这个劳碌命呀!”

    自言自语地打开房门,早已无力吐槽的林安然却是乐了,“这是哪儿来的小鹿呀,真想带一只回去养着?”

    门边的林允儿全身包得像一个大粽子,只留了两只灵动的小眼睛在外面。听见林安然调侃的话后,不满地用比平时大了一圈的小脑袋顶向了林安然的胸口。

    “啊!”林安然夸张地捂着胸口后退了两步,背靠在墙上一脸的痛苦。

    “哼哼!让你欺负我!”林允儿将门关上后,扯掉头上和脸上的wěi zhuāng,看也不看林安然,径直走进了房间内。

    “喂!喂!我受伤啦!允宝你就这么狠心看着我这样?”林安然不满地叫道。

    林允儿回头做了一个鬼脸,便再也不看林安然,这一声“允宝”可是让她脸红了不少,“大骗子!”

    “我真是!”林安然苦笑着摇了摇头,只得收起浮夸的表演,跟了进去。

    当看到站在房间中央一脸警惕地望着自己的林允儿和她手上的两个红酒杯,林安然嘴角微微上翘,“允儿,拿着两个空酒杯做什么呀?”

    “oppa刚刚有客人,是měi nu吗?”林允儿满脸的严肃,“不许笑,我现在代表泰熙欧尼、孝利欧尼、佳人欧尼、思馨欧尼还有西卡欧尼一起问你呢!”

    林安然好笑地说道:“这关西卡什么事呀?”

    “西卡欧尼现在是oppa的妻子了呢。”林允儿心里有些泛酸,明明知道是演戏但也很吃醋。不过林允儿随即便反应了过来,正色道:“不许岔开话题!”

    “是,是,刚刚可是一位大měi nu呢。”林安然摊了摊后,一脸的无奈,“她说要邀请我共渡一个难忘的夜晚,哎,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拒绝了这个诱人的请求呀!”

    听着林安然的回答,刚刚还一脸正色的林允儿顿时捂着肚子笑倒在了大床上,甚至夸张地打起了滚。

    林安然好笑地看着林允儿:“允儿,听到oppa这么受měi nu欢迎,不用这么激动吧?”

    “没、没办法不、不激动呀!”林允儿好不容易才止住暴笑,擦了擦脸上因为大笑而流出的几滴泪水后她才说出一句让林安然脸黑不已的话,“原来韩庚前辈是位大měi nu,还邀请oppa共渡一个美好的夜晚,我真的是……哈哈哈!”

    林安然嘴角抽了抽,居然被这个小丫头给耍了,实在叔可忍婶不可忍呀!而且和韩庚……林安然连忙止住了这个想法,不过,得好好惩罚下这个调皮的小鹿允才行。

    “啊!不要!oppa,我错了!放过我……啊!oppa,我……我真的……真的知道错了!”

    别误会,林安然只是和调皮的允儿玩了一场名为挠痒痒的游戏而已。

    一身狼狈、无力地瘫倒在床上的林允儿幽怨地看着林安然,“oppa,你太坏了,明知道我怕痒还这样,我要去跟西卡夫人告状。”

    面对毫无反抗能力还挑衅自己的林允儿,林安然只是一巴掌拍在她的小屁屁上。在清脆的声响和允儿的惊呼声中,林安然没好气地说道:“别总说西卡,她可是恨不得把我离你们远远的。好了,玩一会儿就回去吧,别让你的队友们等急了。”

    “不会啦。”林允儿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而脸红,还是因为害羞而脸红,但却是没有躲避林安然的目光,可怜兮兮地说道,“欧尼们都睡啦,今晚她们把我送给oppa当作谢礼了。”

    谢礼……

    林安然看着除去wěi zhuāng后身穿短袖t恤、紧身热裤、一脸羞怯却直直盯着自己的林允儿,已经无力吐槽。

    “我将暖气调高一点。”将冻得发抖的林允儿按进被窝里,林安然就要起身去开暖气,如果不是这丫头,依他的身体还是可以为这家酒店省些电费的。

    “只要oppa在身边就很温暖了。”林允儿一把拉住林安然,脸上没有了一丝之前玩闹的表情,眼中满是幸福与感激。

    几个小时前的她才经历了一场梦,梦的前半部分是仿佛掉入深渊的噩梦,明明新的未来已经开始、明明已经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光、明明连国内的anti都已经不再有这样的心思,为什么在泰国这个几乎没有来过的国度第一次亮相就会遭到这样的“礼遇”?

    人最痛苦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不是将陷入深渊的人踩得更深,而是在隐入深渊的人看到希望即将离开深渊的时候将他一脚踹回去。在黑海出现的那一刹那,林允儿和整个少女时代都是这样的感觉,已经过去几个月的噩梦再度降临,仿佛再度被整个世界遗弃一般。

    直到眼前这个男人出现,让噩梦变成了童话,让即将结束的冬天真正迎来属于自己的第一丝温暖。

    林允儿双眼动情地看着林安然,虽然这场童话的主角不是自己,但自己却是真正属于他的女人,而不是像jessica一般只是在表演。很享受这种真实感,至少这一刻,他是属于自己的。

    林安然眼神微动,越是被自己的女人用这样的眼光注视,他就越是感到愧疚,因为他付出的远没有这些女人想象的那么多。

    “傻瓜。”

    轻唤一声,林安然直接压倒在林允儿娇小的身体上,在林允儿的配合下很快便去除了两人身上的防具,然后在允儿的轻哼中直接开始了负距离接触与活塞运动。

    待到林允儿不堪征伐连连求饶时,这几天同样处于疲惫状态的林安然也算是得到了放松。

    “oppa,明天你和我们一起回国吗?”最终房间内还是打开了暖气,林允儿趴在林安然的胸前,小手不断地在林安然健壮的前胸上划着圈。

    “是啊。”林安然侧头略带歉意地说道,“对不起,这次便宜西卡了。而且,明天登机时我也会和她一起拍摄一下《我结》。”

    “如果是西卡欧尼,我不介意的。”林允儿轻轻摇了摇头,微微撑起身子直视着林安然,“oppa,你和泰妍欧尼之间到底出什么问题了?”

    泰妍?想起之前在后台时她和金希澈这个半伪娘之间的互动,林安然心中就是有气,不过却也只是自嘲地笑了笑。

    为了岔开这个话题,林安然眼神微微下移,“不错,大了不少。”

    林允儿一愣,低头看了下暴露在空气中属于自己的两座各自挂着一颗小葡萄的小山峰,连忙压下了身子,脸色通红地叫道:“大sè láng!西卡欧尼说你是大sè láng真没说错!”

    “呵呵。”对于光溜溜的允儿在自己怀中扭来扭去,林安然露出了一脸的享受表情,“再乱动我就不客气啦?”

    林允儿连忙停住了动作,虽然她恢复了一些体力,也很享受和林安然的亲密接触,但她现在是真的承受不住了,只得小声地说道:“sè lángoppa。”

    沉默了一会儿后,林允儿突然说道:“oppa,你和泰妍欧尼到底怎么回事呀?我很担心。”

    “你还真是坚持呀。”林安然好笑地说道,放在允儿腰上的大手不安分地乱动了起来。

    “oppa!”林允儿喘息地按住林安然的大手,有些心疼地说道,“oppa,我知道你不想说泰妍欧尼的事情,可是我们已经是一体了不是吗?我知道oppa对泰妍欧尼有好感,而且泰妍欧尼对oppa也不是没有感觉,为什么你们现在会闹成现在这样呢?那一晚,我真正成为oppa的女人那一晚,我一直以为泰妍欧尼很快就会成为一家人,但……其实最近泰妍欧尼过得也很不好,虽然她一直装得很坚强,但我们都知道,她心里有很多心事。甚至上节目时也经常发呆,如果不是因为oppa的原因,早就被公司惩罚很多次了。oppa,如果真的把允儿当作家人,告诉我原因好吗?我不想看到oppa伤心,也不想看到泰妍欧尼因为误会而做出错误的选择!”

    看着平日里总是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林允儿说出这样一大堆道理,林安然不由得面露惊愕。

    林允儿不满地在林安然腰上轻轻扭了一下,这个oppa太坏了,说正事还搞怪。不过,林允儿又害怕刚刚太过用力,又连忙在刚刚攻击的地方心疼地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