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八章 林子涛的饭局(三)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郁闷不已,林子涛那家伙明显是在给他上眼药呀,还好韩佳人对林安然可谓是死心塌地,和自家小弟出去喝杯酒什么的,完全不值得让她给李孝利打小报告不是?

    擦了擦额头的汗,林安然终于是松了口气。

    “oppa好像很累呀,要不要我去跟孝利欧尼说说?”刚刚享受了林安然的àn mo手法的韩佳人惬意地靠在沙发上,一脸的戏谑。

    林安然顿时无语地嘀咕道:“果然粉毛切开都是黑的。”

    “oppa你在说什么呢?”

    “没,没什么。对了,公司里的情况怎么样了,直播上面的反映怎么样?”林安然连忙岔开话题。

    韩佳人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事都是孝利欧尼和思馨mèi mèi在管,我就只是等着拍戏,oppa你问我哪会知道情况呀。”

    林安然当然知道这一点,只不过是为了转移话题才这样说的。看着韩佳人眼中的一点失落,林安然突然觉得自己应该为这个女人做些什么。

    对了,“佳人,等我的帕尼在ri běn拍完,我们也一起合作一部戏吧?”

    “像《我的公主》和泰熙欧尼那样的电视剧吗?”韩佳人顿时来了兴趣。

    jessica和林安然一起出演《我结》,童话夫妇现在在韩国也是人气非凡,每期的实时收视率比起《无限挑战》这一类的一流室外综艺也是不弱分毫;泰妍和林安然合作出演《》的v,直接让泰妍名字和相片出现在了美国各大媒体的正版头条;金泰熙和林安然合作《我的公主》,拥有一部国民收视电视剧的成就;tiffany和林安然的一部diàn ying还没有开拍就已经炒得几乎无人不知……韩佳人并不在乎和林安然一起出现在同一个镜头中所会得到的成绩,但很在意和林安然能够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秀恩爱,倒不是有暴露狂什么的,而是她知道自己和林安然的情况短时间内不可能光明正大地透露给大众们知道。那么能够在镜头中毫无疑虑地秀下恩爱,那就是她现在最大的追求。

    最近韩佳人也收到了不少的剧本,但最后却都是拒绝了,最主要的原因不是这些剧本不好,而是这些剧本中的男主角能够让林安然出演的机率太低。

    韩佳人清楚只要她开口,林安然就肯定会答应。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选择条件,而现在看起来,好像林安然已经有了准备。

    “不是电视剧,我们当然是直接上大荧幕了。”林安然自己是不太在乎电视剧和diàn ying的区别,但在所有人的眼里,diàn ying演员都比电视剧演员的地位要高,而最近安心又在和一些人争议他到底是属于diàn ying演员还是电视剧演员,他当然要为这些维护自己的可爱粉丝们多送上一些资本。

    即要给安心们送上资本,又能满足自己的女人们一些心愿。这样不是很好吗?

    韩佳人眼前一亮:“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韩佳人没有问林安然是什么剧本,她可是无条件相信林安然的,而且现在林安然还有tiffany的那部diàn ying要拍,就算要准备这部不知道名字、看不到剧本的diàn ying,也至少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到时候如果林安然没有想起来她再提醒就好了,所以她不急。

    收到林子涛发过来的短信后,林安然就提前离开了公司。至于今晚晚点回家的理由则是由被‘收买’了的韩佳人帮着给李孝利解释,原因什么的他没问。和韩佳人相信他一样,他也相信韩佳人……额,相信一半吧,韩佳人其实有些腹黑,所以今晚一定不能喝醉了。

    garden,林安然本以为林子涛会选择一个高档的餐厅。但没想到他居然会放在这里,也不怕那个家族的女人笑话。不过林子涛能够把那个家族的女人给收进包里,想来也不会在乎这一些。

    直到林安然喝了小半天的酒,林子涛才带着一个金发měi nu走了进来。

    “哥,你这么早就来了呀。”

    林子涛笑着打招呼。扭头正想给自己的女伴介绍一下,却发现女伴已经走到了林安然的面前伸出了手,“l,又见面了,没想到你是子涛的哥哥,早知道我才不会这么容易就便宜这小子。”

    林安然嘴角抽搐了一下,果然是这个女人。

    “怎么,不会是跟一个女人握手都害怕吧?”金发měi nu嘴角擒着一抹轻笑,看得林安然郁闷不已。

    林子涛当然知道他自己女伴和林安然在哈佛上学时的那些过节,所以才没有上林安然带嫂子们过来,不然林安然事后肯定会收拾他的。但现在看来,好像这样下去,他依然免不了被事后收拾的结果。

    林子涛连忙挡在两人中间,双眼眨个不停地给自己的女伴提示:“vivian,他可是我哥!”

    ,和林安然同岁,哈佛商学院同一届、不同班。当时林安然在美国哈佛大二开学的时候看到拳击社招新,许多同为黄种人也都过去凑热闹,他就冷不丁地来了一句‘这种小儿科,和天朝功夫比起来什么都不是’,然后就被当时仿佛一个招新吉祥物的vivian给听到了,然而明明是一个吉祥物打扮的vivian却是实打实的拳击社副社长,听到他的话,就把他拉到拳击社友好交流了一下,事后虽然两人打平了,但在林安然看来,这就是奇耻大辱呀。

    和一个女人打架打平,这不是奇耻大辱是什么?

    哪怕vivian在拳击社本身就是最厉害的两个人之一,但这并不是林安然能够接受的理由。

    更重要的是,林安然后来苦练了大半年,明知道自己的实力已经超过了这个女人,但事后也只能把比这个女人还厉害的拳击社黑人社长给狠狠地收拾了一顿,也没拉下那个脸去教训这个女人。

    那时他才明白,作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打平很丢脸,被一个女人打败更丢脸,把一个女人打败更是丢脸中的丢脸。

    所以说,大男子主义害死人,后几年,林安然在哈佛总是躲着这个女人走,甚至弄得现在过了几年见到这个女人,他林安然还是郁闷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