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九章 林子涛的饭局(四)

作品:《娱乐韩娱

    别看vivian在林安然眼里是一个女暴龙,但却是实打实的一个大měi nu,金发碧眼、前凸后翘,绝对不比美国好莱坞的一流女星们差,也是林安然只对黄皮肤měi nu感兴趣,而且没有自虐的趋势,不然……

    不过,林安然对林子涛如何降服的这头女暴龙还是非常的好奇。n∈

    林子涛很快就把vivian安抚了下来,两个人甚至就当着林安然的脸调了会儿情,好在林安然心境不错,直接把这两人当爱情偶像剧看了。最后还是林子涛没绷住,估计是怕林安然事后给他穿小鞋,很直接地把真正的原因说了出来:“哥,vivian过来其实是想和我们谈合作的。”

    “合作?”林安然现在在外人眼中依然是个弃子,所以对这话是完全不相信,“瓦伦堡就算要谈合作也是跟林家谈,用得着来跟我谈?vivian,难道是因为子涛这小子,所以你准备放弃家族利益了?看来子涛你面子不小嘛。”

    林子涛脸上闪过一丝尴尬,vivian却是毫不介意地说道:“我很爱子涛,我和他之间的爱情可没有那么多的外在因素,再说了,要不是你mèi mèi说合作的事情要经过你的同意,我至于跑到韩国这个小地方来找你?l,你可还欠我一场架没还。三年前你打败了我们拳击社的社长,却一直逃避我的挑战,是瞧不起我们女人吗?”

    这一顶帽子,扣得够大的,要是被李孝利她们听到了,林安然觉得自己肯定逃不过被捉弄的命运,虽然这种捉弄最后都是他胜利,但前期那点小郁闷他也不想受。

    “说说吧。想怎么合作。”

    vivian坐到林安然对面,两条白生生的大长腿交叠在一起,晃得人眼晕,“l,我知道你们国家是很保守的,不过你放心。这一次并不是家里面的合作,而是我和你的合作。”

    “你?不是说和林家吗,怎么又换成私下里的合作了?”林安然瞄了一眼林子涛,发现这个弟弟也是一脸的疑惑,心里不由得有些好笑,看来他这个弟弟还没有把这个女暴龙完全降服呀。

    林子涛看到林安然的眼神,马上郁闷了起来。

    他和vivian之间完全是意外,这个女暴龙到了天朝从林安歆那儿出来后就直接找到了他那里,然后就是所谓的踢馆与守护之间的对抗。结果很明显,林子涛肩背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再然后……林子涛想到最近这三个月的生活,真是甜蜜与痛苦并存,所以也就默认了他和vivian之间的关系,但他可不会让林安然看出来他一直是被主导的那一位。

    当然,林子涛对vivian还是有些迷恋的,或许是因为类似的出生背景吧。vivian并没有因为她和林子涛之间的关系就让他出卖林家的利益,也让他免去了两难的抉择。

    “l。我和你同岁,已经在参加家族的试炼了,如果我成为瓦伦堡的掌舵人,以我和子涛之间的关系,会对林家没有好处吗?”vivian没有遮掩,一下就交出了不知道是不是底线的底线。“而且这份合作也并不是不平等,你就不听一下?”

    林安然心动了,这只女暴龙可不只是武力值高,她的美貌和智慧当年在哈佛也是闻名内外,只可惜因为她的武力值让太多的追求者没有那个勇气靠近而已。而且她也不是瓦伦堡当代唯一的继承人,所以也不会像林安歆那么招苍蝇。

    可如果vivian真的掌握了瓦伦堡家族……林安然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林子涛,心中也有了一些想法。

    “vivian,今天只是朋友间的聚会,而且还是在夜店里,谈工作太不合风景了。有事情还是等到明天再谈吧,现在,要不要体验一下韩国的夜店文化?”林安然站起身发出了邀请。

    林子涛连忙挡在了vivian的身前,有些醋意地说道:“哥,这可是我的女伴!”

    林安然失笑地摇了摇头:“子涛,你还没有vivian大气。”

    vivian挽住林子涛的胳膊,在林子涛脸上留下一个鲜红的唇印,挑眉道:“l,子涛是你的弟弟,但也是我的男人。你是要欺负我的男人吗?那我们继续三年前的那一场没有完成的比赛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林安然还能说什么呢?

    狠狠地瞪了一眼憋笑的林子涛,林安然拿出房间里准备的白色miàn ju戴上就率先走出了包间,林子涛也拉着vivian走了出来,不过他们就没有戴miàn ju了,他们不是艺人,而且林家和瓦伦堡都是比较低调的家族,基本上不会有人认出来。

    今晚的garden依然很热闹,dj的呐喊声和男男女女的欢呼、尖叫声充斥着整个舞池,vivian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的气氛,拉着林子涛就进了舞池跳起了you huo力十足的舞蹈。

    俊男měi nu,还是一个金发měi nu,一下子就让他们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而林子涛也收到了不少杀必死的目光,不过他好像很享受这样的环境,在无数要吃人的目光中和vivian好好地上演了一出能够挑起人类原始冲动的互动舞蹈。

    被晾在一旁的林安然也不在意,好好地欣赏了一下vivian诱人的舞姿后就从身边经过的侍者托盘走拿过一杯酒,站在舞池边欣赏着舞池内的一切。

    他把人带出来可不单纯地是想要尽一下地主之谊,而是需要考虑一下vivian的提议,虽然对方还没有说出来是哪方面的合作,但从瓦伦堡家族的性质就能够看得出来,绝对是商业性质的,而林家却有着政治背景。

    ,是天朝最敏感的一个词。

    林安然有些理解林安歆把这个女人推到韩国来的用意了,林家弃子的身份的确很合适,而他现在需要考虑的,不是得与失,而是vivian和林子涛之间突然产生的感情的真实程度,这也代表着vivian对这一次合作的诚意到底是属于真心还是属于歹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