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三章 林VS全 R3 一个梦的承诺

作品:《娱乐韩娱

    全宝蓝的确是无聊时学的,不过她无聊的时间和其它人相比起来要长出太多而已,这也让她汉语的口语能力非常的不错。vivian的汉语和一般的刚学汉语的西方人的汉语水平差不多,都带着浓重的口音,还好偏移度和全宝蓝差不多,两人用汉语也能够勉强交流。

    进门时vivian还用全宝蓝那张童颜打击林安然,现在两个女孩有了共同的语言后倒是聊到了一起,vivian没有摆大xiǎo jiě的架势,全宝蓝也没有流露出当红idol的气势,让聊天变得非常的愉快。

    林安然和林子涛坐被两个女孩无视,也只能坐到一边喝起了饮料,至于韩国女孩和瑞典女孩怎么会聊得这么开心……只能归结于女孩的天性。

    林子涛趁着这个机会也将他和vivian相识的经过交待了出来,最后还加了句:“哥,认识之前我们都不清楚对方的身份,而且我们有过约定,不会利用对方的身份为自己的家族谋利。再说了,以后也是她嫁到林家,也算是半个林家人。”

    “我知道了。”

    对于爱情,男人或许并不像女人那般执著,但总有着意外,而林安然清楚,林子涛就是这个意外,所以他有些话并没有说出来,比如:如果vivian继承了瓦伦堡家族后会如何。

    这些事情,林安然准备去和林承权聊聊,因为最大的隐忧还太远,林安然还有时间去了解和布置,现在他只要清楚林子涛和vivian的感情在这一次所谓的合作中不会起到负面的作用就好,至于是否合作,怎么合作。都等明天再谈吧。

    包间从k歌房变成饭厅,四人吃了一顿悠闲的晚餐后就开始散场,林安然当然是送全宝蓝回宿舍,林子涛和vivian如何就不是他想要了解的。

    临分别时,vivian笑道:“l,你还是小孩子吗?一晚上都戴着miàn ju。弱暴了。”

    vivian和林子涛很帅气地坐上悍马离开,留下偷笑的全宝蓝和郁闷的林安然。

    “蓝宝你居然还笑话我?还不是你让我戴的这个miàn ju,才让那只女暴龙笑话的?”蓝宝是林安然今晚叫出来的,而全宝蓝也认可了这个称呼。

    林安然摸了摸miàn ju,黑色、魅惑,倒是让周围路过的男男女女们侧目不已,因为garden的miàn ju都是精心制造的,每一张miàn ju的价值都在百万韩元以上,也是garden的特色之一和非卖品。

    全宝蓝瞪大着眼睛。哼道:“oppa难道想现在把miàn ju取下来吗?”

    林安然当然不会现在取下miàn ju,不然全宝蓝铁定翻脸,他可不想在garden门口闹出笑话,便哄了几句后就带着全宝蓝上了车。

    等到林安然和全宝蓝离开后,garden大门口冒出来几颗小脑袋,鬼鬼祟祟的,幸好garden的安保记忆力都很不错,不会把这几个小女孩错认成恐怖份子。不然这几个女孩真的要倒霉了。

    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女孩看见林安然离开了后都松了口气,李瑜瑛拍了拍刚刚有些弧度的小胸脯。感叹道:“差点差点!差一点就被发现了。”

    “有什么嘛,李室长支持我们来的。”权娜拉有些酸酸地说道。

    宋珠熙没好气地瞪了这个mèi mèi一眼,“李室长可不是叫我们来看林安然前辈的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回去以后大家都忘了这件事吧,免得多出来麻烦。”

    “内。”3

    “娜拉?”

    “……。内。”

    林安然把全宝蓝送到t-ara宿舍楼下,全宝蓝并没有立刻下车。而是静静地看着林安然,就好像是要把林安然给印在脑海里一般。

    林安然摸了摸miàn ju,笑道:“蓝宝,你这样看可是看不到我的,要不我把miàn ju取下来让你看个够吧?”

    说着林安然就要取下miàn ju。却再次被全宝蓝给拉住了手,“不要!你取下miàn ju就不是我的oppa了。”

    林安然无奈地看着这个明显自欺欺人的女孩,说道:“宝蓝,难道你要以后我和你约会的时候都一直戴着这个miàn ju吗?”

    “如果戴着这个miàn ju,你就只是我一个人的oppa,而取下这个miàn ju,你就只是林安然,是智妍和那些女人的男人,而和我没有一点儿关系。”全宝蓝面色复杂地看着林安然,眼神坚定,“我不奢望太多,也不会占有oppa太多的时间,我只想,如果在我真正需要一个肩膀的时候,oppa能够在我的身边。”

    全宝蓝抬手抚上林安然脸上的黑色魅惑miàn ju,就好像是在留恋。

    林安然叹道:“蓝宝,你这是在自欺欺人,难道我戴上miàn ju就不再是林安然了吗?”

    全宝蓝恨恨地看着林安然,眼里多了一点水光:“我是自欺欺人,可你能够为了我放弃你身边的其它女孩吗?”

    林安然摇了摇头,全宝蓝心中唯一的一点希望消失掉,有些激动地叫道:“既然你做不到,为什么要一直待在我的心里?你知道这一年多来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吗?你这个混蛋!!!我都放下自己的骄傲,我都愿意自欺欺人,难道你连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都不愿意答应我,为什么对我就这么的残忍?”

    林安然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全宝蓝心中的重要性,就连认识到全宝蓝对他的重要性也是在今晚看到她和另外一个大男孩一起跳舞时,现在他更是不解,既然全宝蓝那么在意自己,为什么不愿意像朴智妍那样真正站在自己身边。

    “就当作给我一个梦,好吗,oppa?”

    ……

    汉江大桥上,林安然靠在桥栏上,点燃一支烟。

    当初林安然就是在这里答应泰妍不抽烟的,在其它地方也做到了,而每当他想要抽烟的时候都会到这里来,上一次过来这儿已经是半年以前的事情了,而今晚,他又因为全宝蓝再度来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