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七章 暗恋我吧(六)

作品:《娱乐韩娱

    “你不守信用”

    渡边麻友惊怒不已,但看到大黄牙那只大手伸了过来,强忍着逃跑的冲动依然挡在其它几个女孩面前,只是害怕地闭上了双眼,不断颤抖的心里突然想起林安然的笑脸。

    “真是个傻瓜。”

    渡边麻友只感觉自己突然飞了起来,心却在这熟悉的声音中安稳了下来,她一瞬间就听出来这是林安然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升到了天堂。

    一阵碰撞和惨叫声传来,渡边麻友连忙睁开双眼,却发现原来她正被林安然抱在怀里,而大黄牙的几个手下已经躺下了一半,剩下的几个张牙舞抓地冲过来,却又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最后再也爬不起来。

    渡边麻友来不及惊讶,就看到大黄牙抽出一把bi shou刺了过来,她惊慌地抬起手想要阻拦,完全没有想到她的手和这把bi shou相碰是什么后果,只是本能的反应而已。

    “笨蛋”

    一秒过后,渡边麻友愣愣地看着在自己白嫩的小胳膊前抓住了bi shou的大手,脑子转不过来,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双眼直直地睁着握着bi shou的大手指缝间一滴一滴往下落的水珠,虽然昏暗的环境让这些水珠模糊不清,但她却知道这些水珠是什么。

    林安然皱眉,他之前看到渡边麻友勇敢地挡在她的队友们面前,还以为这个女孩很勇敢,结果这就被吓傻了?

    一脚将愣神的大黄牙给踹出去,林安然把bi shou甩开,大叫道:“崔昌灿,你给我死哪儿去了?”

    “哥,我在这儿”崔昌灿满头大汗地从人群中跑了过来。还带着几个黑人衣,很快在林安然森然的眼神中整理好了现场,大黄牙和他的手下都被集中到了一起。但却依然在地上打滚,不是装的。而是林安然那几个完全是下了重手。

    渡边麻友这才慌张地林安然怀里挣扎了出来,手忙脚乱地擦了起来,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是掉了下来:“你你没事吧?你怎么这么笨呀?用手去抓刀?你不会死吧?我不要你死呀”

    林安然差点被渡边麻友的真情告白给气个半死,这丫头还真是会说话呀

    “好了,我没事。”伤口很深,但林安然却不怎么在意,以前他受过比这更重的伤,现在最重要的是先离开这里。毕竟他们都是公共人物。从衣服下摆撕下一条布随意地把手包住,林安然一把将慌张的渡边麻友抱起,“阳菜优子,还有你们都跟我一起先离开。”

    市川美织小嶋阳菜平嶋夏海高桥南大岛优子前田敦子连忙点头,跟上了林安然的步伐,双眼中满是崇拜。

    和渡边麻友一直被林安然抱在怀里不同,她们之前可是把一切都看得很清楚,林安然抱着渡边麻友这么一个大活人还非常帅气干脆地把七八个凶神恶煞的纹身男打倒在地,足够强大,而为了渡边麻友能够毫不犹豫地用手抓刀。事后却完全没事人一般,只是关心?着渡边麻友,足够温柔。ri běn人都很崇拜强大的人。而ri běn女人在ri běn的地位依然很低,林安然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和对女人的温柔都让几个女孩沉沦了进去。

    小嶋阳菜大岛优子前田敦子一阵眼神交流,如果之前她们追求林安然是因为他的背景,那么现在却是有一部分原因换成了他这个人,已经放弃的小嶋阳菜大岛优子又升起了别的心思,还没有正式进攻的前田敦子也打定主意回去好好查一下林安然的资料,这样更有把握。

    三人都把相互当作了对手,却没有注意到身边一直沉默的高桥南也和她们有着同样的眼神,甚至更加的火热。

    aha内。崔昌灿一张脸沉得仿佛滴下水来,面前这个大黄牙和几个纹身男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哪怕……

    “崔san,对不起。是我安排不当对不起”一个不同于普通矮小ri běn人的男人一头冷汗地向崔昌灿躬身,心中同样把大黄牙恨死了:这种小混混果然靠不住。

    “我刚才有让你们动刀子吗?”崔昌灿一脚把ri běn男人踹倒在地,无视了周围双眼露出仇恨目光的十几个黑衣人,冷声道:“川岛幸,你们川岛家很不错呀,居然敢跟林家动刀子了,是准备开战吗?”

    ri běn男人,也就是川岛幸强忍着腹部的不适,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制止了手下的冲动又是躬下身去:“对不起,崔san,是我的错这几个人我马上让人解决,正好港口那边还有几个空麻袋”

    大黄牙一听,也顾不上腹部的绞痛,恐慌地叫道:“川岛幸,你不能这么做我姐姐可是你……呜呜”

    川岛幸连忙让手下把大黄牙的嘴堵上,悄悄看了一眼崔昌灿,见对方并没有深究的意思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却已经把大黄牙给恨死了:我是睡了你姐姐,可给你找了一个好活,让你在林家面前露下脸,谁让你动刀子的?还连累了我实在该死别说我一个川岛家的六子了,就算是自家那个家主老头也惹不起林安然,你就安心地去吧,我会把你姐姐送下去陪你的

    大黄牙和他的手下们被堵上嘴送走,川岛幸这才讨好地笑道:“崔san,需要过去看一下吗?”

    “需要吗?”崔昌灿冷冷地看了川岛幸一眼,带着黑衣人向外走去,“这件事不要传到我家少爷耳朵里,否则你就去陪你那个小舅子吧”

    目送崔是灿离开后,川岛幸谄媚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被家里发配来掌控aha这个有钱无权的夜店就已经够闹心了,但好在川岛家在ri běn也是有头有脸,哪怕他在川岛家地位并不高手中实权也没多少,可这些年来又有哪个同辈敢这样教训自己?他的心里不由得恨起了家里那个不争气的老头子,如果他有能力让川岛家成长成和林家一样的庞然大物,他哪用受这种气?

    “少爷,大黄那边,真的需要沉江吗?”一个眼镜男走了过来,他是川岛幸的智囊。

    “你想要去陪他吗?如果不是,就给我去做,还有,把那个臭女人也给我一起送过去,我不需要不听话的混蛋之前再三交待只能用拳头,结果还敢动刀子,真以为他是我小舅子了?td沉江之前给我多招待他一下,怎么也不能让他死得太痛快了记得把片子拍下来还不快滚去办事?”川岛幸冷冷地看了眼镜男一眼,别看他在崔昌灿面前是孙子,可他的一个眼神却让眼镜男仿佛被眼镜蛇盯上了一般,连忙跑去处理……后事。

    许久过后,川岛幸才平复好心情,又变成了温文尔雅的男子,只是眼中那阴柔的目光完全破坏了这个气质。

    “60万”

    “70万还有更高的吗?70万一次70万两次70万三次恭喜这位帅哥,今晚天女兽是你的了”

    川岛幸目光投各领舞台上,看着那只被拍出去的天女兽ser一阵目光闪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