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八章 暗恋我吧(七)

作品:《娱乐韩娱

    “很疼吧?让你惩能”渡边麻友没有心情去疑惑为什么车上会有专门用来处理伤口的道具,全身心都放在林安然的那只受伤的手上,这是为她受的伤,她很在乎。

    林安然笑道:“还不是为了救某个傻瓜,我……疼疼疼”

    “哼”渡边麻友气呼呼地瞪了林安然一眼,又低头忙乎了起来。

    市川美织小嶋阳菜平嶋夏海高桥南大岛优子前田敦子这六个女孩很安静地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秀恩爱虽然这恩爱的代价有些大,并没有出声打扰,就连下定了决心的小嶋阳菜大岛优子和前田敦子此刻也没有出声,她们算是看出来了,林安然现在心里最重要的是渡边麻友,就算她们上去献殷勤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还不如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同样还有高桥南,她的双眼在渡边麻友和林安然之间来来回回好几次,满是羡慕。

    崔昌灿把黑衣人安排好后上了车来当司机,很自然地无视了这一幕,做起了一个称职的司机,只是偶然间从后视镜中看到林安然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让他差点把车开到路边电线杆上去。

    “好了。”渡边麻友满意地看了看这只大型的扎了个蝴蝶结的粽子,低着头说道:“不要沾水,再敷些药……嗯,你车里的伤药很多呀,不过我不认识,要不还是去医……”

    “麻友”

    “什么?”渡边麻友疑惑地抬起头,碰到林安然深邃的目光后下意识地想要低下头,却怎么也无法做了这个简单的动作,只能在他的视线下越来越脸红,就好像快要熟了一般。

    林安然好笑地看着这个女孩,笑道:“可以叫我一声哥哥吗。就当作今晚我的奖励?”

    渡边麻友抿着嘴,好半晌才轻声叫道:“欧尼酱。”

    ……

    分别将市川美织小嶋阳菜平嶋夏海高桥南大岛优子前田敦子送回她们的家,最后只剩下渡边麻友还坐在车上。并没有立刻下车,而是犹豫地问道:“你……欧尼酱。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如果你有什么要求,我一定会答应的。”

    “真的吗?”林安然突然倾向渡边麻友,直到两人的脸都快贴到一起了才停下来,看着双眼紧闭睫毛颤的女孩,轻轻吹了一口气:“真的吗?我的什么要求,我的麻友都会答应是吗?”

    渡边麻友双手紧紧地贴在大腿上,颤声道:“当然是真的。不管欧尼酱提什么要求,我都都会答应的。”

    话音落下,渡边麻友突然来了勇气,睁开双眼和近在咫尺的林安然对视,和另外的六个女孩一样,她虽然没有看到林安然帅气地打倒一群恶人画面,但被他抱在怀里的她却更能够体会当时的情景,也把当时的画面在脑海里无限美化,再加上林安然本身的魅力,她也沦陷了。

    林安然想起大岛优子在aha里说过的话。突然吻住了渡边麻友,渡边麻友在初时的惊讶过后也青涩地回应起了林安然。

    半晌过来,渡边麻友气喘吁吁地倒在林安然的怀里。整个脑海里全是林安然的影子,“欧尼酱,你还没有向我提出要求呢。”

    要求?

    林安然玩味地看着怀中的女孩,虽然知道渡边麻友的心思,但此时他却不打算回应她,至少在《秒速五厘米》结束拍摄之前不行,因为这是给tiffany的礼物,不能让他人来破坏这份完美,就像他的女人们之间的默契一样。他也把这次拍摄当作了tiffany的领域,不论以后他和渡边麻友会发展到什么程度。都不能让渡边麻友成为tiffany心中的一根刺,那样会后宅不宁的。

    所以。林安然双手捧起渡边麻友的俏脸,在女孩期待的羞涩表情中温柔地说道:“麻友,暗恋我吧”

    渡边麻友意外地看着林安然,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沉浸到了林安然再度袭来的吻之中。

    半个小时后,渡边麻友一脸幸福模样地回了宿舍,而林安然也直接调头回他在ri běn的住所。

    “哥,你的魅力完全是无国界的呀”崔昌灿一边开着车,一边生涩地恭维着林安然。

    林安然轻哼一声,看了一眼被包成粽子还打了个蝴蝶结的手,说道:“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小混混如果没有人撑腰也不敢到川岛家的地盘闹事吧?而且川岛家的人还来得那么慢,不要跟我说是他们的能力就这样,aha号称全亚洲最大的夜店可能有些名不符实,但至少最基本的安保工作不会出现这样大的纰漏”

    崔昌灿讪讪地笑道:“哥,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事情很简单,崔昌灿以为林安然想泡渡边麻友,所以就想了一个主意,让人装成小混混去给林安然当配角,毕竟英雄救美可是最好的让měi nu感激的方法,虽然老套,但却很有效。为了不让渡边麻友一行人看出破绽,他并没有让跟着自己过来的韩国小弟们去办这事,正巧碰上想要和ne集团林家合作的川岛家的六子中川岛幸,一下子就想到了办法,就是让川岛幸去找合格的小混混。川岛幸也不笨,没有拿自己家里的人,而是用一个借着自己名号狐假虎威的真正小混混大黄牙一行人,在知道林安然的真实实力情况下也没有把真实情况告诉大黄牙,只是让他们去调戏一下渡边麻友一行人,只是事情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本以为大黄牙会顾忌aha是川岛家的地盘而不敢动刀子,结果对方还真的动了刀子,还把林安然给伤了。

    听完崔昌灿的解释,林安然无奈地叹了口气,崔昌灿紧张地道歉:“少爷,是我不对,我不该擅做主张。”

    “我的手受伤了,明天一天估计是没办法拍摄了,我也不打算出门,你回去向承权叔说一下事情经过吧,领罚过后再过来。”

    “谢谢少爷。”崔昌灿总松了口气,林安然这样说就是没有太责怪他,最多怪他多事擅自作主而已,看来以后要悠着点了,他之前没有多想,只是为林安然创造便利,却没想到是犯了忌。

    这下倒是多了一个教训。

    其实林安然并不责怪崔昌灿多事,他对手下人并不严厉,应该信任的也都很信任,就像林承权能够单独掌控ne这家逐渐拥有国际性实力的综合民生集团林子涛能够单独处理他在天朝的分部势力一样,崔昌灿能够为他着想,他并不责怪,他不满的只是崔昌灿没有认清自己的能力,没有掌控全局就贸然出手。

    打量着由渡边麻友包的粽子手,林安然又是叹了口气:要是当时他迟疑一下,渡边麻友估计就危险了,到那时hui rong都不算什么,要是刀子插得深一点就直接出人命了。什么能力办什么样的事,崔昌灿很明显还没有明确地意识到这一点,也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好在够忠心,这也是林安然一直把他留在身边的原因。

    “对了,哥。”崔昌灿小声说道:“川岛幸说是为哥准备了一件礼物赔罪,不是危险物品,我已经让人送到哥你的卧室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