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九章 礼物:唯一版天女兽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在ri běn的住宅并不是独立的别墅,而是银座里的一栋高级公寓,从这方面来看,其实他还是蛮节俭的不是吗?

    回到公寓,林安然把忐忑的崔昌灿打发走,自己进了公寓准备去拆川岛幸给他的礼物,说真的,他对这份礼物还是蛮感兴趣的。¤

    客厅里的厅亮着,但却并没有人,林安然也不意外,换上拖鞋就走进了卧室,正好看到那张偏大的双人床上正斜躺着一……只……天女兽。

    和之前在aha见到的那只天女兽一样的服饰,不,应该要更精致一点,林安然自然地坐到庆头,没有受伤的手轻轻抚上了那摊开在床上的洁白羽毛,柔软的触感让他一阵感慨,果然是用心制作的道具,就好像是真正的天使的羽毛一样预测——虽然他并没有感受过天使的羽毛。

    这应该是和之前aha里的天女兽不同,川岛幸估计也不会笨到把那一类天女兽送过来打林安然的脸,所以这只天女兽在穿上这身服饰之前应该有她独有的身份,而且是川岛幸认为能够打动林安然心思的身份。

    思绪流转间,林安然的视线转向天女兽本身,却发现这只……这个身着精致的清凉动漫装饰的女子正轻微地颤抖着,天女兽s的羽翼头盔已经消失不见,一头柔顺的青丝随意地散落在床头,精致如洋娃娃一般的小脸仿佛睡着了一般,直到林安然的手攀上对方的俏脸,女子才睁开双眼,恐慌、羞涩、不安,让林安然暗叹一声,收回了手。

    这应该不是那一只被用来拍卖的天女兽。

    林安然抬起受伤的手。笑道:“天女兽,你应该会治愈术吧,正好我受伤了,作为天女兽命名的你,可以帮我治疗一下吗?”

    女子惊讶地看着林安然,眼眶内强忍了一整夜的泪珠却因为失礼而终于滑落了下来:但在看到林安然那只被包得跟粽子一般、还打了个蝴蝶结的右手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

    卧室的大床上。天女兽温驯地帮林安然处理着他右手上的伤口,很认真,也很感激,至少对方没有把她当作一个工具。

    林安然躺在天女兽白嫩的腿上,他没想到这只天女兽还真的会治愈术,至少比渡边麻友要高上好几倍,这也让他多了一些兴趣:“在成为我的天女兽之前,你应该有别的名字吧?”

    天女兽身子一颤,低声说道:“林……主人。我……叫指原莉乃。”

    林安然轻嗯一声,感觉到指原莉乃的不安便闭上了双眼,听到女子松了口气不由得感觉到一阵好笑。

    指原莉乃今天可是很忐忑的,原本她是在公司里练习歌曲,结果却被经纪公司aks→太田制作的社长带来的一个年轻人像打量商品一般看个不停。最后还被打扮成《数码宝贝》里的天女兽形象,又被送到了这儿,让她好好服侍这间房间的主人。

    指原莉乃没有胆量反抗,aks→太田制作公司虽然不是ri běn最大的经纪公司。但因为背靠着ri běn一流的川岛家族而在圈内很有能量,至少旗下的艺人就基本不会受到外界的骚扰。更是让她和其它的女艺人得到了非常好的保护,可今晚那个在她眼里强大无比的社长却像只哈巴狗似的跟在一个年轻人身后,她就知道自己今晚的命运。

    至少,不用像那些小型经纪公司里的女艺人那般——指原莉乃是这样在心底安慰自己的,已经准备好和这个年轻人待上一晚上,结果却被交待了一番后又送了过来。送过来服饰让aks→太田制作都卑躬屈膝的年轻人还要讨好的男人,原本她以为林安然会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结果却是这样的年轻帅气,而且并没有急色地扑倒自己,第一句反而是那样的……温柔。

    “嗯。”

    “啊!对不起!对不起!”指原莉乃一不小心用力过了头。连忙向轻哼出声的林安然道歉,这个男人的态度可关系到她的未来。

    “没事。”林安然坐起身,看了一下被包扎好的右手,伤口处还能感觉到一阵发痒,应该是刚才上的药在起着作用,而包扎的成果也很不错,很专业的包扎方式,让他有些怀疑指原莉乃是不是专业的护士,“以前学过处理这种伤口吗?”

    指原莉乃垂下眼帘躲避林安然稍显炙热的眼神,答道:“小时候父亲大人经常受伤,久而久之就学会了。”

    林安然深深地看了一眼稍显倔强的指原莉乃,说道:“如果不愿意的话,那就回去吧。”

    “不,我愿意的。求求主人,不要让我回去!我知道主人是天朝人,比较看重、看重……第一次,我的第一次还在,真的!”指原莉乃一听也顾不上矜持,可怜兮兮地看着林安然,她知道如果今晚不能够让林安然满意,那么她的事业、她的未来都没有了,甚至她的家庭也会受到连累。

    看着皱着眉好像在纠结什么的林安然,指原莉乃咬了咬嘴唇,跪坐起身,开始解除身上的天女兽s服饰。

    林安然看着眼前出现的两点嫣红,轻叹一声制止了指原莉乃的动作:“我会跟川岛幸说很满意你的fu wu,今晚你就在这儿睡吧,我去客房。”

    指原莉乃怔怔地看着林安然离开的背影,突然跑上前去抱住了他,颤声说道:“我真的是自愿的,只希望主人能够对我好一点,我不想再遇到今晚这样的情况,如果不是碰到主人,我怕我会死的!”

    林安然哑然失笑,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魅力了,一个被强迫的女孩最后却主动向自己献身?

    当然不是这么简单,只是指原莉乃太激动而无法将心中的想法说清楚而已,她只知道如果成为了林安然的女人,那么就可以不用再受到这样那样的威胁,就可以安心地进行自己的艺人生涯,不必担心又有哪一天被送到一个不知名的男人的床上,任由对方摆布……至于说林安然一夜过后就会放下自己不管,指原莉乃虽然是92年出生,今年才19岁,可四年前就已经开始了艺人生涯,更是在akb48这个大型女团中过得如鱼得水,至少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从林安然的温柔和眼神她就知道,这是她不可错过的机会。

    林安然举起右手,笑道:“我的右手受伤了,可能需要你主动了。”

    指原莉乃瞬间脸色绯红,轻嗯一声,低下了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