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三章 死心塌地的天女兽

作品:《娱乐韩娱

    渡边麻友一直在忽略一些事情,不止是和林安然亲密无比的tiffany,同样还有和林安然有着恋人关系的金泫雅,可林安然的一番话却把她从幻想中拉了出来。

    “麻友,怎么了?好吧,那天我一定会去的,这样可以了吧?”林安然笑道。

    渡边麻友失落地摇了摇头,收回一直放在林安然胸前的小手,扭头看向窗外。其实她还在逃避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经纪公司给她的暗示。

    从最近一段时间的接触中,渡边麻友基本上已经摸清了林安然的意思,如果她不愿意的话,林安然并不会对她做什么,原本知道这一些她应该觉得很开心才是,可她却完全没有开心的感觉,反而是有着无法忽略的失落与不甘。

    作为新世纪的女孩,渡边麻友同样认可一夫一妻,可哪怕知道林安然身边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还不止一个,可她就是没办法说服自己远离林安然,反而一直拿着公司要求这个已经没有了多少束缚力的借口说服自己,更是不止一次地想过:为什么《秒速五厘米》剧本结尾处不是三个人一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呢?

    或许是梦终究要醒了,林安然继续说道:“正好帕尼她们要在ri běn举办第一次巡回演唱会,明天她就从韩国过来了,到时候我问下她,应该会抽得出时间来捧场的,这样放心了吧?”

    “嗯。”渡边麻友强打起精神应了一声。

    林安然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却装作没有看见一般,顿时车内安静了下来。这可不是林安然故意拿捏,而是为了diàn ying着想,渡边麻友的演技实在是太差了,比他第一次演戏时还要差。如果不让这个女孩入戏,那么这部影片肯定会留下瑕疵,所以他才会一点一点地引导这个女孩进入《秒速五厘米》澄田花苗的角色中,这样一来,感情的暴发会弥补演技上的不足,而且对于文艺片来说。感情的充分表达或许比演技要来得更深刻、更有用一些。

    把渡边麻友送回宿舍后,林安然便回到了公寓中。

    “主人,您回来啦,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晚餐。”

    一身天女兽装饰的指原莉乃蹲在玄关处帮林安然脱下鞋子、穿上拖鞋,这才引着林安然向内走去,这一切都让林安然感叹,果然ri běn女孩也是有分别的,像渡边麻友那样的活泼性格虽然也不错,但他却已经有好几个这样的女人。所以吸引力反而不如温柔如水的指原莉乃,特别是那一声‘主人’,让他真的有些放不下了。

    这几天晚上,指原莉乃都会在林安然这边尽着一只照顾主人的天女兽的职责,她并不反感这一切,反而对于有了一个可以依附的强大男人而感到安心,而为了让这个男人离不开她,她也是使尽的她所有的温柔。完全不像是一个还不到20岁的女孩。

    林安然在指原莉乃这儿也享受到了仿如古时大老爷一般的温柔享受,如果不是那晚的一抹血红和指原莉乃的生涩表现。他怎么也无法相信他会是这样一个有着s级服侍技巧的指原莉乃的第一个男人的。

    吃完晚餐,指原莉乃正要收拾餐桌却被林安然一把拉到了怀里,整个身子顿时软了下来,小脸更是通红不已。

    这几晚指原莉乃已经见识了林安然的强悍和……乱来,前晚就是在餐桌上乱来的,但她却并没有挣扎。而是羞红着脸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林安然哭笑不得看着怀中一副失了魂的女孩,心里有些自嘲:自己真的是那样……乱来的人吗?

    “莉乃,以后你晚上不用过来了。”

    正值情动的指原莉乃听到这话顿时小脸苍白无比,带着哭腔说道:“主人,你不要我了吗?我哪里做得不好了吗?我可以改的。求求你不要不要我好不好?如果主人真的不要我了,我会死的。是因为麻友吗?我不会跟她争的,只要主人不要抛弃我,我什么都愿意的。”

    这丫头还真是喜欢说死呀!

    如果不是经常听到指原莉乃把‘我会死的’这句话挂在嘴边,林安然肯定会以这个19岁的女孩是拿在威胁他,“不是麻友的关系。明天帕尼要来ri běn了,这段时间我要陪她,等有时间我会找你的。”

    指原莉乃作为akb48的成员当然知道同组合、上一届总选举人气第五的渡边麻友在和她的主人一起拍戏,也在林安然偶尔的闲聊中知道了一些关于《秒速五厘米》这部diàn ying的真正目的,知道是林安然的真正女友回来了顿时松了口气,她已经做好了给林安然当‘天女兽’的准备。现在的她在公司里她也开始享有一些特权,再加上每次和林安然在一起时那仿佛升天一般的感觉,只要不是林安然不要她,她都可以接受。

    想到有一段时间不能见到林安然,指原莉乃暗暗咬了咬牙,双眼如水似地看向林安然,主动献上了红唇。

    ……

    林安然很晚才起床,倒不是来ri běn后他变懒了,而是今天并没有拍摄计划,所以他也乐得安抚一下安全感不足的指原莉乃,直到指原莉乃从熟睡中醒来,他才抱着这只专属于他的天女兽去了浴室冲洗。

    吃过午餐,林安然让人把指原莉乃送回akb→太田制作,自己则是在公寓里锻炼了起来。

    半小时后,崔昌灿敲门走了进来:“哥,我回来了。”

    林安然扯过毛由擦起额头上的细汗,上下打量了一下崔昌灿说道:“嗯,不错,变精神了不少,看来承权叔对你的照顾很到位呀。”

    崔昌灿讪讪地摸了摸后脑勺,这几天他可是被好好地训练了一顿,但却不是被林承权,而是被林子涛和他的女朋友——外表天使内里魔鬼的vivian,现在他想到vivian的手段还有些心里发毛,更是为林子涛默哀。当然这些无关大局又很丢脸的事他可不会拿出来说,“哥,我回首尔领罚这几天,下面那些小崽子没有惹出什么麻烦吧?”

    “你不给我惹麻烦就好了。”

    林安然没好气地瞪了崔昌灿一眼,突然转身一计重拳向崔昌灿脸上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