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四三章 得到过秀智了?

作品:《娱乐韩娱

    最近一段时间,《继承者们》剧组都是在首尔附近拍摄,所以从片场赶回ll也没花多少时间,不过林安然的心情却已经平静了下来。

    在之前与裴秀智的diàn huà里,林安然倒是真的有些生气,也正是因为生气,才让他发现,原来裴秀智在他的心里地位还是蛮高的,原本他还以为这么久没见裴秀智、没有主动去找裴秀智的心思,是因为自己已经对裴秀智没有任何感觉了,但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

    或许只有有了对比,才会更加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吧。

    想到在diàn huà里听到裴秀智承认对李敏镐有一点好感时的心情,林安然暗暗叹了口气,当时,他是真的差点没忍住对李敏镐来上一拳呀。

    “咦,oppa?你不是在拍戏吗,怎么回公司啦?”郑恩地和孙娜恩提着两袋子饮料,疑惑的向林安然问好。

    林安然笑着接过两个女孩手上的饮料,说道:“知道你们回来了,所以就特地赶回来看你们。本来还想为你们买些饮料的,现在看来,省下我不少钱呀。”

    “oppa真小气。”

    郑恩地和孙娜恩冲林安然做了个鬼脸,然后一左一右的走在林安然身边,说笑聊天,她们也是真的很开心,刚刚从假期中回来准备rt就能碰到林安然,倒是让她们相当的开心,尤其是郑恩地,要知道她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听得到林安然准备的零食了,现在‘口粮’回来了,不高兴才怪。

    林安然也乐得和两个女孩聊天,顺便帮她们把饮料送到apink那边,然后再去找裴秀智,只是,“你们不是只有五个人吗,怎么买了这么多饮料,准备一个人喝两瓶?”

    “一个人喝两瓶那也得有十瓶呀,这里只有九瓶,oppa的数学真差劲。”郑恩地开心不已,似乎为找到林安然的一缺点而兴奋着,这并不是不可理喻的事情,要知道林安然平时在大家面前表现出来的形象就是完美,现在能够找到林安然的一个‘缺点’,怎么能不让人开心呢?

    林安然哂然一笑,也没反驳,就当哄郑恩地开心吧,要知道就算他数学真的差劲,也不至于连数数到9和10都会出错。

    “其实另外四瓶是为missa的欧尼们准备的啦,我们今天在她们的练习室。”孙娜恩解释道。

    哈?

    林安然一愣,随即脸色变得古怪起来,尤其是跟着郑恩地和孙娜恩走进missa的练习室,看到一起向自己行礼问好的missa和apink时,看到并排站在一起的裴秀智和朴初珑时,他总感觉有那么一丝诡异的感觉在里边,而这感觉的来源……

    尽管林安然来了,但女孩们之间的气氛非但没有变得冷清,反而更加的热烈起来。

    在聊了一阵后,女孩们便在落地镜前练习了起来,先是missa,然后是apink。

    刚刚练习过一首歌的裴秀智坐到林安然身边,将手中的饮料递了过去:“oppa,帮我拧一下。”

    “好。”林安然接过饮料,扭开盖子,交还给裴秀智,很是平淡的感觉。

    “谢谢oppa。”

    裴秀智礼貌的道谢,没有多少波澜,林安然眉头微皱,却是暗暗叹息,也没有多说什么,扭头认真的看起apink们的练习。

    两人的一番‘交流’也是被其它人看在眼里,尤其是朴初珑,对于同病相怜的裴秀智,她也相当的在意的,不过情况似乎不太对呀,两人之间的感觉也似乎太平静了一点,所以说,其实这两人已经真的没有什么了吗?由裴秀智想到自己,朴初珑突然感觉有些丧气,要知道她虽然比裴秀智主动许多,但是情况却也并不比裴秀智好多少,就算是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去追求心中的那份坚持。

    一直到晚餐时间,林安然才告辞离开。

    “怎么,后悔了?如果后悔的话,就追上去吧,看得出来,他对你还是很在意的。”孟佳拍了拍裴秀智的肩膀,“就这样看着他的背影的你可不是我认识的秀智呀。”

    裴秀智回过头,低声说道:“欧尼,你不用激我,我早就想好了。如果我真的主动一点,或许早就和他在一起了,不过我想要的不是迷糊的感情。哪怕他身边有很多别的女人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想要的是一份真正让我能够感受到他的真心的感情,而不是因为被我感动才被迫接受。”

    “那如果你感受不到呢?”朴初珑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眼神复杂。

    裴秀智抿嘴一笑,声音有些落寞:“如果感受不到,或许李敏镐也是不错的选择。”

    朴初珑认真的看着裴秀智,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mèi mèi,却感觉像是在面对一位比自己更年长、经历了感情波折的姐姐一般,矛盾不已。

    “欧尼,时间不早了,我们去吃饭吧。”

    眼见气氛有些凝重,郑恩地和孙娜恩连忙把话题往晚餐上面转移:“正好我们大家都在一起,就一起去聚餐吧!”

    ……

    回家,吃饭,休息。

    krystal和朴信惠手牵手一起去洗澡,把林安然独自丢在客厅里,好在今晚在家的人虽然不多,就连李孝利都回父母那边去了,但韩佳人却是温柔的坐在他身边。

    “今天你一直心不在焉的,又是在想哪个女孩了吗?”

    林安然摇遥头,要不是知道韩佳人的性子,更感受到韩佳人语气中的真挚,他还真的会以为韩佳人是在吃醋,或许在他的所有女人当中,只有韩佳人才是最不容易吃醋的那一位了,“没有,我只是在想,是不是真的只有得到后却又失去的东西才会被人铭记。”

    韩佳人一愣,疑惑道:“你得到过秀智了?”

    林安然:“……”

    “噗嗤!好啦,跟你开玩笑的,不过你这样的表情要是被孝利、泰妍、西卡她们看到,可是会惹出麻烦来的哟。”韩佳人手指轻戳林安然的嘴角,抿嘴轻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