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九零章 疏离的全智贤

作品:《娱乐韩娱

    李孝利的暴发绝对是可怕的,但也看是对谁。

    在她将整颗心放到林安然的身上,并且愿意接受他那颗花到五颜六色还不够的心时,就已经对林安然处于了绝对的劣势,或许林安然同样在心底爱着她,所以没有借着这份‘劣势’做什么过份的事情,但她的聚气暴发,显然也无法对林安然形成太大的杀伤力,最后的结果……

    咔嚓!

    “oppa,你出来了啦?”裴秀智一直守在会议室外,看见林安然出来,面色古怪的向林安然身后望去,似乎想看到什么有趣的画面一般。

    林安然随手拉上了会议室的门,随手敲了敲裴秀智的脑袋,顿时让裴秀智吃痛的抱着小脑袋、满脸幽怨的望着他,这模样实在太可爱了,于是,林安然又捏了捏裴秀智的脸,这才笑着说道:“你要进去也可以,不过小心以后孝利她给你穿小鞋。”

    说完,林安然便转身离开。

    裴秀智收起可爱的表情,严肃的大眼睛在会议室的大门和林安然的背影间来回转变,最后……

    “oppa!等等我!我现在是你的mi shu呀!”

    开什么玩笑,虽然对刚才发出怪声的会议室内的情况和李孝利现在的模样有些好奇,但裴秀智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她现在和林安然之间的发展还需要李孝利这位大姐姐的支持,无论如何,不能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找不自在,所以,只能压下心头的那份好奇,继续跟着林安然好了。

    会议室外顿时安静了下来,或许是之前谁叮嘱过,这间会议室一直没有人过来,而过了许久,李孝利才一脸严肃的从会议室走了出来,脸上依然带着可疑的红晕。

    ……

    “最近怎么样?——by林安然。”

    “还好。怎么了,wuli安然大人突然联系我,是想我了,想和我再续前缘吗?——by全智贤。”

    “这只是朋友间的问候,好些年不见,怎么变得这么臭美了?把以前那个内向温柔的全智贤还回来呀!——by林安然。”

    “切,别说得这么亲近,我要工作了,等到剧组再聊吧。——by全智贤。”

    看着短信中的内容,林安然再次确认李孝利这几天肯定是亲戚来了,尽管时间比她的习惯时间要早了几天,否则怎么可能会‘感觉’到全智贤对她们这个家有危险?看看全智贤的反应,明明就是嫌弃他林安然的好吧?

    虽然对全智贤的态度感觉有些丧气,不过林安然也没有想要征服全智贤来证明自己魅力的冲动想法,毕竟他和全智贤之间的相识本就不多,就算是当年还在和李孝利恋爱的时候,他和全智贤之间的认识也是因为韩佳人,而更多的时候,全智贤都是作为小透明一般跟着韩佳人过来蹭饭吃,当然,也可能是当时的韩佳人特意叫过来的‘道具’,免得她总是去他和李孝利那里蹭饭让人感觉突兀和意外。

    总而言之,当初那些年,林安然对全智贤的认知就是一个内向的可爱女孩,明明比他大好几岁,却在面对他时像个怕生的小动物一般,要不是当初离开韩国时喝醉酒后的意外,或许他早就把全智贤忘记了,毕竟这种性格的女孩当时在他的身边一抓就是一大把。

    可转眼间,全智贤给人的感觉真的变化很大,或许就是这样大的变化,加上最近工作太忙,才会让李孝利产生错觉吧?!

    林安然如此想着,随手接过林承权递过来的几盒老山参,心里想着得给李孝利准备一些东西补补身子了,毕竟李思馨这段时间去了中国,李孝利担上李思馨的担子后也是很累的,也是李孝利太要强了,明明手底下已经有那么多人才了,可还是总喜欢事事过问,明显是还没有学会一个社长该做些什么呀。

    作为一个成功的社长,把握好大方向不就好了嘛,若总是事无巨细,那公司里其它人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只是想到李孝利的性格,林安然无奈的摇摇头,这种事情也要慢慢来,若是他直接就这样和李孝利说,得到的肯定是不以为然,或许……林安然抬头看向林承权。

    几年过去,负责ne集团的林承权身上多了一些强势,这应该是和韩国那些所谓的上层人物打交道的‘后遗症’,不过在林安然面前,他依然是那位忠心体贴的老管家:“少爷,您对这些老山参不满意吗?要不,我再去找找别的,上次听说国内有一颗300多年的老山参在拍卖场流拍了,我去拿过来送给少爷。”

    林承权说的是拿,而不是买。

    当然,不是什么巧取豪夺的事情,只是给出合适的价位而已,这只300多年的老山参的主人太过贪心了,要价1080万,这才导致这种大补之物流拍,林承权想给林安然送好东西,也不会浪费钱的,而是准备用一个合适的价格买下来,之前也会用一些大势让那位老山参的主人知道轻重的。

    林安然点点头,他听清了林承权的话,却也没有太在意,他身边的人都不是欺负老实人的人,也不用担心惹出什么恶心事来,“最近让孝利去你那边学习一下吧,思馨回中国了,她这个社长就当得有些乱了。”

    “好的,少爷。”林承权点头,心里却有些犯愁,毕竟是林安然的女人,怎么个学习法还是需要好好斟酌一下的。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林安然说完便起身离开,崔昌灿则是提起了这些由林承权准备的补药跟了上前,只留下躬送林安然离去的林承权。

    现在正是下午,也不是周末,路上的车辆、行人也比较少。

    从ne大厦出来,崔昌灿一路畅行无阻的开车把林安然送回了江南区的别墅,然后默默的消失,林安然则是提着那几盒补药回家,刚走到门口,还没有开门的动作,门就自己打开,然后一道娇小的身影直接扑进了林安然的怀里,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了林安然的脖子上。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