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零五章 RM——命运的一对(5)

作品:《娱乐韩娱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林安然都是rm的忠实拥护者,当然也很了解rm节目里的各种细节和流程,但眼前的情况依然让他脸黑不已。

    在以往的rm节目里,给某一位mc或者嘉宾私下里发放个人任务,让他们做卧底、背叛者去一对多,或者二对多,这是很正常的情况,就像刘在石的刘姆斯邦德篇,就像李光洙的背叛长颈鹿,就像haha、池石镇与李光洙的背叛都联盟,多少都是基于这类流程的变化和成长而来,甚至有几期节目是给其中一个人发放个人任务,让他去一对n,结果这却是一场欺骗任务,另外的mc们都将这一位的表情看在眼底,他们需要配合这一位完成今天的拍摄,还不能让这一位看出丝毫的破绽,否则他们就会真正的失败。

    丰富的节目类型,也是rm能够大红大火的基础。

    可无论是哪一种流程,也没有是在所有嘉宾和mc都在一起休息聊天时,突然pd冲进来大咧咧的说:嘿,你出来,我有个人任务给你!

    这不是摆明了把自己摆在所有人敌对的位置上吗?

    如此想着,林安然的整张脸都黑了,回头看了一眼,果然,所有人的眼神看向自己时都充满了警惕和戏谑。

    “看来今天的特殊人物就是安然了呀!安然,你已经暴露了哟?!嘿嘿,晚上正式开拍时,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金钟国一边说着一边捏着手指,他想教训林安然来给李孝利出气不是一天两天了,那完全是有近十年的怒气积累呀,只是个人实力他无法强势压制林安然,哪怕有着近十年的怒气积累也是一样,毕竟在李孝利现在的选择中他积累的怒气完全没时机暴发,而背后的势力又远远比不上林安然,甚至他现在都是靠着林安然的公司在吃饭,所以这个心愿一直不能成行,现在有机会在节目里好好的教训一下林安然,这可是再好不过了。

    因此,金钟国已经决定,今天一定要全力以赴!

    “安然呀,看来曹pd有大任务要给你,你快去吧,不过等会儿记得回来和我们说说就成。”刘在石嘿嘿笑道,他也是喜欢看林安然出丑的那一类人,谁让林安然在感情生活上让他们这些老哥哥们那么难受呢。

    “看来今天我们要组成联盟对抗安然了呀!”李光洙一脸正色。

    “没错!这个联盟还必须得强力,所以……”

    haha突然伸出拳头,李光洙和池石镇习惯性的同时伸出拳头靠在一起,喊出了背叛者联盟标志性的‘cross’标语,听得林安然脸更加的黑了。

    gary一脸‘淡然’的看着林安然,不知道这位哥到底是什么个想法,反正他不说出来,还真没几个人能明白,不是他太能掩饰了,而是他的表情实在是太令人无语了,无论是谁也没办法在一张木板脸上看出什么特殊的感情为不是?

    在刘在石等人起了好一阵哄之后,baby才从耳机里听清楚眼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联想到来韩国之前对rm恶补的内容和习惯,她瞄了一眼周围,没有看到李思馨,再看了一眼和宋智孝‘眉来眼去’的裴秀智,犹豫了一下,站起身说道:“安然哥,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

    额?!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baby,眼神暧昧。

    林安然脸一抽,笑着摆摆手:“不用了,节目安排是pd的事情,就算他们安排有了失误,我们也不能自作主张不是?”

    “哦,我知道了。”baby乖巧的点点头,又坐了下来,脸上没有掩饰的失落。

    林安然松了口气,回头说道:“走吧,曹pd,我也想听听你有什么秘密任务要布置给我。”

    这句话说得相当的恶声恶气,显然林安然很想看曹孝镇怎么把眼下这个情况圆回来,总不能让他明着和所有人对抗吧,那就算他能力出众,想要在敌对关系明朗的情况下1vs9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想到baby、裴秀智和宋智孝,林安然连忙甩了甩脑袋,把某些不着调的想法给抛出了脑海。

    毕竟,他不是为了一个任务就出卖自己‘美色’的男人呀,美男计什么的,绝对不会出现!

    曹晓镇却没有丝毫的为难,笑道:“好,走吧。”

    林安然瞪了曹晓镇一眼,这才跟着一起走出了房间,不过他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宋智孝和裴秀智彼此间‘暧昧’的眼神,也没有注意到这一大一小两位měi nu的神情更是转换个不停,有喜,有忧,当然,更多的……是担忧和为难。

    “到了,就在这里,安然,先坐吧。”

    曹晓镇将林安然带到一间四周拉满上了黑色窗帘的房间,这间房间四周还摆着不少的道士用的物品,看起来相当的……神棍。

    看了一眼圆桌对面的一大堆工作人员和提示灯已经开始闪光的shè xiàng机,林安然撇撇嘴,很自然的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随手拿起桌面上摆着的一把小臂长的桃木剑,挽了个剑花,正要提问,却听到曹晓镇惊喜的问道:“安然xi,你会舞剑?”

    舞剑?

    林安然心里有些不屑,虽说现在这个社会是热兵器时代,但出于前世是个男人都会有的对冰兵器世界仗义行侠的憧憬,这一世在知道自己的家世有能力之后,他学的可不仅仅是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也特地去学了不仅仅是架势的冰兵器,剑,便是他的主修。

    当然,没有所谓的内功那么玄幻,只是剑技而已。

    “学过一点,毕竟我是一名演员,多一点技能傍身,以后也好有更多的发展空间不是吗?”林安然当然不会说出自己的情况,否则会不会被人相信先不谈,炫耀这样的标签一旦戴上,也是很容易招黑的。

    “这样呀,那可以表演一下吗?”曹晓镇倒没有多少失望,反而是期待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