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零六章 RM——命运的一对(6)

作品:《娱乐韩娱

    表演一下?

    林安然愣了愣,本能的想要拒绝,但想到rm现在的情况,又看到shè xiàng机后那些漂亮和普通的女作家们期待的眼神,他便没有拒绝,再度握住了这把桃木剑。

    用剑之时,无论是表演还是对敌,首先都需要先了解这把剑。

    太短!

    太轻!

    太不切实际!

    这是林安然对这把桃木剑的三个最初的评价,如果现在不是在拍rm,他肯定直接把这把桃木剑扔到曹晓镇的脸上,但现在嘛……勉强凑合一下吧。

    然后……

    休息室内,正在闲聊的众人突然听到外边传来一阵男男女女的惊呼和应援声,顿时有些面面相觑。

    “听声音,好像是为安然应援吧,难道他不是去接受秘密任务,而是单独给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们做义演了?”宋智孝不出意外的又懵了。

    刘在石摸着下巴:“还真有这个可能,节目组里那些女作家们的心思你们又不是不清楚,她们对安然可是相当的痴迷呀,尤其是每次安然过来的时候,那绝对是她们最疯狂的时候,没看她们对其它嘉宾这样。”

    “所以说,这次还真是曹pd以公谋私了?”金钟国哭笑不得的说道,“那我们还是不要去看了吧,如果被那些女作家们惦记上了,我怕接下来都没有好日子过了呀!”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想起哄去看热闹的李光洙、haha等人顿时安静了下来,他们可以在节目上无所顾忌的陷害能力者金钟国与队长刘在石和ace宋智孝,但却没胆量一起得罪节目组里所有的女作家,否则天知道一群恼羞成怒的女作家会在接下来的节目里给他们安排什么样乱七八糟的流程,所以,也只能压下心头的好奇了。

    “可是,我也想看呀。”baby小声嘀咕了一句,突然凑到裴秀智身边,小声说道,“秀智,要不我们过去看一下吧?”

    “啊?”

    裴秀智愣了一下,虽然她对baby有些警惕,但这位漂亮的姐姐一脸的友好和亲近,瞬间让她放弃了这些警惕,笑着说道:“baby欧尼,这个时间还是多休息一下吧,以后有机会看oppa表演的,如果休息不好,晚上拍节目会没精神的,rm真的很辛苦呀,否则节目组也不会先给我们这么长的休息时间了。”

    baby能够感觉到裴秀智不是敷衍自己,也不是故意这样说来拒绝自己去了解林安然,便点点头,安静的坐回了位置上,只是对裴秀智的提醒有些不以为然。

    在她看来,上午的拍摄力度就已经很大了,但她也坚持得下来,难道晚上的拍摄还会更辛苦不成?

    ……

    女作家们欢呼声不断,就连男作家、vj、助理pd,甚至是主要负责人曹晓镇pd都是一脸惊喜的望着林安然。

    刚才的一翻剑舞真的是刷新了所有人的认知。

    在韩国人的武侠电视和diàn ying里,一刀一剑的对砍就已经是最高的水准了,再神奇的就是加一些不属于普通人的神奇能力,仅此而已,单论‘武功’的表演艺术,韩国的水准比起上个世纪的港片也没好上多少。比如08年的《快刀洪吉童》等等所谓的韩国武侠片,打斗动作完全就是慢动作的平砍,几年过去,水准也没多少提高,甚至看韩国的武侠片还不如看韩国的警匪片,那打斗场景也比韩国人拍出来的所谓武侠要有趣、热血得多。

    可林安然的表演呢?

    仅仅是一个人,仅仅是一把小臂长的桃木剑,林安然就舞出了热血、ji qing的感觉,甚至有人还隐隐感觉到剑器刺破空气的啸声——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而现在,林安然甚至用这把桃木剑将坚硬的木质桌面戳了一个小坑,那最后的收招动作绝对是帅气的绝对标准,也难怪这些女作家们的欢呼声能让两层楼上、还关着门和窗的休息室内的刘在石等人都听到了。

    “安然,实在是太帅了,如果请你去拍武侠片,绝对会大卖呀!”曹晓镇满脸的激动,这可不完全是因为是因为林安然的身手了得,更大的原因还是他看到其中可以做的细节。

    rm眼下收视率有些下滑,所以才会把林安然请过来,以往每次林安然过来都会让rm的收视率有至少两个点提高,现在林安然携《江南style》席卷全球之势,能够给rm带来的提高绝对不止两个点这么少,而林安然眼下又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如果把这段剑舞剪辑出来当作片花,曹晓镇已经可以想象这一期rm收视率暴涨的局面了。

    只要有收视率,那么就有未来,哪怕sbs内部纷争不休,也是如此。

    想到这些,曹晓镇脸的笑容更灿烂了。

    然而,林安然此时却是满头的黑线。

    捏着桃木桃,用剑尖戳了戳手中,见这把桃木剑的前半截居然是伸缩的,林安然也学起了宋智孝招牌式的动作:懵,拿着这把桃木剑对曹晓镇问道:“曹pd,这把剑是什么个意思?”

    “咳咳,这就是我们叫你过来的真正目的了。”曹晓镇却是瞬间进入了拍摄模式,一脸的正色,只是眼角余光瞄到桌面上那个小坑时脸皮也是一抽,他完全可以想象,林安然的剑绝对不仅仅是用来‘舞’的,肯定有着足够的杀伤力,否则怎么可能用一把可以伸缩的桃木剑在坚硬的木桌上戳出一个坑,哪怕只是一个小坑,这也说明了许多问题了。

    不过这也样更好,也有更多的曝点。

    对于rm的未来,或者说眼下的困境,曹晓镇已经不再那么在意了,他现在只想着怎么把这一期的节目拍好,否则还真对不起林安然的这一番……表演。

    “哦?这我倒是好奇了。”林安然将桃木剑放下,又坐回位置上,抱着双手,一脸好笑的看着曹晓镇。

    曹晓镇点点头,脸色更加的严肃:“安然,你还记得你的真实身份吗?还记得你来rm高中的真正目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