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零九章 RM——命运的一对(9)

作品:《娱乐韩娱

    “最强便是最弱,也是最致命之处!”

    “不知存在了多久的灵所构建的游戏已经被固化,甚至连灵本身也无法超脱这个游戏,只能遵循这个游戏中的规则,而无法肆无忌惮的shā rén,这便是我们可以获胜的唯一机会,而现在的你实力没有完全恢复,就算得到了自己的wu qi,也需要通过这场游戏中的细节去寻找到灵的真实身份,并寻找到能够让你的wu qi发挥出除灵能力的宝物,否则包括你在内,所有人都将被灵杀死,成为灵的游戏中的另外一份祭品。”

    房间里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林安然无语的看着在这样的光线变化中显得有些恐怖阴森的曹晓镇,无语的说道:“所以说,这‘五年’以来,我其实根本就没恢复多少实力,只能陪着灵玩游戏对吧?”

    曹晓镇严肃的点点头,说道:“没错,所以接下来……哎?安然xi,我话还没说完,你别走呀!”

    砰!

    一把将曹晓镇关在了房间里,顺手将门给锁住,林安然不屑的拍了拍巴掌,转身就走。

    虽说这个游戏设定很有意思,但说好的‘五年’恢复实力呢?

    明明有足够的时间,却没有恢复足够的实力,最后只能陪着恶灵玩游戏,这种设定明显就是牵强附会,否则真要是什么年轻一代最强的除魔人,这‘五年’时间里居然在韩国这个小地方缩着还什么事情都没做,完全就是搞笑呀,就算自己一个人不行,难道还不能回去找帮手?

    年轻一代最强之人!

    这个称呼代表的肯定不止是身后那些嫉妒的人,还有身边的朋友以后长辈,否则怎么都说不过去,这个设定有趣归有趣了,但lou dong也实在太多了,林安然都不愿意去想其它的设定lou dong了,否则他怕自己没有兴趣再玩下去,不过……好像漏掉了些什么。

    到底漏了什么呢?

    林安然路过一块风纪镜,突然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看着孤孤单单的自己,他一拍脑门,转身就往刚才的房间走去。

    别误会,他可不是去放曹晓镇的。

    打kāi suo,看着节目组分配给自己的vj抱着shè xiàng机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饶是林安然脸皮厚,此时也有些尴尬,连声道歉并保证接下来的游戏不会把vj丢下,当然,如果不是这位vj居然也是一位清秀的女生的话,他也不会道歉的,至于黑着一张脸的曹晓镇和好几个面色各不相同的作家、工作人员,则是被林安然直接无视了。

    教学楼内吵吵闹闹的,gary、haha等人的吵闹声更是响个不停,也都拿着各自的信物在找着镜子想要确认到底谁才是‘命运的一对’,当然,现在都是男女配,毕竟没有谁觉得在有三位měi nu的情况下节目组还会安排同性的‘一对’,嗯,也有可能是潜意识在排斥这种想法。

    但,很显然,有人会失望了。

    因为林安然正拿着桃木剑一边玩着时,就遇到了手挽手、似乎在寻找什么的裴秀智和baby。

    这两个女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而且……瞄了一眼两个女孩挽在一起的手,林安然的表情变得有些诡异。

    然而两个女孩却没有注意到林安然诡异的眼神,都是露出了开心的表情,跑到了他的身边。

    “oppa,终于找到你了,你的信物是什么呢?”裴秀智一脸期待的望着林安然,还举了举手中的笛子,“oppa,你看我们会不会是命运的一对?”

    “这个,应该有些悬呀。”林安然举起手中的桃木剑,心想可能要让裴秀智失望了,毕竟他今天的身份是来破除这个灵的幻境的,而不是来玩‘命运的一对’这个游戏的。

    裴秀行智看了看林安然手中的桃木剑,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笛子,顿时流露出了郁闷的表情。

    一旁一直安静的笑着的baby这时举起自己手里的道具,笑道:“安然哥,你看我们有可能是命运的一对吗?”

    baby手中拿着的是一块绣有鸳鸯图案的手绢,如果说和桃木剑真有什么联系的话,应该是都是中国的特色产物吧,虽然有些牵强,但想到之前曹晓镇对自己说的那番知和设定,林安然想了想,说道:“我们去试一下吧。”

    看着林安然和baby远去,裴秀智嘟着嘴,一脸宝宝不开心表情的跺了跺脚,转身就去找别人了。

    ……

    林安然和baby寻找着镜子,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林安然在找,而baby则是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到了林安然的身上,估计有面镜子放在她的面前她也不会在意,好在镜子这种东西还是很大的,林安然一个人也很轻松的找到了。

    “可惜是面坏的,不能用了。”

    摸了摸镜面上的裂痕,林安然无奈的摇摇头,这面镜子也是他找了七八间教室才找到的,这该死的节目组,镜子放的位置也太偏僻了吧,看看这间教室,明显是间生物教室,还有一具教学用的人体骨架,这大晚上的,还真有些吓人。

    baby往林安然身旁缩了缩,不敢看那具骨架,“oppa,既然这面镜子不能用了,那我们先走吧。”

    “你叫我oppa?”林安然诧异的看着baby。

    baby眼神闪烁的点头道:“是呀,这儿是韩国,韩国的女生不都是这样叫的吗?”

    “好吧,你喜欢就好。走吧,我们再去别的地方找找。”林安然无所谓的耸耸肩,在出去的时候也是走到baby的身侧,将她和那具人体骨架隔离开来,让baby心头一暖。

    林安然寻找镜子可不是想确认自己是不是什么命运的一对,只是他知道无论是想要确认灵的身份还是寻找到能够让自己手中的wu qi发挥除灵能力的宝物的线索应该是与镜子有关,毕竟现在节目组给出的线索也只有镜子,不难猜,而当他和baby找到第二面破损的镜子时,大楼里突然响起一阵空灵的钟声。